|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五八章 只是棋子

第九五八章 只是棋子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10-30 02:04  字數:2381

「你胡說什麼!」謝父怒斥。∑,

「我胡說了么?醫生的話,你們沒聽到嗎?他身體內的毒已經不是一朝一夕的,而是日積月累的!那麼,除了他自己吸毒之外,還有什麼別的想法?難道還是別人給他下.毒不成?你兒子智商是有多低,被人下毒都不知道?」如涵鄙夷的說道。

「之洋是被陷害的!」謝父喊道,「之洋,你告訴爸爸,誰給你下毒了?爸爸給你做主,管他是誰?敢傷害我兒子,我絕對饒不了他。」說完,他瞥向逸雪。

「呵呵。」如涵注意到,冷笑了下。

「什麼下毒吸毒的,醫生說的什麼鬼話,更何況,我有那麼笨,還會被人下毒?」聽了如涵的話,謝之洋很不服氣。

「嗯,你不笨,只是智商有點低。」逸雪插嘴。

「這是我們家的家務事,外人少給我插嘴,否則別怪我不給你面子。」謝父生氣道。

「這次如果不是這個外人,你兒子早就被人殺了扔到荒郊野外了。你以為你還能在這裡給他做主?算了,既然這小子沒事了,我也走了。反正你們也不歡迎我。逸雪哥,我們走吧。」說完,未等謝父說什麼,如涵直接拉著逸雪離開了病房。

見他們走了,謝父更氣不打一處來,看向兒子,「說,到底怎麼回事兒?」

「什麼怎麼回事兒啊。爸我真的不知道。」謝之洋頗為無辜,「剛才沈如涵說的話都是什麼意思?我吸毒?」

「對。別聽那丫頭亂說,你只是被人陷害下毒了,放心,爸會找人治好你的。」謝父說道。

「下毒?」

謝之洋更迦納悶了。

走出醫院,如涵和逸雪朝停車場方向走去,走到半路,如涵停下了,看著逸雪,「小雪花,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沒有告訴我?」

「我把謝之洋救回來後。半路上他發過一次病。和剛才一樣,所以我帶他去的私人醫院裡,化驗檢查。」逸雪說道,「至於他中的什麼毒我現在還不知道。還在等李峰給我消息。我懷疑整件事情。謝之洋是被利用了。而對方的目的,很顯然是我。」

「利用謝之洋對付你?」如涵挑挑眉,「這對付的有用嗎?」

「有沒有用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他真的惹到我了。」逸雪的眼眸閃過一絲冷意,「涵涵,逸楠那邊已經查出眉目,謝之洋身後的人,是賀雲飛。」

「我知道,我猜到是他。」如涵點點頭。

「所以呢,人找到了,錢就解決了。現在呢,基本可以放心了。」逸雪上前攬著如涵的肩膀,「接下來我可能會忙一些,必須要查清楚所有的事情,不能再讓對方牽著走了。看來,從一開始,他就想要對付我,既然這樣,我再不出來的話,估計下一次受到傷害的就會是你了。」說完,逸雪把如涵攬到懷裡,「我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你。」

「放心,我也不會讓任何人傷害我,不會給他們機會的。」如涵拍拍逸雪的肩膀,「我會好好保護我自己的。」

靜靜相擁了一會兒之後,逸雪才帶著如涵上了車。回到家,如涵沾到枕頭就睡著了,逸雪則守在她身邊,隨意翻看著手機上的信息,其中一條信息是逸楠發來的,逸雪只是掃了一眼,眉心便緊緊皺了起來……

在醫院住了一天,謝之洋吵鬧著要出院,謝父沒有辦法,詢問醫生後,幫他辦理了出院手續,在謝母幫謝之洋收拾東西的時候,病房裡出現了一個不速之客。

隨著「叩叩」的敲門聲,謝之洋和謝母將視線轉向門口,那裡站著一個身著西裝的男人,手裡拎著一個公文包。

「陳律師,是你呀。」謝之洋一下子就認了出來,那人是賀雲飛公司的代理律師,「你怎麼會來的?」

「聽說你進了醫院,所以特地過來找你的。」和以往的客氣不一樣,今天的陳律師有些嚴肅,也有些生疏。

「哎喲,怎麼還勞煩公司派人來看我了。真是,我已經好了,今天就能出院了。馬上就能去上班啦。」謝之洋沒想到公司還會讓人來看他,有些沾沾自喜,他完全沒有聽出陳律師語氣中異樣。

「陳律師,你坐啊,別客氣。」謝母見是兒子公司的人,將椅子搬過去,招呼道,「之洋剛剛痊癒,能不能在家裡休息一下?」

「媽,休息什麼休息,我休息了,事情誰做啊。而且我已經好了。」謝之洋立刻打斷說道。

「你這孩子。」

「我想你誤會了。」陳律師沒有理會謝母搬來的椅子也沒有回應謝之洋的熱情,而是淡淡開口道,「我來是給你送這個的。公司已經正式向法院起訴,告你挪用工程款項。並且,從昨日起,你不再總裁了。過幾天你應該能收到法院的傳票了。這是相關檔案,放在這裡了,先告辭了。」

說完,陳律師未做任何停留,甚至沒有給謝之洋回話的機會就離開了。

「之洋,這是……」謝母雖然不懂陳律師的話中意思,但有一句她聽懂了,她知道兒子被公司開除了。

「不可能,不會的。怎麼可能?」謝之洋不可置信的看著面前的檔案,「怎麼可能?賀總,我要見賀總,我要去找賀總。」說著話,謝之洋就下了床,匆匆往外走,撞上了辦好出院手續的謝父。

「幹什麼?要去哪兒?」看著謝之洋火急火燎的樣子,謝父皺著眉頭問道。

「爸,完了,完了!」

「什麼完了?說什麼晦氣話呢?」

「我要去找賀總。」謝之洋來不及解釋什麼,推開謝父就往外跑去,一眨眼人就不見了。

「這什麼情況?」

「剛才一個什麼陳律師來了,說之洋被開除了,而且還吃官司了。」謝母說道,「老謝,咱們怎麼辦呀?」

「什麼?」放下手裡的單據,謝父轉身就往外跑。

謝之洋打了車,一路到了樂天娛樂大廈樓下,他不能相信,怎麼可能呢?自己挪用款項不假,可區區三十萬,賀總一直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怎麼突然開除了自己?而且還要告他!怎麼可能?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