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三二章 心靈的純凈

第九三二章 心靈的純凈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10-03 21:54  字數:2324

而在她以為自己差點就要擁有的時候,那一切又突然變得那麼的遙遠,遙遠到她再怎麼伸長手,再怎麼努力往前,都始終夠不著。∏∈,

心裡那種失落的感覺,讓她覺得呼吸得很艱難。

逸雪沒有說話,沉默著拉著如涵進了屋裡。

如涵走的很慢,幾乎是逸雪拉著她往前走的。

回到卧室,逸雪的腳步頓了頓,「涵涵,你別亂想了,先休息下吧。」

如涵覺得渾身一震,他沒有嫌棄沒有責備,卻讓她覺得心裡不安。

她並沒有動,只是固執的站在床邊,脊背挺直,筆直的彷彿天塌下來,都不能讓她彎腰。

逸雪沒有得到如涵的回應,轉頭看了看她,他看到如涵眼底的受傷,看到她挺得筆直的背,一時間覺得心裡有些疼。

他伸手輕輕地拍了拍如涵的肩膀,溫柔地解釋道,「涵涵,我說過,無論你有怎樣的過去,我都不會介意。只是,你突然說到這個,我還沒反應過來。」

「逸雪哥,你是不是嫌棄我?是不是看不起我了?」如涵聽不進逸雪的話,紅著眼,哽咽著問道。

逸雪被如涵的眼神刺得心又開始疼了起來,「我沒有。」

「你還說沒有!我知道你有點潔癖,你肯定覺得我跟趙剛發生過關係了,渾身都骯髒,我也覺得自己很骯髒,我從來都沒有哪一刻像今天這樣覺得自己骯髒過,骯髒的我想吐!可是。我也不希望會跟他有任何的關係,你如果真的覺得無法接受這樣的我,你告訴我,我可以離開你!」如涵甩開逸雪的手,眼淚啪嗒啪嗒的掉落下來。

看著如涵的眼淚,逸雪更難過了,她拉過如涵,直視著她的眼睛,目光里滿是真誠,「涵涵。在你眼裡。我就是這麼小心眼兒的人嗎?你和他之間,無論發生過什麼,都是過去的事兒了,我在乎的是現在。還有。我從沒覺得你臟。在我心裡。你永遠是最純潔、最善良的女孩兒!涵涵,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不要再想了。」

聽了他的話。如涵終於安靜下來,沒有說任何的話,默默地坐了下來。她感覺自己渾身的力氣都被抽空了一般,整個人無力的床頭,眼淚再也控制不住了。

如果可以的話,她這輩子都不想回憶過去,但是事實卻是那麼的殘酷,殘酷的逼著她去想起,記起那些不堪的往事,記起她再也不是清清白白的女孩子。

逸雪沒有說嫌棄,沒有任何的指責,但是她總覺得這樣對他不公平。

這對於如涵來說,比凌遲更痛。

她是一個很驕傲的人,哪怕再多的痛苦和折磨,她都可以毫不在乎,不然的話這幾年她不可能靠著自己一個人,靠著那麼纖細的肩膀扛下來。

然而人是很愚蠢的生物,一旦適應了某個人的好,適應了他的溫柔,甚至已經開始在腦海裡面幻想著彼此的未來,哪怕是一點點的問題,會讓她頓時就變得脆弱不堪。

逸雪走進洗手間,拿了一條用溫水浸濕的毛巾走了出來。

看著這個抱著自己雙膝狼狽的坐在床上哭泣的小女人,他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被如涵連皮帶著血肉一起扯出來了,很痛很痛。

「涵涵,別哭了,好不好?」逸雪大步的走過去,語氣中有些無奈也有些不舍。

如涵還是哭著,只是淚眼朦朧的看了逸雪一眼,乾脆撲進他的懷裡大哭了起來。

逸雪更加心疼了,「好了,別哭了。」

本以為語氣柔和一點安撫一下如涵,她就會靜下來,沒想到聽到逸雪那麼溫柔的語氣,讓她哭得更厲害了。

逸雪感覺到自己胸口的位置濕了一大塊,濕漉漉,熱乎乎的,是如涵的眼淚。

他覺得自己似乎被那眼淚的熱度燙傷了,心臟劇烈的疼,疼的彷彿痙攣一般。

他雙手捧著如涵哭得滿臉淚痕的臉,也不嫌棄她哭得醜醜的樣子了,用毛巾輕輕拭著她臉上的淚。

「好了,千萬不能再哭了,再哭就醜死了!涵涵,說實話,你哭起來真的很難看,我可以接受一個有過去的女人,卻接受不了一個醜女人,你若是變醜了,我可就不要了。」

如涵本來在哭,聽他這麼說,不由得噗嗤一聲笑了,「小雪花,我才知道,原來你是這麼膚淺的人。」

「我怎麼膚淺了?」見如涵笑了,逸雪暗自高興,他的話發揮了作用。

「你太看重容貌了!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我不漂亮,你就不會喜歡我,你看重的只是我的外表!」如涵嘟噥著嘴,故意做出不高興的樣子,她當然知道,逸雪這樣說,只是為了逗她開心。

「涵涵,你終於知道我是個顏控了,我和其他男人一樣,只喜歡漂亮的、可愛的女人……」逸雪眸光閃亮,把毛巾放在一邊,伸出手,摸了摸如涵的臉頰,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嗯,看來我們很般配,喜好都是一樣的。我也是顏控,我和其他女人一樣,只喜歡英俊、健壯的男人……」如涵微微起身,也伸出了小手,在逸雪胳膊的肌肉上輕輕摸了一下。

逸雪順勢握住了如涵的手,收斂了笑容,臉上的表情變得很嚴肅,「這就對了嘛!既然我們如此般配,我又怎麼會嫌棄你呢!所以,你是我的,我是你的,誰也不能把我們分開。」

「謝謝你,逸雪哥……」

如涵感激地看著逸雪,她明白他的良苦用心,他用這種看似玩笑的方式,化解了她心中的顧慮。他是那麼在乎她的感受,那麼為她著想,她有什麼理由去質疑他的愛呢?

沒錯,他的話是真誠的,他的人是真誠的,從始至終,他從未嫌棄過她。是她自己,在她和他之間設置了一座屏障,她所在意的,逸雪從未在意過。在逸雪心裡,心靈的純凈比身體的純凈更為重要。

他要的,就是如涵這樣善良、可愛的水晶心女孩兒。

「涵涵,答應我,不要再說這個了,好嗎?」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