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三一章 告訴他真相

第九三一章 告訴他真相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10-03 09:20  字數:2353

如涵明知得不到回應,卻一次又一次地問著。◎,絕望中,她的心如同這個房間一樣空冷。

「爸爸,你知道嗎,女兒除了難過,還有好多自責。這陣子我太忙了,很少陪你你,若是我常常在你身邊,也許你就不會走了,即便走,也有陪在你身邊,你就不會走的這麼凄涼了。爸爸,我多想你和我說些什麼呀,哪怕是一句話也好呀!可是,你怎麼就悄無聲息地走了,給女兒留下這麼多痛苦和遺憾……」

如涵越說越難過,整個心好像被人用力撕扯出來,疼到不行,卻又不得不忍耐。

對著沈峰的照片說了許久的話,如涵拿出剛買的水果、月餅放在照片前,又打開一瓶果汁,幽幽說道:「爸爸,今天是中秋節,這些都是愛吃的,棗泥餡月餅、桔子、梨,一樣都不少。這果汁也是你愛喝的,我陪你喝、陪你吃,你不會孤單的。」

本應香甜的果汁,和著如涵的淚水喝下,卻是另一種滋味,苦不可言,難以下咽。

如涵就這樣獃獃地坐著,不知過了多久,門口傳來開門聲,劉玉華拎著一包東西走了進來。

一進客廳,她就看到女兒已經變得單薄、瘦削的背影。劉玉華靜靜地走了過去,攬住了如涵的肩膀,才感到她的身體微微地顫抖著。電腦屏幕上,是那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臉龐。

照片上的沈峰微仰著頭,神色靜寧而安詳。嘴角彎成微笑的弧度,一隻手搭在支起的腿上,動作自然而瀟洒。

劉玉華剛伸出手,又怯生生地收了回來,她不敢去觸摸,因為她知道,她指尖所觸及的,只不過是冰冷的、毫無立體感的影像而已。它沒有生命、沒有感覺、沒有生氣,冰冷得讓人心寒。

「涵涵,別哭了。你這樣哭。你爸爸會不安心的。」女兒不可抑制的抽泣聲,攪動著她同樣千瘡百孔的心,讓她喘不過氣來。

「媽媽,我好想爸爸——」聽到母親的聲音。如涵緩緩轉過身來。摟著劉玉華的腰。身體也抖得更加厲害。

「涵涵,媽媽也想你爸爸,但是媽媽知道。你爸爸從沒離開我們,他在一個我們不知道的地方,默默地看著咱們呢!咱們要堅強,要好好活著,這樣他才能安心。」在女兒面前,劉玉華不得不忍著痛,變得更加堅強,為她撐起一片天。

就這樣,母女倆守在沈峰的照片前,相互依偎,相互取暖,慰藉著彼此……

辰家大宅,逸雪和家裡人吃了團圓飯,就開車離開了家。在這個敏感的日子裡,他很擔心如涵和劉玉華,怕她們傷心過度,傷了身體。

當他趕到沈家的時候,如涵已經回卧室休息了,只有劉玉華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翻看著文件。沈峰走了,對公司的事兒,她不得不多費心。

和劉玉華說了會兒話,逸雪就上樓找如涵了。如涵正躺在床上,眼神空洞地看著吊燈。

「涵涵——」逸雪走近,輕輕喚著她的名字。

如涵轉過頭來,淡淡地笑了笑,又繼續看著吊燈。

逸雪安靜地坐在床邊,不忍打擾她。

過了半響,如涵突然問:「逸雪哥,你想知道那個傷害我的男人是誰嗎?」

「啊?」逸雪沒想到她說起這個,有些吃驚。

未等逸雪回應,如涵就緩緩說道:「那個人叫趙剛,我們只在一起一年多,他就移情別戀了。那一次,我找你陪我喝酒,就是因為我撞見他和那個女人在一起。他傷我很深,我為他付出了所有,他卻一直在騙我……」

「涵涵,實不相瞞,我曾經猜過是他,不過,你不說,我不會問的。」

逸雪是個聰明人,自從那次在商場撞見趙剛和馮雪在一起,從如涵的神色中,他就猜出了一二。

「逸雪哥,你介意嗎?我介意我和他在一起過嗎?我的第一次,也給了他。」

人在悲傷時,總會想起許多不愉快的過往。如涵回到卧室,一個人躺在床上,這幾年經歷的種種痛苦一一在她腦海中閃現。

趙剛的背棄,父親的離世無疑是對她最大的打擊。

趙剛已經傷透了她的心,對他,她早已心灰意冷,她只想和逸雪坦誠相待,讓他了解她這段不堪回首的過去。

這個問題太突然,逸雪一時怔住了,看到他臉上若有所思的表情,如涵的心就往下一沉。

果然,哪怕他說過不介意過去的那些事情,但是在面對這些事情的時候,他的心裡還是在意的。

如涵只覺得心裡突然就空落落的,好像整顆心都被人掏走了一般,難受失落的讓她感覺呼吸困難,胸口似乎被一塊千斤重石壓著,壓抑得很。

看著逸雪,許久,如涵才默默地轉身,拉住陽台門的把手,用力的拉開門。

門開的瞬間,有涼風從門口吹了進來,讓如涵覺得渾身上下連同血液都一併被涼透,冷的她感受不到任何一點的熱度。

很冷,冷到骨髓裡面的那一種冷。

涼風也將逸雪吹得清醒了一點,看著如涵倔強的對著他的背影,他莫名的覺得心尖有點疼痛,「涵涵!」

逸雪大步的上前,一手抓住如涵的手,卻感覺到那一隻手冰冷的彷彿是冰箱裡面拿出來的一般。

眉頭皺了皺,才拉著如涵進了門,順手將門關上。

看著面色有些蒼白的如涵,逸雪心底有些不安,「誰准你走了?」

「我……」如涵一張口,那哽咽的語氣就暴露了她此時的情緒。

在逸雪的面前,她所有的自信所有的驕傲都是不存在的,她甚至脆弱的好像一個初生的嬰兒一般,只要他一個鄙視的眼神,一個嫌棄的動作,一句說放棄的話,就可以讓她傷痕纍纍。

她曾經以為,她不能沒有趙剛,離開了他,她甚至無法好好生活。

面對逸雪炙熱的感情,她才發現自己居然那麼的渴望他的溫暖,渴望他的關心,渴望得到他的信任和呵護。

這些珍貴的東西,她是那麼的渴望擁有。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