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二二章 賀雲飛的威脅

第九二二章 賀雲飛的威脅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9-24 02:41  字數:2339

開完會後,逸雪走出會議室,助理第一時間迎上來,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原本陰沉的俊臉,在聽到某人到來後,頓時明媚起來,他長腿一邁,大步流星往辦公室走去。

進了辦公室,逸雪並沒看到想像中的熟悉的小身影,他剛要打電話詢問助理,就隱約聽到輕微的鼾聲,他循著聲音放輕了腳步,慢慢走了過去,才看到蜷縮在靠窗的沙發上的美人兒,她雙眸緊閉,濃密的睫毛宛如蝶翼,白皙的臉頰暈染著淡淡的粉紅,看上去極為可愛、動人。

「這個小丫頭是有多累呀,怎麼在這兒睡著了?」逸雪脫下西裝外套,蓋在她身上,又俯身在她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才轉身坐在辦公椅上。

如涵帶來的設計方案就放在他的辦公桌上,他打開方案,一頁一頁地翻看。

「這個創意真不錯,看來這個小丫頭沒少費心思。」逸雪一邊看一邊在心裡感嘆。看來,他曾經小看了如涵,她的才華可不僅僅限於寫作方面。

正當他看的入神的時候,助理敲門走了進來,逸雪指了指沙發上的如涵,示意他小聲說話。

助理會意,走到他身邊,低聲說道:「辰總,有個叫賀雲飛的先生說要見你。」

逸雪想到他會繼續鬧事,卻沒想到他竟然找上門來了。看著如涵睡得正香,他對助理說道:「讓他進來,到會客室等我。」

「好。辰總!」助理答應著,走了出去。

過了一刻鐘,逸雪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又看了一眼如涵,確定她還在熟睡,才走了出去,他可沒那麼急著去見賀雲飛,總要讓他等一等的。

他只想一個人應付賀雲飛,不想給如涵增添任何困擾。

此時賀雲飛正坐在會客室的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優雅自得地搖晃著手中的咖啡杯。

他今天的心情很好。一想到逸雪很快就會過來,那雙惑人的鳳眼眯了眯,滿是期待。

看了看手錶,已經等了十幾分鐘了。怎麼還不來?

該不會是反悔了吧?

賀雲飛想著。突然有些擔心手裡的照片能不能發揮作用。

前日逸雪對他動手的時候。他的手下躲在暗處,拍下了照片。剛看到照片的時候,他還埋怨手下不出手幫他。現在看來,手下的選擇是對的,拍下逸雪打人的證據才是要緊的。

這時,門被推開,一股懾人的氣息,迎面襲來,他下意識顫了一下,抬頭,就見到逸雪大步流星走進來。

「呀,辰總,你來了。」

賀雲飛挑眉,故作意外。

「是做了虧心事嗎,見到我就跟見鬼似的?」逸雪並沒有到他身邊,而是走到不遠處的吧台坐下,隨便給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哈,你真會開玩笑。」賀雲飛見他臉色陰沉,心裡暗爽,拿著杯子走過來,坐在他旁邊的高腳椅上,「誰惹我們辰大少爺不高興了呢?」

逸雪抬眸,淡淡瞥了他一眼,「聽說你今天去海城酒店調監控了,可是似乎一無所獲。」

「哦?怎麼還有人給你打小報告呢?」賀雲飛撇撇嘴,不以為意,「辰總,我好不容易找到機會報當日之仇,怎能不好好利用一下呢?」

他說得雲淡風輕,絲毫沒注意到逸雪眼底的陰霾漸漸匯聚,「所以,你就想用這種見不得人的手段來威脅我?」

逸雪說完,捏著紅酒杯的力道,不由得加大幾分。

「這都被你猜到了,不過,你只猜對了一半,我不僅要威脅你,還要威脅沈如涵,我已經把你打我的照片發到她手機里了。我告訴她,如果她不從了我,我就會把照片曝光,讓赫赫有名的辰總名譽掃地。沈大美人油鹽不進,不用點非常手段,怎麼可能會乖乖——」

「砰——」

吧台上的酒杯瞬間被踢翻,賀雲飛一時不察,差點摔在地上。他嘴角抽了抽,臉色格外難看:「靠,辰逸雪,你吃錯藥了?」

「吃錯藥的是你!」逸雪走過來,拽起他的衣領補上一拳,兩個男人很快就扭打在一起,他們的身高和體力都相當,打起來難以分出勝負,過招愈演愈烈,幾乎是逮到什麼砸什麼,一時間,會客室里一派狼藉,地上遍布支離破碎的瓶子、杯子。

漸漸地,賀雲飛有些體力不支,只好服軟求饒:「行了,我認輸,不打了!」

逸雪卻不理他,順手撈起一個花瓶就砸過來,賀雲飛眼明手快躲過:「喂,你來真是吧?」

聽到會客室傳來的聲音,助理忙趕了過來,眼前的一幕讓他驚呆了,不過他很快意識到,一向溫文爾雅的辰總在和人打架,而且打的很兇。他剛想上前幫忙,被逸雪一個手勢阻止了。

「你出去吧,這裡沒事了。」

助理又看了一眼逸雪,確認他沒吃虧,答應著關門走了出去。

「賀雲飛,我怎麼樣對我都可以,我都不在乎,敢招惹我的女人,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逸雪挑眉,精緻的俊臉陰沉得可怕,宛如黑夜中的撒旦,分分鐘帶著致命的危險。

「你的女人?哈哈,你娶她了嗎?如若沒娶,怎麼證明她是你的女人?」

賀雲飛像是聽到了本世紀最大的笑話,忍不住大笑出聲。可在看到逸雪那冷漠得可以殺人的眼神時,他霎時斂住笑容。腦海中突然浮現如涵說過的話,一時間,心情莫名有些複雜。她竟然說逸雪是他未婚夫,這完全超乎他的想像。

「賀雲飛,把照片刪了,以後不許以任何借口接近她,否則——」

「否則如何?」賀雲飛輕挑眉梢,冷哼自喉嚨中溢出,睨著逸雪難看的臉色,越發嚴肅,「辰逸雪,我賀雲飛生平最討厭別人威脅我,如果你求我,我也許還能答應,你的威脅不管用,照片我不會刪的。如涵不答應和我在一起,我就把照片傳到網上去,或者發給海城日報,我相信,這會是一條爆炸性新聞。」

「你敢!」逸雪逼近賀雲飛,眸光凌厲。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