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一七章 徒增傷感

第九一七章 徒增傷感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9-19 08:58  字數:2337

想到這兒,於曼麗原本嬌羞的臉倏地一冷,趁趙剛鬆懈的時候,也不知打哪來的力氣,竟從他身上掙脫開,揮手狠狠地就給了他一巴掌。○

「啪——」的一聲脆響,在這個寂靜的房間里,顯得特別突兀。

趙剛顯然沒料到她會突然出手,他微微蹙眉,修長的指尖輕觸被打得有些刺痛的臉頰,深邃的眸子卻盯著她,眸光深沉得令人辨識不清。

於曼麗心裡咯噔了一下,這時才感覺到有些後怕,急忙退離他三步之遙。她雙手緊緊拽著身上的浴巾,秋水般的眸子眨了眨,閃過一抹懼意,「趙剛,我不是你想抱就抱,想丟下就丟下的,你不是有很多情人嗎,你去找她們呀?」

她質問的語氣,聽在趙剛耳里,卻似乎多了一抹酸溜溜的醋味。他原本緊攏的眉心,悄悄舒展開,薄唇微微勾起,魅惑的笑意在那張俊臉上蕩漾開來:「你在吃醋?」

「哈,誰吃醋了。」於曼麗冷笑一聲:「你的私事,我原本不想理會,但我看不慣你這種有家室還在外邊沾花惹草的男人,希望你能自重,以後別來招惹我。」

不知道為什麼,見他沒否認,她心裡像是被一塊大石頭死死壓住,頓時有些透不過氣。

趙剛突然站起來,高大的身子朝她漸漸逼近,於曼麗嚇得急忙倒退,可惜後面就是牆壁,她早已無路可退。

下一秒,他健碩的鐵臂就越過她敲在牆上。另一隻手直接捏住她精緻的下巴,逼迫她與自己對視:「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在外面拈花惹草了,嗯?」

「我在你的電腦里看過你和不同女人的照片,每一張看上去都很親密,我敢確定,你和她們的關係非同一般!」於曼麗不甘示弱,挑釁的眸光直勾勾撞進他眼底,卻惹來他低低一笑,俊臉故意湊近她幾分,「原來。你也看到了。我很好奇。你既然看到了怎麼不來質問我呢?」

趙剛沒想到於曼麗也看過那些照片,更沒想到,她能如此平靜。一時間,他不知是悲是喜。

也許。她根本不在乎他吧。他和誰在一起都和她無關。不在乎,她就不會心痛、不會心煩,更不會大吵大鬧。

「你別轉移話題。趙剛,我警告你,再來騷擾我,我一定……唔……」

她還未說完,他溫熱的唇,直接覆上來,封住她的喋喋不休。他來找她,是尋求安慰的,不是聽她教訓的。

「唔……」

於曼麗身體輕輕顫了顫,迷迷糊糊中,竟然有些貪戀他的味道,可他卻註定不屬於她!

是啊,不屬於……

她雖然糊塗過、荒唐過,但她也只是個普通的女人,渴望專一的愛情,想到他那些女人,她混沌的思維瞬間被炸醒,她深吸一口氣,長腿一蹬,意亂情迷的他,竟被她給踹到了地上。

於曼麗急忙拉好被他弄得鬆散開來的浴巾,順手再撈起旁邊的被子,趙剛抬頭,就見她把自己捲成一團,看起來像一隻笨重的毛毛蟲。

他眯著眼笑了,邁開長腿走過來,坐在床沿上,那張俊到極致的臉,就這麼湊到她面前,「你什麼時候打算破繭成蝶,嗯?」

熟悉的男人氣息瞬間撲鼻,她心一顫,一呼一吸間,彷彿都是屬於他的味道。

不理會他的玩笑,也不想被他蠱惑,她別過臉,冷哼了一句:「給我滾!」

知道她在介意他有別的女人這件事,趙剛溫柔地摸了摸她的頭髮:「不管發生什麼事,請你一定要明白,我對你是真心的!」

「這麼說,你和那些照片上的女人都不是真心了?」

女人都愛聽甜言蜜語,於曼麗當然也不例外,只不過她並不像那些十七八歲的天真少女,被男人隨意一哄就失了心掉了魂。聰明的她,很快就抓到了他話里的漏洞,心,驟然一涼,有一種連自己都不知道的疼痛,在胸腔慢慢擴散……

「麗麗,請原諒我,有些時候,我只是身不由己。我會處理好,你放心。」他解釋得非常誠懇,於曼麗卻聽得怒火中燒,腦海中不自覺浮現出一般男人會對情.人說的話——

「我是真心愛你的,可我現在身不由己,放心,我說過的,只要你不離開我,我會一輩子陪著你!」

是的,就是這樣的感覺,令她深深受辱了。

裹在被窩裡的小手,緊緊握成拳,於曼麗再也忍不住,幾乎是未經思考,就迸出一句話:「趙剛,你給我聽好,即使世界上只剩下你一個男人,我都不可能愛上你!」

她說完,杏眸狠狠瞪著他,卻不知道,她那澄澈的目光,在此刻已被冷意匯聚,就像一把利劍,狠狠戳進他的心窩——

「趙剛,我恨你!」

「趙剛,想要我愛上你,做夢!」

「趙剛,你給我聽好,即使世界上只剩下你一個男人,我都不可能愛上你——」

回憶里的那張小臉與眼前的她重疊,時間並未給她帶來歲月的痕迹,可那張他曾經親吻過的唇說出的話,還是那麼傷人。

這一刻,趙剛是真的傷心了,於曼麗是他第一個情人,他對她投入的感情最多,也最真。他終於明白,原來有句話真的說得很對,當你愛上一個人的時候,你就賦予了她傷害你的權利。

他愛她,這是因;而被她傷害,卻是果。

原本放在她頭髮上的手,微微一松,收了回來,他突然站起身……

於曼麗回過神,就見他已經推門走了出去。

她有些不放心,急忙掙開被子走出去,走廊里,他的背影漸行漸遠,卻越發地落寞。

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