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一四章毒婦的嘴臉

第九一四章毒婦的嘴臉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9-16 20:57  字數:2261

「涵涵,醒醒!你已經睡了一個小時了,白天睡多了會頭痛喔!」

逸雪說話的同時,輕輕推了推她的肩膀,見她依然沒有反應,他情不自禁伸手,戳了戳她纖長濃密的睫毛。

如涵的睫毛很漂亮,逸雪總會忍不住手癢,想去觸摸。當然,他還是很矜持的,至少不會毫無節操地擺弄。

如涵忍著不動,她的睫毛卻出賣了她。雖然只輕微翻動了一下,卻沒逃過逸雪的眼睛。

逸雪見她依舊沒反應,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輕笑出聲,「再不醒,我就要動手?了!」

如涵自然明白逸雪說的動手是什麼意思,她倏地睜開眼,看著逸雪,目光中帶著調皮和戲謔。

「你醒了!」逸雪剛要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又收了回來。

「小雪花,你幹嘛叫醒我,我還沒睡夠呢。」當逸雪打算轉身的時候,如涵抓住他的手腕,低沉的嗓音,夾雜著一抹剛睡醒時特有的慵懶,增添了幾分性感。

手腕上傳來她灼熱的體溫,逸雪心頭微顫,說道:「我回來時你就睡著了,都一個小時了,午睡時間不宜過久,不然會不舒服,起床吧,我帶你出去吃午飯。」

聽逸雪說吃午飯,如涵下意識地看了看時間,才知道自己睡了很久。

如涵放開逸雪的手,撐著身子坐了起來。不知是因為睡得太久了,還是之前生氣的緣故。她的頭昏昏沉沉的,有些脹痛。

「涵涵,你不舒服嗎?看上去臉色不太好。」逸雪很體貼,注意到她細微的變化

如涵杏眼眨了眨,在這一瞬,漸漸泛上几絲水霧。她好想向逸雪傾訴,告訴她經受過的痛苦和折磨,可是,她不能說,有些事註定要爛在心裡。一個人默默承受。

「我沒事。就是有點頭暈,你說的對,睡多了會不舒服,我們去吃飯吧。」如涵掀開被子。下了chuang。

沈峰走後。如涵一直心情不好。臉上鮮有笑容,對於她的淡漠,逸雪並不介意。他只是心疼她,希望她早日走出陰影,變回那個樂觀向上的小丫頭。

在如涵午睡的這段時間裡,趙剛和馮雪一直在通話,趙剛在電話里埋怨馮雪,怪她不聽他的話,又去招惹如涵。馮雪很不服氣,兩人在電話里吵了起來。

「老公,你問你,你不讓我和她聯繫,是不是怕她找你麻煩?你就這麼怕她嗎?」馮雪站在車廂的過道處,邊哭邊說。

「馮雪,你別無理取鬧好不好!我怎麼會怕她,她有什麼好怕的!」說這話的時候,趙剛明顯底氣不足。

若是以前,他一定不在乎如涵,他看透了她的善良和柔弱,知道她捨不得他,不會把他怎麼樣。可是現在,他不得不對她所有忌憚,從如涵的眼中,他看到的只有仇恨,一個沒有愛的女人,是什麼事兒都做得出來的,而且,她身後還有一個惹不起的人物替她撐腰。

「她是不可怕,可崔志浩可怕,以他的地位,想整你簡直易如反掌!你不想我找沈如涵,就是怕惹怒了崔志浩吧?」馮雪被激怒了,說話一針見血,毫不留情。

「馮雪!我是不是太慣著你了,你非要這樣說話嗎?」趙剛本就心煩,馮雪的話攪得他更加不安。

聽了趙剛的質問,馮雪沉默不語,氣氛,像是一根緊繃的弦,隨時都可能斷掉。

她站在原地,幽怨的目光緊緊鎖在車窗上,青蔥十指深深嵌入手心,卻絲毫感覺不到一絲疼痛。

她更恨如涵了,她覺得一切都是如涵引起的,若是沒有她,趙剛不會這樣對她說話。

「老公,我可以不再找她,可你必須答應我,不和她見面,離她遠遠的!」自始至終,馮雪總有一種危機感,如涵溫柔、漂亮、有才華,樣樣都比她強,她怕趙剛和她接觸多了,會舊情復燃。到時候,哭的就是她了。

「馮雪,你想多了吧,沈如涵都恨死我了,怎麼可能和我見面,不用我離她遠遠的,她早就據我於千里之外了!」趙剛明白馮雪擔心什麼,不禁哭笑不得。

「那我就放心了,放心吧,我不再聯繫她了。不過說實話,我真想看到她生氣、傷心的樣子,那樣我會很痛快!」馮雪破涕為笑,邪惡的念頭在頭腦中閃過。

「馮雪,你別是瘋了吧!我警告你,沈如涵可不是好惹的,你別激怒她,到時候我可幫不了你。」趙剛很無奈,他有種預感,這個女人已經不受他控制了,說不上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兒。

「好了,我都說了,不會再聯繫她,你就放一百個心吧!再說,你怕她,我可不怕,大不了魚死網破,大家一起完蛋!」

馮雪嘴上安撫趙剛,心裡可是一萬個不願意,她從小就不服父母管,什麼驚世駭俗的事兒都敢做,更何況是和人鬥嘴這點小事兒。在她看來,她的語言就是武器,她說的越多,如涵的心就越痛,她就越能獲得滿足感。

「大家一起完蛋?你說的太輕鬆了吧,你不想活,我還想活呢,要完蛋你自己完蛋,沒人陪著你!」趙剛被他氣得不行,已經口不擇言了。

「老公,你怎麼這麼說話呢……」

馮雪還想接著說什麼,那端卻傳來「嘟嘟」聲,趙剛沒心情繼續和她說話,已經掛斷了電話。

馮雪懊惱地一甩手,氣呼呼地走回了車廂。

她和趙剛的談話被同車廂的人聽得一清二楚,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她。狠毒而潑辣的女人,到哪兒都不受歡迎。

「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呀!」馮雪正在氣頭上,惡狠狠地瞪了對面座位上的男人一眼,眉眼都有些扭曲。

「美女?請問美女在哪兒?我怎麼沒看到?我看美女沒有,潑婦倒是有一個吧?」男人根本不在乎她,笑著回擊道,語氣裡帶著輕蔑的味道。

「你——」馮雪被她氣的不知如何作答,起身站了起來,頓時硝煙瀰漫,一場爭吵一觸即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