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一三章管好你的女人

第九一三章管好你的女人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9-14 20:33  字數:2321

readx馮雪心裡這麼想,發的簡訊從字面上看卻頗為客氣,甚至有點楚楚可憐的意味:「如涵,我想約下你,好好談談,希望你對我的怨氣煙消雲散,我也是受害者,當初我不知道你的存在,只是偶然看見你給他發飛信,當時我氣暈了,後來他說你倆早就分手了,再後來你總找他我心裡很不舒服,因為我覺得你是他以前的女人,都分手了,還總來鬧他。但當我知道你為他付出了很多的時候,我心裡很難受,我們是一樣的,要怪就怪瞎了眼吧,這樣的男人,欺騙我好多,我也知道她在你之前就有好多女人。如果我在你心裡變成了傷害,我願意向你道歉,但是他對我們的傷害需要給個說法。咱們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都重情重義,如果沒有他,我們會成為好姐妹的,聽說你有男朋友了,希望你這回找對了人,幸福一輩子,忘掉他,也忘了過去。你沒必要為了他恨我,也沒必要報復我,遠離他,忘了他,才是你要做的。」

如涵收到這條簡訊的時候,逸雪正好出門辦事,只有他一個人在公寓,如此冗長的文字,她看了幾分鐘才看完。

馮雪貌似向她道歉、求和,實際上無非是想讓她遠離趙剛,別怨恨她、報復她。

她前一天剛和趙剛見過面,後一天馮雪就發簡訊過來,如涵猜想,趙剛一定和馮雪說了什麼,讓她心裡不舒服,她才方寸大亂,發了這樣的簡訊。

想到馮雪幾天前對她的騷擾,如涵仍難抑憤懣。想了想,她打了電話過去,馮雪似乎在等她的回復,很快接起了電話,但是並未說話。

「馮雪,我本來不想理你,但看在你辛苦打了這麼多字的份兒上。我還是給你回個電話吧。」聽電話那端沒聲音,如涵先說道。

「你說吧,我聽著。」馮雪的聲音很小,有些哽咽。發完信息。想到趙剛趕她走,她越想越難過,忍不住哭了起來,見如涵打來電話,才擦了擦眼淚。止住了哭聲。

「馮雪,有件事兒我很好奇,如果你能給我答案,我會考慮和你見面,不然,我們就沒必要見面了。」如涵強忍著厭惡,繼續說道。

「什麼事兒,你問吧?」馮雪爽快說道。

說話間,如涵能聽到馮雪鼻子抽搐的聲音。

「馮雪,據我所知。你和趙剛的感情很不錯。既然這樣,你為什麼說你瞎了眼,為什麼說他欺騙了你,這不是很矛盾嗎?還是你故意這樣說,想得到我的同情?免得我報復你?」如涵言辭犀利,直中要害,不留情面。

「如涵,你是不相信我嗎?如果你不相信我,我們就沒必要談了。」馮雪並回答她的問題,帶著哭腔反問道。她想將如涵一下,卻沒想到如涵並未中計。

「馮雪,我沒理由相信你!既然沒必要談,我們就不談了。拜拜!」未等馮雪反應過來,如涵已掛掉了電話。

馮雪一陣懊惱,若不是在火車上,她恐怕會發狂。

放下手機,如涵恨不得殺了這個女人,她原本平靜的日子。生生被這個女人擾亂了,若不是她,她和趙剛也不會到今天這步田地!

如涵在房間里踱來踱去,她以為她足夠淡定,卻不想又被這個女人激怒了。

不行,我不能讓這個女人得逞!我不能讓她再打擾我的生活!

如涵一氣之下撥打了趙剛的電話,剛聽到接通的聲音,她便厲聲說道:「趙剛,你好好管管你的女人,別讓她再騷擾我!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聽到如涵的話,趙剛一頭霧水,但他馬上猜想到,一定是馮雪又給她打電話或者發簡訊了。

「如涵,馮雪又怎麼了?」

「怎麼了?她又給我發簡訊騷擾我,說什麼讓我別恨她。趙剛,你覺得你們這樣很有意思嗎?幾次三番地折磨我,對你們有什麼好處?」如涵如鯁在喉,越說越氣憤。

「我不知道她給你發簡訊了,她說什麼了?」

趙剛薄唇緊抿,在心裡暗暗地罵了馮雪一句,這個女人就知道給他惹麻煩!

「你問她吧,我沒時間給你複述她說什麼了。我最後一次提醒你,別再挑戰我的底線!」說完,如涵按了結束鍵。和趙剛說了這些,她心裡好受了許多。

沈峰走後,如涵的身體一直不太舒服,這會兒又受了刺激,不禁身心疲憊,在chuang上躺下,不知不覺便睡著了。

沒過多久,逸雪辦事回來了,見如涵不在大廳,便推門進了卧室,原以為映入眼帘的,會是她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場景,卻不想她睡著了。

如涵雙眼緊閉,秋日陽光的碎片,一點一點,透過落地窗,折射在她清麗柔美臉上。她精緻迷人的五官,像是染上一層柔和的光暈,讓她整個人看上去更加溫暖。

逸雪俯身,細細觀察如涵酣睡的樣子,竟是如此安靜怡人,他在心裡默嘆,歲月靜好、現世安穩,不過如此。

他生怕吵醒她,刻意放輕腳步,躡手躡腳地移步到沙發上坐下。

沙發前的茶几上,擺著一本財經報道,他順手拿起,認真地看了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逸雪已經將整本雜誌看完。抬頭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十二點十分。

沒想到,他這一等,就是一個小時。他下意識往如涵那邊望去,見她依然閉著眼,似乎睡得很香。

怎麼還不醒呢?

是不舒服嗎?

上午睡這麼久,不會頭痛嗎?

他心裡有些不安,倏地站起來,打算走過去叫醒她。

這一次,逸雪沒有刻意放緩腳步,鞋底敲擊著地板,彈奏出富有節奏感的音符,走到了如涵身旁。

「涵涵——」

逸雪輕輕喚了她的名字,明亮的嗓音,帶著一絲絲柔和,傳進如涵耳里,就像冬日裡的陽光,溫暖照人,瞬間軟了她的心。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幸還是不幸,在經歷了這麼多打擊和挫折後,還有逸雪這樣善良、體貼的男人陪在她身邊,只要他像現在這樣,溫柔地呼喚著他的名字,她就會忘卻痛苦,甘之如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