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一二章以吻封緘

第九一二章以吻封緘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9-14 09:16  字數:2359

readx逸雪知道小楓說的是實情,如涵酒量很差,而且輕易不喝酒,除非心情很糟。可是,這小丫頭怎麼不找他喝酒呢,偏偏要找小楓。不過逸雪並不生小楓的氣,他能主動找他來接如涵,就說明他們之間並無私情,他是個胸懷坦蕩的人。

他記得如涵說過,小楓是她最鐵的哥們兒和最佳男閨蜜,看來,如涵所言不虛。

「我帶涵涵回去了,謝謝你小楓!」逸雪感激地看了一眼小楓,笑著說道。

「謝什麼,應該的!你們走吧,我也回去了。」

逸雪的感謝讓他有點不舒服,生生把他和如涵之間的距離拉遠了。他和逸雪道了別,就轉身離開了。

逸雪發動了車,把昏昏欲睡的如涵帶回了公寓。劉玉華和劉文海出差了,他不必送如涵回家了。

逸雪把如涵抱到了chuang上,幫她擦了臉,換上了舒適的衣服,如涵一直睡著,逸雪只好摟著她,陪她睡下了……

翌日清晨,刺眼的陽光肆意的傾灑在如涵的臉上,她艱難的睜開雙眼,伸手擋在眼前,遮住了刺眼的陽光。

她慵懶的揉了揉雙眼,從大chuang上坐起,她剛起身,就感到渾身一陣酸痛,好像是被車子碾壓了一般。看來,借酒澆愁真不是什麼好事兒。

她側過頭望去,便看到了逸雪那副完美的睡顏。英挺的鼻子,如刀削般的薄唇,還有那雙羽翼下的俊美眼眸,此刻正緊閉著。

「我怎麼到逸雪哥這兒來了?」

如涵只記得和小楓一起聊天、喝酒,之後的事兒都不記得了。

「你醒了,小懶豬?」正在如涵疑惑時,逸雪也醒了過來。

「逸雪哥,我怎麼在這兒?我睡了很久嗎?」如涵回頭看著逸雪,有些難為情。

「是小楓打電話讓我接你的,我知道阿姨出差了。就帶你回家了,你回來就睡,一直到現在。」逸雪舒展了一下身體,坐了起來。

「你說的我都不記得。看來,我真的不適合喝酒,只喝了一瓶多,就這樣兒了。」如涵挪動了一下身體,靠在了逸雪的懷裡。以此掩飾臉上浮現的那抹緋紅。

「涵涵,小楓說你心情不好,你怎麼了,還是因為叔叔嗎?」逸雪輕輕攬住她,溫熱手心輕輕摩挲她的手背,像是帶著一**電流,直達她心裡的最深處。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喝酒。」如涵不想騙逸雪,更不想把真相告訴他,她和趙剛早就結束了。她不想逸雪知道她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往。

「你喝酒我不反對,但你酒量那麼差,喝一杯就好了,幹嘛喝一瓶,喝多了對身體不好,而且……你幹嘛找小楓陪你,不找我?」

逸雪相信小楓和如涵的關係是清白、純潔的,但他還是有點吃醋,房間里瀰漫著淡淡的酸味兒。

「小雪花,你這句話的重點在後半部分吧?怎麼了?吃小楓的醋了?」如涵回眸。正好對上逸雪幽深如墨的眼,心在這時微微緊縮了一下。

「實話實說嗎?」逸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低聲問道。

「當然!我要聽實話!」如涵忍著笑,故作嚴厲地說道。

「一點點吧。真的只有一點點吃醋。」逸雪刻意強調著「一點點」,他不想如涵把他看做小氣的男人。

「好吧,批准你吃醋一點點,但只允許一點點!你知道的,小楓是我哥們兒,從小到大最好的朋友。我們之間只有兄妹情、朋友情,並無其他……」

「涵涵,你不用說了,我都知道。」逸雪把手搭在如涵的唇上,不讓她再說下去。

「砰砰砰——」

這一刻,如涵清晰聽到自己的心跳聲,是那麼劇烈。他對她的包容和信任,遠比她知道的要多……

海城的一家酒店裡,趙剛和馮雪也剛剛起chuang,馮雪已經在海城逗留幾天了,趙剛準備讓她回林蘭,有她在,他心裡很不安,生怕他惹出什麼事兒來。

「老公,我不想走,讓我再陪你幾天,好不好?」趙剛正在穿上衣,馮雪從身後抱住了他,輕輕撫摸著他裸/露的、發福的肚腩。

趙剛擰緊了眉頭,推開了她,「雪兒,我們的事兒已經曝光了,你若是繼續留在海城,會讓我很難堪。劉春艷已經不讓我見兒子了,我不想再惹她生氣。」

「我們在一起她怎麼會知道?她又不知道我們住在這兒?」馮雪不以為然。

「雪兒,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她只是不想深究,不然她什麼都會知道的。你還是回去吧,我已經兩個月沒見文文了,再見不到他我死的心都有了。」

在趙剛眼裡,女人可以很多,甚至可以隨便換,但兒子卻是唯一的,趙文俊是他的心頭寶,沒人能取代他的位置。即便是馮雪也不行。

「老公,我就在這裡呆著,不出門還不行嗎?」馮雪捨不得和趙剛分開,依舊央求著。

「雪兒,聽話!你再這樣我就生氣了!」趙剛有些慍怒。

「老公……」

馮雪還來不及講完一句話,趙剛的薄唇就已經印上來,貼住她的,以吻封緘……

馮雪伸手推了推他的肩膀,張嘴想呼吸,他的舌卻順勢長驅直入,纏著她的舌,逐步加深這個吻。

氣息交融,狹小的空間里,染上了層層曖昧。

許久,趙剛才鬆開她的唇,將她抵在門板上,健壯的身軀隨即覆了上來,緊緊貼住她。

馮雪被他吻得七葷八素,只好倚著門,急促喘氣。

「雪兒,聽話,你聽話我才會喜歡你,不然,我就讓你永遠看不到我。」為了讓馮雪乖乖離開,趙剛軟硬兼施。

「好吧,老公,我聽你的,不過,你要送我去車站,我不想一個人走,感覺好凄涼。」

趙剛知道這是她最後請求,便點頭答應了。

馮雪雖然答應離開,心裡卻有百般不舍,她固執地認為,趙剛的變化是如涵造成的,她恨如涵,上了火車,就拿出手機,寫了一段話發給她,她這樣做的目的就是想激怒她,讓她心裡不舒服。

如涵的痛苦,能給她變態的心帶來極大的快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