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零九章不會放過她!

第九零九章不會放過她!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9-10 22:04  字數:2318

「趙剛,你太殘忍了,我為你付出了一切,我的青春。,我的夢想,我的清白,你為什麼這樣對我?」如涵低聲質問。

「清白!沈如涵,你別總拿這個說事兒,放心吧,失去所謂的清白,也有人要你,這年頭了。誰還在乎這個!」

……

過了這麼久,趙剛說的話她還清晰記得。那一次的談話,趙剛的本質暴露無遺,活脫脫一個卑劣無恥耍無賴的流氓。之後的很長時間裡,如涵都無法從陰影里走出來,他的話像一把無形的利刃,一刀又一刀,凌遲著如涵本就脆弱不堪的心。

見如涵神思恍惚,趙剛不由得向前探了探身,「如涵,你真的想讓我死嗎?這是你的真實想法嗎?」

「我是想讓你死,你死了,我們的恩怨就了結了。也許,我也不會再恨你了。」如涵美目低垂,沉浸在過去的傷痛中,聲音變得格外輕柔。

「如涵,也許你不知道,我雖然活著,也和死了差不多。我在林蘭的時候得罪了人,他拍下了我和馮雪的視頻,發到網上,還向崔總舉報我,說我工作和作風都有問題。一年之內,我被降職兩次,這對我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

聽了趙剛這番話,如涵先是笑,而後又流下淚來,驚得趙剛不知所以:「如涵,你怎麼哭了?」

「趙剛,你相信因果報應嗎?我信!這就是你的報應!這都是你自己造成的,無需埋怨誰!」

如涵不想在趙剛面前哭。輕拭眼角的淚,慢慢恢復了平靜。

「也許吧,也許這就是我的報應。我甘願承受。」

趙剛說這些話本是想獲得如涵的同情,卻不想她根本不在意,反而說這些都是他的報應。他終於明白,過去那個心疼他、憐惜他的如涵已經不在了,現在的如涵,已恨他到骨髓。

「趙剛,有些話我本不想問的,但你既然來找我。我不妨問個清楚。」

「你想問什麼儘管問吧。我一定如實回答。」

「我想知道,你為什麼會為了馮雪拋棄我,她到底哪裡吸引了你?」

如涵無心糾結於過去,可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她。無論容貌、才華還是家世、品行。馮雪都不出眾。她不明白。趙剛怎麼會為了這樣一個女人,置他們幾年的感情於不顧!

「你真的想知道原因嗎?」趙剛看著窗外,沉思片刻。輕聲反問道。

「沒錯,我必須知道原因!」如涵的神色異常堅定。

「那我告訴你吧,原因只有一個,我喜新厭舊了,和你在一起時間長了,我厭煩了,所以我和她在一起了。」

「我不信,這就是真正的原因嗎?」從趙剛的眼中,如涵看到了飄忽不定的情愫,她很懷疑他說話的真實性。

「這就是真正的原因!如涵,這不也是你想聽到的嗎?」

「我想聽到的?你什麼意思?」如涵不懂他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說,在你看來,我不就是因為喜新厭舊才離開你的嗎?這不就是你想聽到的答案嗎?」趙剛目光輕佻,流露出些許不屑。

「沒錯,我曾一度以為你是因為喜新厭舊才選擇了馮雪,但後來我明白了,這也許不是真正的原因。」

「哦?那你覺得真正的原因是什麼?」趙剛斜睨如涵一眼,笑著問道。

如涵很討厭他這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強壓心頭怒火,微微一笑,緩緩說道:「如果我沒說錯的話,你很喜歡遊走於幾個女人之間的感覺,就算沒有了我,馮雪也不是你唯一的女人。我發現了真相,只想做唯一,容不下你那幾個女人,所以,你必須拋棄我,才能安心地和她們在一起,我說的沒錯吧?」

「呵呵……如涵,你很會想像。」

趙剛從沒想過這些,但如涵的話,他無力反駁。是呀,如涵容不下別人,要想和馮雪在一起,和於曼麗、張楠這幾個人保持聯繫,就必須和如涵分開,不然,他的日子不會好過。

「想像?我看不是想像,是真相吧。趙剛,實不相瞞,你和那些女人的聊天記錄、照片我還保存著,不過,我已經不在意了。我曾經說過,我可以做你背後的女人,卻不能做你背後的女人之一。我不屑與那些女人為伍,你和他們怎樣,已經和我沒關係了。不過,我可以不計較你和她們的關係,卻不能不在意你和馮雪的關係。她明明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卻一而再再而三地傷害我,在我的傷口上撒鹽,所以,除非你和她分開,否則我不會放過她的!」

馮雪連日來的騷擾,已經讓如涵煩透了,她原本以為,她和趙剛的恩怨,只需他們兩個人解決就好,現在看來,她和馮雪的帳也該算一算了。

「如涵,是我對不起你,和她沒關係。我不想看到你們兩個人因為我鬧得不可開交。」

直面如涵,趙剛深切感受到她對馮雪的恨意,那種恨讓他恐慌,他怕她一時衝動,做出對他和馮雪不利的事兒來,他相信,以如涵的實力,完全可以做到。只要她願意,她甚至可以毀了他,毀了馮雪。

「哈哈,趙剛,我要恭喜你了!」如涵突然臉色一變,露出一抹奇怪的笑意,同時把手伸向了趙剛,似乎想和他握手。

「恭喜我什麼?」趙剛猶豫了一下,握住了如涵的手,驚訝地問道。

「恭喜你找到真愛呀!你這麼保護她,不是真愛是什麼?」如涵輕輕握了握他的手,隨即就鬆開了。她眼裡含著淚,那種欲哭還笑的樣子,讓趙剛的心微微抽搐了一下,不知是不是為她心痛。

「如涵,我不是保護她,我是不想讓你們兩個互相仇恨。」

「互相仇恨?她有理由有資格恨我嗎?是她厚顏無恥,橫刀奪愛,搶走了我的男人!當我形單影隻、痛不欲生的時候,她正和我的男人在一起,卿卿我我、甜甜蜜蜜呢!自始至終,我從沒傷害過她一絲一毫,她卻把我傷的體無完膚,她憑什麼恨我!?」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