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九零七章不相識,又何妨?

第九零七章不相識,又何妨?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9-08 17:53  字數:2342

「涵涵,我們走吧,我帶你吃飯去!」見天色漸黑,逸雪拉著如涵的手,向公園出口走去。,

吃完飯,逸雪把如涵送回家,家裡的阿姨幫忙開了門。見母親也在家,如涵輕聲問逸雪:「逸雪哥,要不要和我媽媽說說合作的事兒?」

「先不說了,我回去和爸爸商量下,董事會通過之後再說吧。我不進去了,明天再來找你。」

「那好吧,我等你消息。」如涵淡淡一笑,換好了鞋,走進了客廳,到母親身旁坐下。

「媽媽,你看什麼呢,看的這麼認真?」如涵探頭看母親手裡的文件。

「酒店的策劃案出來了,我看看有沒有不合適的地方。」劉玉華和女兒說話,視線仍沒離開文件。

「媽媽,剛才在公園,逸雪哥和我說了件事兒。」在逸雪正式和母親談話之前,如涵想先把這個消息告訴母親。

「什麼事兒?」劉玉華心頭一喜,把文件放在了一邊,她還以為逸雪和如涵求婚了。

「逸雪哥知道咱們要投資酒店,他想和咱們合作,不過,先要徵求他爸爸和董事們的意見。」如涵如實答道。

「哦,我和逸雪說過要投資酒店的事兒,當時他沒說什麼,不過,我看得出,他似乎心有所動。」對於女兒帶來的消息,劉玉華並不意外。

「媽媽,如果辰叔叔和董事們都通過了,辰氏決定和咱們合作。你會同意嗎?」如涵雖然很想和辰氏合作,但畢竟是她一個人的想法,生意場上的事兒,她不好輕易發表意見。

「和辰氏合作是個不錯的選擇,辰氏在這方面比我們有經驗,而且辰氏是個大公司,無論在資金還是實力方面都比我們有優勢,可是,我擔心……」劉玉華眉頭微蹙,似乎有所顧慮。

「媽媽擔心什麼?」如涵追問道。

「我擔心我們無法與辰氏平等合作。涵涵。你還小。有些事情你還不懂。合作有合作的好處,但是不能讓人家控制我們的命脈。如果我們因為合作而劃歸人家的名下,雖然達到了借船出海的目的,但是已失去回航的能力。永遠跟著別人走。所以。如果能和辰氏合作。我們一定要發揮自己的優勢,讓它咱們有所依賴,這樣的合作才會平等。咱們才能在合作中有話語權、掌控權。

聽了母親一席話,如涵心有所悟,在此之前,她一直想著合作的好處,卻沒想過,還可能帶來其他的影響。

「媽媽,如果辰氏和咱們合作,由逸雪哥負責這個項目,應該沒事兒,我想逸雪哥會為我們著想的。」

「涵涵,我也相信逸雪會為咱們著想,但辰氏不是他一個人的,有些事情他也做不了主,所以,我們一定要考慮周全。算了,現在說這些還太早,能不能合作還不一定呢!」說到合作,劉玉華不敢掉以輕心,只等著逸雪那邊有了消息,再做考慮。

母女倆聊了一會兒,就各自回房間了。手機被母親放在chuang頭的柜子上,如涵拿過來一看,有幾個未接電話,其中一個竟是趙剛的。

他給我打電話幹什麼?看著曾經熟悉的號碼,如涵心生疑惑。她在猶豫,要不要給他回撥過去。

這時候的趙剛,正在海城廣場上閑逛,馮雪鬧得他心煩,他想一個人靜一靜,好好考慮下以後的事兒。想了許久,他打算和如涵見個面,和她聊聊,儘可能化解她對他的怨恨,免得以後馮雪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造成無法預料的後果。

他撥了一次電話,如涵沒接,他便沒有勇氣撥第二次了。

如涵不想再聽他的聲音,只發了個簡訊過去,內容很簡單,只有幾個字:「你找我什麼事?」

趙剛聽見手機響,忙的拿起一看,回復了一條信息:「如涵,你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們見個面。」

「趙剛,我們沒必要見面了,而且,我現在沒心情見你。」若是在以前,趙剛說要見她,她一定非常開心。可今非昔比,如涵最需要他、最離不開他的時候,他躲著她避而不見,如今她已心如死灰,再見已毫無意義。

「如涵,我只見你一面,以後不會再打擾你。」趙剛不死心,又發了個信息。

「趙剛,兩年了,我已看清了你的嘴臉,對你徹底死心了,你何必來打擾我的生活?」想到趙剛對他的折磨,如涵打字的手微微發抖。

「對不起,如涵,我只求見一面。」趙剛很快回復,依舊堅持著。

「趙剛,既然這樣,我就見你一面,我倒想看看,你見我到底要幹什麼?不過,我最近沒空,等我有空再說吧。」

如涵本想繼續拒絕,見他不肯罷休,想了想,發了這段話過去。

看到如涵的回復,趙剛舒了一口氣,只要她肯見他,他就很知足了,等一等有何妨!

這幾個月來,如涵受到了太多的打擊,她越來越深刻地體會到,最寶貴東西的不是擁有的物質,而是陪伴在身邊的人,只要心愛的人在身邊,即便日子過得清貧,也是甜的,若不然,即使擁有萬貫家產,也不會圓滿。

趙剛剛剛離她而去的時候,她寧願放棄尊嚴,也想盡辦法挽留他,可她努力了那麼久,差不多耗盡了全部氣力,換來的也不過是趙剛的冷眼相對,一陣陣痛徹心扉後,如涵終於明白,真正愛自己的人,是無需挽留的,如果對方選擇放手,那只能說明他從未愛過,或者愛的不夠。

「曾言相思不憂愁,為何天涯不相守,彼時心巧,難懂緣,愛遲悔,相思難回,千年期盼終成灰,別回想,終是浮華夢一場,古曲仍斷腸,何處話凄涼。紅塵浮生別時意,咫尺天涯不相往,卻難解愁,終是難忘,淚沁衣衫,最思量,若是年少輕狂時,便琢情傷,淚自嘗……不相識,又何妨?」

如涵在心裡默念,不由得流下淚來。她用幾年的青春歲月愛著趙剛,對他一往情深,執迷不悔,到頭來,只換來他虛情假意的一句「對不起,如涵。」與其這樣,她寧願從未認識他,也從未愛過他。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