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八九零章此痛何時休(一更)

第八九零章此痛何時休(一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8-23 14:13  字數:2260

「涵涵!」逸雪一邊敲門一邊叫著如涵的名字,仍未聽到門內有任何聲音。熱門小說

「涵涵!涵涵!」逸雪接連叫了幾聲,如涵還是不說話。

想到如涵之前虛弱的樣子,逸雪一陣心驚,他不顧一切地踹開了門,衝進卧室,看到如涵正一動不動地躺在chuang上,目光獃滯,全無任何錶情。

「涵涵,你怎麼了?你別嚇我!」

聽到逸雪的踹門聲,劉玉華和卓君也從樓下跑了上來。

「涵涵,你這是怎麼了,你別嚇媽媽,說句話呀?」如涵的異常表現讓劉玉華很不安,本就脆弱的心彷彿經歷了一次劇烈的翻轉。

幾個人一起呼喚著如涵的名字,如涵的眼睛依舊直直的望著天花板,沒有一絲波瀾。

逸雪上前輕輕搖晃著她的身體,低頭伏在如涵耳邊,「涵涵,無論多難受,都和媽媽說句話,不然她會擔心的。」

如涵雖然心裡難過,卻沒完全失去理智,逸雪的話很快發揮了作用,她緩緩轉過頭,看向母親,「媽媽,我沒事,我就是不想說話,我好想爸爸!」

「涵涵,媽媽知道你難受,可你不能這樣,心裡不舒服,就要說出來,不然憋在心裡會憋壞的。」

「是呀,涵涵,難受就說出來、哭出來,我們都陪著你!」逸雪和卓君都附和道。

「我什麼都不想說,我只是想爸爸,好想好想,我好想時光能夠倒流,我能回到他發病的那個時候,陪著他,哪怕搶救不過來,至少我能陪著他,讓他看著我,安心地離開……可是……」父親臨走前她未能陪伴在側。是如涵解不開的心結,這種愧疚感和懊悔感困擾著她,讓她更加心痛。

「涵涵,我不是說過了嗎。我們任何人都無法預料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誰也不知道沈叔叔會突然生病,不然,我們都會陪著他的。涵涵,不要這麼想了。沒人會怪你,沈叔叔也不會怪你的。」

逸雪理解如涵的心情,卻不知怎樣讓她解脫,同樣的話說了幾遍,如涵仍深陷在自責中。

「涵涵,別這麼想了,你這麼想,媽媽心裡更難受了。若說怪你,還不如說怪媽媽,要不是我和你張阿姨出去逛街。你爸爸就不會一個人在家了……」有卓君和逸雪在,劉玉華一直壓抑著,這會兒再也控制不住情緒,邊說邊哭了起來。

「媽媽……」見母親哭,如涵越發心酸,坐起身來,摟著母親抱頭痛哭。

卓君剛想勸解,卻被逸雪攔住了,「讓她們好好哭一場吧,哭完了心裡會好受些。

逸雪還記得。爺爺過世的那年,奶奶也是這樣抱著他哭。世事難料,唯有珍惜當下,才不會留下遺憾。

接連幾天。逸雪和卓君都陪著如涵母女倆,和家裡的阿姨一起照料她們的飲食起居,無微不至。劉玉華對逸雪的好感有多了許多,她看得出,逸雪對如涵的感情很深,就像沈峰對她一樣。

雖然丈夫過早離開。但是想到有這麼好的男孩兒心疼女兒、呵護女兒,劉玉華痛楚的心還是得到了慰藉。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父親走後的這些天,如涵無數次在心中念著這句話,無數次為這句話淚流滿面。而今她再怎麼呼喚父親也不能回應了,「子欲養而親不待」,痛心疾首,心如刀絞!

羊有跪乳之恩,鴉有返哺之情,何況人呢?如涵深感自己不孝,未能陪伴在側,空留孝心,痛心疾首!如今紙灰搖曳,難睹父親音容,不能盡為女孝道,想念時只有合目追思,徒留無盡的遺憾和痛!

崔志浩出差幾天,剛回天涯周刊,就得知如涵家裡出事的消息,放下手頭的工作,直奔沈家別墅。

「涵涵呢?」卓君剛開門,崔志浩就迫不及待地問道。

「她在樓上休息。」

見卓君一臉陰鬱,崔志浩猜想如涵的情況一定不好。

「我去看看她。」

跟在卓君身後,崔志浩終於看到了朝思暮想的女孩兒,短短几天不見,如涵憔悴了許多,一張俏臉新淚痕疊舊淚痕,說不出多讓人心疼。

「涵涵,對不起,我回來晚了!」崔志浩邊說邊走向如涵。

聽到崔志浩的聲音,如涵猛地抬起頭,臉上浮現出一絲不易覺察的欣喜,崔志浩聲音低沉、富有磁性,和沈峰的聲音頗為相似,神情恍惚中,她以為父親回來了,待看到崔志浩的臉龐後,那一絲欣喜瞬間被失落所取代,臉色頓時暗淡下來。

崔志浩自然不懂她情緒變化的原因,又向前走了一步,坐在了如涵身邊。

在巨大的悲痛面前,任何言語都是無力的,他早年喪父,深知失去父親的痛苦,就算過了十幾年,每每想到父親,他也會心頭酸澀,更何況是如涵,沈峰剛走幾天,她心裡的苦楚他再清楚不過。

「涵涵,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只想讓你知道,你和媽媽並不孤單,你爸爸走了,還有我們,有什麼困難,你儘管和我說。」

崔志浩的話無形中給如涵一種安全感,讓她飄忽不定的心平穩了許多。如涵不知是什麼原因,特別喜歡聽崔志浩說話,也許是因為崔志浩足夠成熟、穩重,也許是因為崔志浩的聲音很像沈峰,給她以父親一般的感覺吧。

「謝謝你,志浩哥!」如涵抬起頭,嘴角微微上翹,平靜如水的臉上算是有了一點別樣的表情。

「媽,你想睡一會兒,你們去樓下坐會兒吧,不用管我,我沒事。」悲傷、自責,加之思慮過度,如涵很疲憊,只想好好睡一覺。

聽女兒開始說話了,劉玉華心裡寬慰,答應著,和逸雪三人一起下了樓。

幾人在大廳的沙發上坐下,聊了一會兒,卓君和崔志浩先後告辭離開,只剩下逸雪和劉玉華二人。

「阿姨,你也去睡會兒吧,看你臉色很不好。」正所謂愛屋及烏,逸雪心疼如涵,也心疼如涵的母親。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