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八八八章生生世世做父女

第八八八章生生世世做父女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8-21 09:37  字數:2208

如涵只是昏厥過去,沒過多久便清醒過來,她緩緩睜開眼,看到了逸雪那雙含著淚的眼睛。800ww.aixs】

只一瞬間,如涵以為自己在做夢,可當他環視了一周,看到母親和姑姑在沙發上哭泣,就不得不回到現實,父親不在了,因為巨大的刺激,她剛剛昏了過去。

「逸雪哥,陪我去看爸爸。」這是如涵醒來後的第一句話。

「涵涵,你再躺會兒,過一會兒再去吧。」看著懷裡難過得不成樣子的如涵,逸雪不知該怎樣安慰她,他知道,如涵和沈峰的感情非常深,沈峰的離開,等同於如涵的世界塌陷了半邊。他可以為她做一切,可面對生死,他卻無能為力。

「不,我要去看爸爸,我不去,爸爸會難過,會不安心的。」如涵用手臂支撐著身體,想要坐起來,逸雪連忙扶起了她,緊緊靠著逸雪的身體,如涵艱難地向前走。

再次來到沈峰的chuang邊,如涵心如刀割,卻不得不忍住了淚水,因為她聽人說,不能在逝去的親人面前哭泣,流下的淚水滴在親人身上,親人會捨不得離開,會不能投胎做人。

「爸爸,我好捨不得你,我好想讓你陪著我和媽媽,我們永遠在一起,可是……我不得不讓你走,我……只希望你能記得我的溫度,來生,你還娶媽媽做妻子,我還做你的女兒,我們生生世世都是一家人。熱門小說(身來,輕輕貼了貼沈峰的臉頰,又在他的臉上吻了一下,父親冰冷的臉讓她的心更痛,如同有千萬雙手,她無法忍住隨時會流出的淚水。連忙別過臉去,免得淚水滴在父親身上。

「涵涵,我們走吧,叔叔需要休息了。」

如涵感覺腿軟軟的。每走一步都要逸雪攙扶,不然隨時可能倒下。回到樓下大廳,她坐到母親身邊,母女倆抱頭痛哭。

她們身邊圍繞著很多人,有姑姑、姑父、有卓君、有逸雪。有匆匆趕來的舅舅、舅媽,有爸爸公司的下屬,可如涵的心依舊是空的,爸爸不在了,她的世界只剩半邊,沒有人能代替父親在她心中的位置。

如涵不僅難過,還萬分自責,她想若是她在家陪著爸爸,也許就能第一時間發現爸爸的病情,爸爸就能在第一時間得到救治。那麼,會是另一番情形。只要不傷及性命,即便留下什麼後遺症也有機會恢復,可是……一切都是假設,沈峰發病突然,沒有任何徵兆,她不在家,媽媽也不在家,只有他一個人,默默承受著病痛的折磨。她料想。爸爸的病一定來的非常急、非常嚴重,要不然不至於連個電話都不能打。

十幾分鐘後,沈峰被抬上車,送到了殯儀館。如涵一路跟著,眼看著父親被放到了殯儀館的冰棺里。液晶顯示屏上顯示著「-18度」。

「我不要爸爸被放在裡面,那麼低的溫度,他會冷的!」如涵衝到前面,想要阻止他們蓋上冰棺。

「涵涵,不會的。叔叔不會冷的,他躺在裡面很舒服。」

如涵的話刺痛了逸雪和在場所有親人的心,人死了,就沒有知覺了,又怎會感覺到冷?可是,這孩子氣的話,飽含了如涵多少辛酸和不舍,在她眼裡,躺在冰棺里的養育她二十年,和她血濃於水的父親,在外人眼裡,那隻不過是一具失去了生命的屍體!

在如涵二十幾年的生命里,從未如此無助,事業失意,她可以重頭再來,即便是情感受挫,她也可以重新振作起來,可失去親人的痛是她無法承受的,更何況這個人是她深愛的父親!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孩子長大了,懂事了,有能力報答了,親人卻撒手人寰,不給孩子報答的機會,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兒莫過於此!

如涵想過,再過幾年,等她熟悉公司的業務了,就放棄天涯周刊的工作,和舅舅一起打理公司,讓爸爸休息,在家裡陪媽媽,可是,爸爸就這樣走了,也許這些年他太累了,想以這種方式好好休息。

「老天,你為什麼要奪走我的爸爸,他還那麼年輕,那麼帥氣,他還有他未完成的事業,爸爸走了,你讓我和媽媽怎麼活?」如涵跪在沈峰靈前,仰著頭,無聲地質問。

這一刻,她除了悲痛,也感覺自己長大了,不再是那個無憂無慮、萌萌噠沈如涵了,沒有了父親這座山,她就像是在風雨中被無情吹打的小樹,雖然枝葉未豐,卻不得不堅強,她要做母親的依靠,撫慰她孤寂的後半生。

「涵涵,起來吧,晚上涼了,總這麼跪著,你的身體受不了。」逸雪和如涵一起跪著,攬著她的腰想扶她起來。

「逸雪哥,就讓我跪一會兒吧,我想和爸爸說說話。」如涵沒再流淚,可故作堅強的樣子讓逸雪更加心疼。

「好吧,我陪你跪著,我也和叔叔說說話。」逸雪仰起頭,努力讓眼裡的淚不流出來,他知道,這個時候他就是如涵的依靠,他要幫她度過這一關。

「逸雪哥,你知道嗎,我好後悔好後悔,這些天我一直忙著自己的事兒,甚至都沒和爸爸好好說過話,是我疏忽了,也許我陪著他,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至少,不會讓爸爸走的這麼孤獨。」回想著這些天發生的事兒,如涵除了痛苦,也非常自責,她覺得是自己對父親不夠關心,才造成他的猝然離世。

「涵涵,這不怪你,誰也預料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兒,叔叔的身體一直不錯,如果能預見到他會生病,我們每個人都會守著他,一刻都不會離開,可是我們不是神,不會神機妙算,算不到會這樣的。要怪只能怪老天,選擇了你和媽媽都不在的時候,讓沈叔叔離開。」逸雪側過身,摟住了如涵,他不知怎樣能減輕她的痛苦。

「逸雪哥,你不用安慰我,就怪我,怪我不夠關心爸爸,都怪我!」在逸雪懷裡,如涵強撐的堅強完全崩潰,已泣不成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