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八七八章對她心動(二更)

第八七八章對她心動(二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7-26 16:54  字數:2284

(ps:美好的周末,在家吃大餐啦,親們周末閱讀開心!

說完,蘇建華甩手,抹掉下巴上的水珠,告訴自己,不要在意這些,你攻、我守,你進、我退,就算不能碰撞出火花,但是能夠保持現狀也不錯呀。

這世上不是還有句話叫「近水樓台先得月」嘛,我就不信以我娛樂圈第一男神的地位,咱們一直相處的這段時間,我拿不下你。

蘇建華對著鏡子露出他的招牌微笑,然後朝樓下走去。

如涵和助理一起擺餐具,蘇建華也過來幫忙,等三人就坐之後,他又從酒架上拿出一支紅酒,還有三個高腳杯。

「今晚你們第一次到我家,怎麼也得慶祝一下,這支紅酒可是我特意收藏的,今晚咱們一起嘗一下。」

說著,他將紅酒倒入醒酒器,嫣紅的酒水將玻璃器皿染紅了一片。

就是因為這支紅酒,一頓很平常的飯,三個人整整吃了近兩個小時。

為了調節氣氛,蘇建華將他這幾年遇到的有趣的事情以及腦子裡攢下的那些笑話全部說了個遍。當然,說話的空檔他也沒忘喝酒。

一瓶紅酒有三分之二全被他喝了。最終的結果就是,如涵和助理沒醉,他自己卻迷迷糊糊的,不知方向了。

借著酒勁,他抓住如涵的手,幽幽的問:「那本書真的是你親手挑選的嗎?你真的一點都不喜歡我嗎?就沒考慮過想跟我在一起嗎?」

他手的力度不大,但是攥住如涵的掌心溫度,卻燙的驚人。被他突然拉住手,如涵的心砰砰亂跳,她用力的往後扯。卻被他攥的更緊。

「蘇建華,你鬆手!」如涵有些生氣的看著他。蘇建華壞壞的笑著,手攥的更緊了,「不放,就不放!」

助理坐在他們兩人的斜對面,看到這一幕,他的下巴差點掉下來。天哪。這個蘇建華竟然敢對我們如涵動手。簡直不想混了。他難道不知道辰逸雪是誰嗎?不知道辰氏集團一跺腳,整個商界都有抖一抖嗎?

他攥緊筷子,剛要朝蘇建華的手腕上砸。蘇建華突然鬆開如涵的手,玩味的笑了笑。

「喂,沈如涵,你的應變能力也太差了吧。你現在也算半隻腳踏進娛樂圈了,想在這個圈子混。這麼笨怎麼能行?」

「啊?」如涵愣住了,怎麼?他剛剛是在考驗她嗎?

蘇建華懶懶的站起身子,「好了,飯也吃飽了。大家都早點休息吧,明天的節目是現場直播,你可不能給我掉鏈子。」

說完。他又瞪了她一眼,「記住。這次是直播,不是錄播,如果明天在節目現場你再表露出這副拒我於千里之外的表情,那咱們倆都得上頭條。懂嗎?」

「嗯!」如涵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蘇建華用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我先上樓了,你們倆也早點休息。」

扔下這句話,他從容的朝樓梯走去。走過樓梯拐角的時候,他狠狠的敲了敲自己的腦門。

「天哪!我真的是喝酒喝瘋了嘛,竟然會對如涵說那種話,有沒有把她嚇到啊,看她那表情肯定是被我嚇到了。」

想到這兒,他有些懊惱。

「好還,靈機一動,告訴她這是在考驗她臨場發揮,不然我要是再說什麼胡話,估計她真的要把我當成渣男了!」

蘇建華甩了甩頭推開卧室的門,也沒脫衣服,直接進了浴室,站在花灑下面用涼水狠狠的澆灌自己。

從腦門到腳底一片冰涼,但是他依舊這麼站著,然後告誡自己,以後不能亂喝酒,如果再說胡話,誰也救不了自己。

餐桌上,如涵靜靜的坐著,助理試探性的喊了句:「如涵?」

如涵回神,看了她一眼,「嗯,時間不早了,我們去休息吧,明天還有起早呢。」

「好!」

蘇建華家的別墅很大,有十來個房間,特意安排了兩個房間給他們二人住。如涵想著都是分開住,也不會有什麼事兒,就答應了。

回到卧室,如涵站在陽台上看夜景,遠處的東方之珠提醒著她,她正身處全中國最繁華的城市上海,一個陌生又親切的地方。一年前,她陪逸雪出差,在這個城市生活過幾天,兩人一起歡笑、一起吃美食的場景還歷歷在目。

她想給逸雪打個電話,告訴他很想他,可是她不敢說,怕一說了,逸雪會馬上買機票飛過來。以他對她的感情,這種事情他絕對做得到。

她抱著手機她考慮了好一陣,最後,給逸雪發了條簡訊「睡了嗎?」

還不到十點,逸雪自然沒睡,他和卓君在一起,在一家會所里喝酒聊天。

看到如涵發來的簡訊,他回復了兩個字「還沒!」

發簡訊的時候,他的神色極為溫柔,以至於卓君馬上就猜到他在和誰聯繫。

「是涵涵吧,他在哪兒?」卓君笑問。

「她去上海錄節目了,後天下午回來。」

「你們最近還不錯吧,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卓君拿起酒杯,輕酌了一口,試探著問道。

「還不知道,涵涵還沒答應我。」逸雪輕嘆了口氣,和卓君碰了一下酒杯,一飲而盡。

「你知道……她為什麼不答應嗎?」卓君和逸雪說話,目光卻看著不遠處。

「我說不清楚,但我猜,她應該是受過什麼傷害,很難從過去的陰影中走出來。我們倆單獨在一起的時候,我偶爾能看到她眼神里的憂傷。雖然很淡,但讓我很心疼。」

「對於過去的事兒,我問過涵涵,她不肯和我說,我也不好逼問她。不過,我也可以斷定,涵涵一定被某個人傷害過,而且傷的很深。我若知道那個人是誰,我一定不讓他好過!」卓君目露凶光,攥緊了酒杯,發出吱吱的響聲。

「我想,也許涵涵走出陰影,就能真正接受我了,而我,卻不知道該怎麼幫她。」

「逸雪,如果真是這樣,你不介意涵涵的過去嗎?」這一直是卓君最擔心的,酒過三巡,他膽子越發大了,直接問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