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八七一章不真實的感覺(一更)

第八七一章不真實的感覺(一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7-23 18:24  字數:2225

在趙剛離開的這兩年里,如涵常常做夢夢見自己被他含情脈脈的抱在懷裡,可是醒來的時候,只有眼角的淚痕。有時候她還會自欺欺人的伸手想要扯住這個夢尾,奈何她攥的再緊,抓到的只是薄涼的空氣。

他一直躲著她,從虎林躲到林蘭。曾幾何時,她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他,卻沒想到,時隔兩年,他又回到了海城,每次見到他,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兩年前那個八月,他殘忍決絕的話猶在耳際。

「為什麼還不走,怎麼?要是換做別的女人,我這麼說她,她早就走了,你現在就給我滾,永遠都不要出現在我的眼前。」

說完,他甩開她的手,像是扔掉礙手的垃圾一樣,厭棄的將臉轉到一邊,再度冷喝,「滾——」

如涵的手像是斷了線的風箏,被他狠狠的甩在肩頭,這樣的話如同一把尖刀一般,深深的刺疼她的心。

哀怨的水眸就這麼深深的凝著他,他真的再也不要她了。

一滴眼淚順著眼角掉落,她緊緊的攥住手指,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不要哭,沈如涵不要哭,你不能哭,不能在他面前哭。

就算他不要你,就算他這輩子都不想你出現在他面前,你也不能哭。可是,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簾,止不住的往下掉。她怕自己控制不住,從喉嚨里溢出幽咽,便死死的咬住下唇,嘴唇她咬的泛紅。但她依舊這麼咬著,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淚痕。整個過程,趙剛一直瞪著他。

那個冷峻的身軀,更像是一座冰山,將她雷倒在他的腳下。如涵吸了吸鼻子,往後退了兩步,然後張了張嘴。喉嚨里乾的要命。她拼了命似的向前走。

趙剛身子狠狠的一怔,垂在兩側的手緊緊的攥著。

當時的她只是猜測馮雪就在樓上,如今的她倒是可以確定了。馮雪就在樓上,無論採取什麼辦法,他都必須將她趕走,哪怕是侮辱她。詆毀她,讓她傷心欲絕!

對她來說每邁一步都是一種煎熬。她對他的心,再也回不到過去了。越是這般不舍,心裡越疼。她慢慢的轉身,逼著自己不要回頭。慢慢的、慢慢的走了出去……

往事一幕幕。刺得她的心好痛,這種感覺就像兩年前他離開自己時的感覺一模一樣。她討厭被欺騙,討厭被玩弄。討厭任何和這個男人有關的東西。

她要將他忘掉,徹底的從記憶里抹去。不過。這樣的想法似乎真的很難實現,她越是逼著自己不去想他,心裡裝的偏偏全是他。耳邊不斷浮現他說過的話,怎麼?她是不打算把他忘記嗎?

生活好似煙花,綻放時絢麗,熄滅後徒剩滿眼凄涼。

如涵走在她和趙剛一起走過的那條小路上,嘆了口氣,抬眸往前微微張望了下,發現自己竟然走出那麼遠。

路旁的大樹似乎比以前粗了很多,每一棵樹都寄託了一個生命,它們用參天的枝幹以及茂密的綠葉展示自己的強悍。

她記得自己曾經讀過一則寓言,在大樹下面挖一個坑,埋下什麼,將來就會收穫什麼。

如果可以,她好想把過去都埋在這裡,把對趙剛愛情全部都埋在這裡。

「如果,將來我跟他再也沒有如果,那今天就是我跟他愛情的葬禮。那就請讓我忘掉他,再也不要記起他。」

如涵靠在樹下,靜靜的站著。直到夕陽漸漸西落,匝地的日光順著濃密的樹枝落下淺淺的餘暉,她才離開。

等她走回公寓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這個公寓,也是趙剛出現過的地方,她本以可以和過去做一個了結。可是,她發現生活似乎並不是你說撒手就能撒手的。到處都是他的影子,就連回家依舊擺脫不了他的影子。

過了這兩年,再度驗證了那句話:有些得到與失去,和努力無關。她真的是拼盡全力,甚至小心翼翼的將他捧在手心,但還是被他無情地忘卻了。

只是那些得不到的,就必須在她的眼前消失掉。不然,多看一眼都會讓她覺得心煩意亂。

如涵站在陽台上,迎面吹著風。那些聒噪的情緒再度被慢慢的吹散開來,她望著星空,那麼多星星,不知道哪一顆才是她的璀璨。

「趙剛,不管你愛沒愛過我,我都愛你,但,這份愛,也只到今天為止。」

「如果你從沒想過給我將來,那我為什麼要為你斷送我的現在。」

生命永遠都是一個倒計時的狀態,那些得不到的失去,分分秒秒都像鈍刀割肉一樣。或許,她該為自己找一個新的起點了。

或許,十七八歲的時候不覺得,那時候被愛情沖昏了頭。現在,她所奢望的不僅僅是愛情,還有婚姻。

愛情,是你想要什麼樣的人,但是婚姻,是你需要的什麼樣的人。可是他要的愛情,絕對不能將就。

靜下來,如涵很清楚自己的狀態。

她努力忘記的,一直留在她心裡,趙剛的突然歸來,將所有前塵往事全部喚起,開心的、痛苦的無一遺漏。

她一直在尋找一種解脫方式,她總覺得,如果從趙剛口中知道當初離棄她的真相,讓他親口告訴她,他從來沒真正愛過她,她就會痛到極致,就會徹底心死。可是,趙剛根本不像個男人,沒有擔當,沒有責任感,他根本不敢、也不屑再面對如涵。

縱使在人前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他的眼睛騙不了如涵,從他飄忽不定的眼神中,如涵看到了他的心虛,他擔心如涵情緒失控,擔心如涵發瘋,特別是如涵知道他和馮雪在一起的真相後,他必須想辦法穩住她。

如涵一直在懷疑,就在不久前,她去林蘭找他,他還惡狠狠地教訓過她,甚至對她動手,短短兩個月,回到海城後,他的態度完全變了。這其中的原因,如涵能猜到幾分。只不過她想再給他一次機會,再信他一次。未完待續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