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八六八章午夜門鈴聲(二更)

第八六八章午夜門鈴聲(二更)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7-22 05:26  字數:2301

如涵走得很快,為了避免和趙剛搭乘一部電梯,她直接走進樓梯間,步行上樓。

趙剛暗笑,看來如涵是真的不想見他,時隔兩年,她看他的眼神完全變了,她眼底的冷漠與決絕讓他倒抽了一口冷氣。

忙了一天,快到下班時,如涵接到了逸雪的電話,好幾天沒在一起,逸雪已經迫切地想要見到她了。

「涵涵,我好想吃你做的菜,答應我,今晚去你的公寓給我做菜好不好?」出差多日,吃了這麼久酒店的飯菜,逸雪開始想念家常菜的味道。

如涵爽快地答應了,能為愛人做飯,也是件幸福的事兒。

下了班,逸雪帶她去超市買了食材,回到家,她便在廚房忙碌,當如涵從廚房裡出來的時候,發現逸雪並不在客廳。她以為他在陽台,可是到了陽台也不見她的人影。

就在她暗自納悶的時候,看到逸雪從洗手間拎著一桶水來到魚缸前,嫻熟的幫魚兒換水。

很難相像,那雙每天在辦公室內簽署價值上億合約的手,竟然還會幫魚兒換水。

如涵慢慢的靠過去,彎腰趴在魚缸上,貼著玻璃不停的碰觸裡面的小魚。

半響,她抬起頭,看著他,「你經常幫它們換水?」

「今天第一次。」

如涵又看了他一眼,壞笑著說道:「逸雪哥,你說如果凱蒂看到這些魚會怎麼樣,會不會想吃了它們?」

逸雪笑了笑,「你當凱蒂是貓呀,狗不會對魚感興趣的。」

當收起管子的時候,他看向如涵,神情平靜,可眼眸深處卻閃過明顯的柔情。

「涵涵,我想讓這些魚見證我們在一起的時光。」說完這句話,逸雪的眼底凝起一絲別樣的情緒,他快速的別頭去。抑制住自己的情緒。

這麼背對著她站了幾秒之後,他又像換了個人一樣,莞爾一笑,「吃飯吧。不然菜都涼了。」

晚飯過後,如涵收拾好餐具,發現逸雪依舊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眼瞅著牆上的掛鐘都跑到十點多了,可他依舊沒有要走的意思。

如涵悄然的站在客廳。從他的眼前來回的晃悠了好幾次,可他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

這樣吧,先去浴室洗把臉,給他個自己要睡覺的暗示,她在浴室磨磨蹭蹭很久,出來的時候,他依舊沒走。

如涵擦完臉,靠在門框上看了眼牆上的掛鐘,快十一點了,他是不是不想走了。可是電視上演的又不是足球。他為什麼會看著這麼專註,自己到底要不要提示他一下,時間不早了。

如涵拿著毛巾狠狠的擦了把臉,還沒等她開口,門鈴竟然在這時候響了起來。

「叮咚——叮咚——」

晚上快十一點了,一個女孩的單身公寓竟然在這時候有人敲門,她愣了,逸雪似乎也很意外。

他坐在沙發上,幽幽的眼神緊緊的凝在她身上,隱隱望去有些駭人。

「怎麼。你今晚約了人?」

「呃……沒有!」如涵緊張的擺了擺手,「我也不知道是誰。」

逸雪收回目光,將手中的遙控器一扔,然後起身朝門口走去。

如涵緊緊的咬住下唇。「會是誰呢?不會是崔志浩來找她吧?」

逸雪還沒走到玄關,外面的人便開始砸門。他皺了皺眉,加快腳步將門打開,迎面撲來一陣酒氣。

他往後探了探身子,沒成想對面卻傳來亦晴的嚷嚷聲:「我嘞個去,怎麼才開門。磨磨唧唧的在家裡養漢子吶——涵涵,開門、開門!」

逸雪將門敞到最大,看到亦晴醉醺醺的靠在曉楓的懷裡,兩人似乎都喝了酒。

但曉楓似乎比亦晴清醒一點,在她嚷嚷的時候,他狠狠的在她的頭上敲了一下,「大半夜的吆喝什麼。」

「你們倆怎麼來了!」逸雪吃驚地問道。

聞聲,一直低頭照顧亦晴的曉楓猛地抬頭,道:「逸雪,你怎麼在這兒?」然後又看了看站在逸雪身後拿著浴巾的如涵,「呃……你們……呃,我們該不會打擾你們倆好事了吧!」

「你說呢?」逸雪無奈一笑。

亦晴似乎是真的喝醉了,她看到逸雪站在如涵的身邊,尖叫聲更響亮了,「哎呦,姐妹兒,你屋裡還真藏著個漢子啊。不過這個漢子長得挺好看的,像、像、像那個……」

聽到這兒,曉楓的手再度向亦晴的頭上敲了下,「像什麼像,閉嘴吧。數錢都數不清的豬腦子,怪不得長這麼大還嫁不出去。將來娶你的男人必須自戳雙眼才行,不瞎真的沒勇氣。」

這時候如涵擠到前面,用手拍了拍亦晴的臉,然後看向曉楓,「喂,怎麼搞的,為什麼讓她喝這麼多酒?」

曉楓皺了皺眉,「還不是因為你哥,她主動打電話約你哥,你哥說沒空,她就打電話找我,要和我拼酒,攔也攔不住,喝得爛醉如泥。」

如涵一臉同情的看向曉楓,「委屈你了,只是,這麼晚了,你們來我這幹嘛?」

「她喝的這麼醉,把她送回家,她還不被她爸給打死。保守起見,只能送你這裡。可沒想到你們倆……呃,不好意思,打擾了!我還是帶她去我家吧。」

「曉楓,還是讓她留下吧,我們……」如涵看了逸雪一眼,見他臉色還好,便硬著頭皮說道。

「不用了,去我哪兒吧,沒事!」說完,曉楓扶著亦晴,徑自走向電梯間,如涵叫他,他也沒回頭。

如涵了解曉楓,他對她的感情絕不是朋友那麼簡單,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和別的男人共處一室,他心裡一定不是滋味。

看著他們進了電梯,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