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八六七章亦晴八卦(一更)

第八六七章亦晴八卦(一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7-21 09:57  字數:2382

不過,不管如涵處於什麼目的,她剛剛幫自己整理領帶的時候,如同一個小媳婦在幫丈夫整理儀錶。讓崔志浩心情大好,他淡淡的說了句:「謝謝!」

如涵還沒從剛剛的震驚中走出,又被他的「謝謝」給嚇到了。就這麼愣愣的看著他帶著淺笑從容的走了過去。

崔志浩坐在駕駛室,一邊發動引擎一邊拿著手機向李秘書交代上午的會議內容。

如涵站在車旁,遲疑自己到底要坐前面還是後面。崔志浩通過後視鏡看了她一眼,冷冷的扔了兩個字「這邊!」話落,兩個後車門被他上了鎖。之後,他繼續和秘書交談。

如涵坐在副駕駛,小心的扣上安全帶。崔志浩掛斷電話,一邊開車一邊問:「和我一起回公司?」

如涵剛想點頭,一想自己坐著崔志浩的車明晃晃的出優優小說uuxs.cc現在公司樓下,萬一被同事看到怎麼辦。於是果斷的搖頭,「我先不去公司,晚點再回去,我的包還在亦晴哪兒,我先去找亦晴好了。」

崔志浩看了她一眼,將車開了出去。

由於亦晴的公司和天涯周刊辦公大樓不在一條線上,而且崔志浩還要趕著回公司開會,便將如涵送到市區,給她留下錢就離開了。

如涵買了早點,然後打車來到亦晴的公司,取她留在餐廳的包包。

一見面,亦晴就八卦地問道:「你昨晚去崔志浩家了?」

「他留你過夜了是嘛?你們倆是怎麼回事,不是準備在一起了吧?」

「老實說,昨晚你們有沒有?嗯?孤男孤女,甘柴獵火,呵呵——」

如涵吃完最後一口早餐。拿起紙巾很優雅的擦了擦嘴角,然後將紙巾揉成團,狠狠的扔在亦晴的身上,「八婆,能不能正經點啊!」

亦晴樂此不疲的朝她聳肩,「我很正經啊。」

如涵嘆了口氣,避重就輕的道:「昨天他喝醉了。我剛好在洗手間外碰到他。然後就被拉去當司機。他住的個地方在郊區,來回打車很不方便,所以才……」

「啊?原來是喝醉了酒。那更容易酒後亂/性啊!」亦晴繼續跟她打哈哈。

如涵向她瞪眼,「喂,還能不能好好說話了。」見她真的生氣了,亦晴便不再逗她。「好了啦,跟你開玩笑。」

如涵撇了撇嘴。然後一本正經的看著她,「對了,昨天我走了,曉楓他們沒生氣吧?」

一提這事。亦晴就來氣,整個人騰的坐在辦公桌上,「哎。別提了,昨天你一走。他們就嚷嚷著要活躍氣氛,大家一起喝酒。於是好多人互相敬酒,曉楓酒量也忒差了,幾杯之後就倒下了。還是我把他送回家的。」

說到這兒,亦晴又道:「哎,涵涵,咱們改天能不能重新再約一次啊。」

再約?打住吧。

看到如涵堅定的眼神,趕緊解釋道:「我保證,下次我一定不找這麼多人了。」

下次?

如涵嘆了口氣,應了句,「有時間再說吧。」

得到了答覆,亦晴樂呵呵的回到自己的辦工桌前,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

「叮咚」電腦桌面突然彈出一條信息,她彎腰一看,激動等將口中咖啡全部噴了出來。

「咳咳——」

「你幹嘛!」如涵趕緊抓起對面的紙巾遞給她。

亦晴放下杯子擦了擦嘴角,快速的拽過滑鼠對著屏幕點了幾下,徹底打開了話匣子,「天哪!《開心100分》竟然停播了,我去,這麼搞笑、這麼有品位的節目竟然停播了,搞什麼!知不知道我中午開車的時候,全靠這檔節目打發時間。現在竟然莫名其妙的停播了!」

如涵走過去,盯著屏幕看了一眼,「是?」

亦晴回頭,「怎麼?你也聽過,是不是很搞笑啊,全程都是笑點的。主持人的幽默風趣堪比廣播屆的黃西,被停播真是太可惜了。」

如涵沒有接話,不過,聽亦晴的意思,這檔節目收聽率應該很高的。

亦晴又道:「你瞧瞧,短短几分鐘竟然有上千人留言,要求恢復節目。哎,真不知道這個主持人得罪誰了,竟然被停播。」

亦晴口中的「得罪」二字,讓如涵不由得心顫了一下。她記得昨天聽廣播的時候,崔志浩狠狠的將調頻關掉而且還念叨了一句「想不想在海城混了,這麼爛的節目也播」。

該不會是他將節目停播的吧,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

只是,他那時候不是喝醉了嘛,竟然還記得聽廣播這事兒,那他到底有沒有記得自己對他大吼,並且站在茶几上教訓他這件事啊。

好好的節目都給停播了,他下一步該不會要「封殺」她吧。

這一刻,如涵開始混沌了,整個人都莫名的緊張起來。

「涵涵,你怎麼了?」

「沒什麼,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走出亦晴的公司,如涵掏出手機,屏幕上有逸雪的兩個未接電話,都是早上打的。

她抿了抿唇,撥了過去,可是對方一直都是忙音狀態,打不通。估計是在忙吧,算了,等見面再向他賠罪吧。

到了天涯周刊大樓,距離門口很遠,如涵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趙剛身穿淡紫色條紋襯衫,淺灰色西褲,拿著一個棕色的手包,正往大門口走。按照如涵現在的走路速度,她可以斷定,一定會在門口和他碰面,為了避開他,如涵刻意放慢了速度。無奈,趙剛已經看到了她,若無其事地向她揮了揮手:「如涵,早!」

如涵打心底佩服他的演技,無論做了什麼卑鄙無恥齷蹉的事兒,他都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就好像一切都與他無關。

罷了,看清他的真面目,也沒必要感傷了,誰讓自己當初不會識人,錯把小人當愛人呢!

如涵很配合地說了一句「趙經理早!」便看也不看他,繼續往門口走。

看如涵的態度,趙剛知道她還沒原諒他。他還以為過了這麼久,他會放下一切,重新開始生活。可是他錯了,像他這種遊戲人間的男人,是不會懂得如涵這樣女孩兒的心思的。他對她,充其量是激情,她對他,卻是刻骨銘心的愛情;她於他,不過是可有可無的幾分之一,他於她,卻是整個生命!未完待續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