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八六四章別樣的如涵(二更)

第八六四章別樣的如涵(二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7-20 08:54  字數:2290

身為天涯周刊的總裁和房地產公司的董事,崔志浩一直被人恭維,他悠然自得。可是,如果自己喜歡的人也對他畢恭畢敬,即便對他有不瞞,也一直壓抑著委曲求全,他會瘋掉的!

他一直在幻想,什麼時候如涵可以為他吃一次醋,會像一個小妻子一樣因為他的桃色新聞跟他大鬧一頓。他甚至都不覺得被心愛的女人管著是一件丟臉的事,相反這恰恰值得炫耀,這說明她在乎你,不是嘛!

他要的不多,只想要她在乎他,會因為他過錯而懲罰他。而不是什麼都逆來順受,一味的討好他。

今天,他看到了另外一個如涵,這種感覺真好。

如涵愣愣的盯著他,發現他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看來,果真是喝醉了,如果換做平常,他還不知道該怎麼變著法整她。真希望他喝斷片,這件事就過去了。

就在如涵暗自祈禱的時候,崔志浩大手一揮,摟住她的腰將她從茶几上抱了下來。動作之快,唬的如涵一時怔住了。

她的頭有點眩暈,仰頭的時候,恰好與他對視,「你去哪兒了?你知不知道我洗完澡找了你多久。」

他的聲音不溫不火,還藏著幾分寵溺的味道。

如涵眨了眨眼,驚訝地看著他如此詭異的表情,發現他喝醉了的時候對自己真的蠻好的。

「說話啊,去哪了?嗯?」他挑起她的下巴,指腹在上面反覆挫揉了。因為她的遲疑,他竟然耐著性子,俯身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她。

這樣的對視,令如涵不禁錯愕。這真的是崔志浩嗎?為什麼會如此溫柔。他怎麼突然這麼溫柔。

不,他的溫柔不過是酒精麻痹的假象而已。如涵低下頭,然後狠了狠心,推開他。

她吸了吸鼻子,盡量讓自己的語氣鎮定,「你喝醉了,我本來是想給你做醒酒湯的。可是冰箱里什麼都沒有。所以就去對面的超市買了點食材回來。」

說到這兒她猛的抬起頭,「對了,我沒帶錢。去超市買東西的錢是我剛剛從你西裝口袋裡掏得。」

因為她的疏離,他的眼底划過一抹淺愕,但在聽到她準備為自己做醒酒湯的時候,他便將所有的一切拋之腦後了。

他上前一步。抓起她的手,捏了捏。玩味的道:「這種小事,不用彙報。不過……你買這些食材,你確定你會做?」

在他眼裡,如涵只是個嬌滴滴的千金大小姐。根本不可能會做什麼醒酒湯!如今她突然提出要做這些,他倒不擔心她將他的廚房給燒了,他是怕她拿刀切東西的時候傷著自己。

突然被他抓住手。如涵有些嚇壞了。他果然是喝醉了。

只是他如此溫情,讓她有些後悔自己擅作主張去買這些。幹嘛要去關心他喝醉會不會難受。幹嘛要擔心他沒人照顧會不會餓著。

算了,自己幹嘛要在意呢,反正他也不會記得。酒醒後,說不定他壓根就不知道今天她來過。

如涵抽回手,說道:「別動手動腳,老實點,坐那兒坐著。」

話落,她摁住他的肩膀將他推到沙發上。然後拍了拍手,「不要小看我,我什麼都會做,沒有什麼能難倒我。」說完,她拎起袋子走進廚房。

崔志浩坐在沙發上,看著她嫻熟的將菜切成丁,一會兒燒菜,一會兒煲湯。

廚房內飄過來淡淡的菜香讓他不由的咋舌,「聞起來不錯,也不曉得能不能吃。不過我不挑的,只要吃不死就行。」

半響,他舒心一笑:「她做的,就算是吃死了,我也認了。」

此刻的崔志浩覺得,如果能娶到如涵那絕對是賺了。因為她眾多優點中又多了一條「會做飯」,如果把她娶回家,每天回到家就可以吃到她親手燒的菜,想想就是一件美事。

當如涵將她親手烹制的菜品端到餐桌上時,恰好看到崔志浩從樓上下來,換了一件居家服。

這樣的他與西裝革履的那個他簡直判若兩人。此刻他猶如鄰家哥哥一般,卸去了那股霸道與冰冷,整個身上帶著一股親和,令如涵看的失神。

看了一眼之後,她又快速的低下頭。因為他穿著居家服的樣子像極了趙剛當初的樣子,他們在一起的時候,他總會穿著居家服在她眼前晃來晃去。

回首往事,心口絲絲陣疼,如涵甩甩頭,逼著自己不要去想。

只是,當崔志浩興緻高高的走到餐桌前,卻看到如涵洗完手朝玄關走去。

他斂起唇邊的笑意,臉色一變,連同聲音都變的清冷,「你去哪兒?」

那冷颼颼的聲音穿透客廳,如涵打了一個冷顫,似乎不能接受如此陽光的外表下竟然寄居了一個如此冷酷的靈魂。

她沒有回頭,直接從鞋櫃里掏出自己的鞋,一邊換著一邊道:「回家啊,該做的我都做完了!」

奈何,她的鞋還沒換好,頭頂突然躥來一股冷風,緊接著腰肩一緊,就被崔志浩霸道的橫抱而起,他的手粗魯的扯掉她腳上的鞋子,狠狠的扔在地上。接而轉身,健步如飛的折回客廳……

被騰空抱起的如涵還沒反應過來怎麼會事,便被崔志浩扔在沙發上。

「啊——」她吃疼的仰頭,看到崔志浩的額頭暴著青筋,不難看出他此刻很生氣。

「不準走,今天你哪兒也不準去。」他憤怒的咆哮,冰冷的眼神充溢著嚇人的氣息。

這樣的他令她不由的一顫。不過,她吃驚的不是他的態度,而且他剛剛健步如飛的抱著自己走過客廳,整個動作既穩、又准。如果是個喝醉的人,做不到這般精確吧。

她猛的探起身子,跪坐在沙發上,小手指指著崔志浩道:「你沒喝醉啊!」

崔志浩直接忽略她的話,走過去,摁住她的肩膀將她推倒在沙發上,彎著腰盯著她,似是警告一般的說道:「小丫頭,你別試圖挑戰我的耐性。我說你不準走,就是不準走。」

如涵下意識的拽住衣領,緊張的道:「太晚了,我必須回家,不然我媽媽會擔心。」未完待續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