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八六零章飛回去找她(二更)

第八六零章飛回去找她(二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7-17 17:28  字數:2401

崔志浩的杯子里倒的是烈酒,他喝的這麼快,一旁的客戶細心的叮囑道:「崔總,這個酒雖然口感好,可是後勁很大,您之前已經喝了那麼多了,還是少喝點。,」

對此,崔志浩微微一笑,將杯中酒盡數喝完,然後不緊不慢的道:「沒事,今天高興,所以就得喝個盡興。好了,我先走了,回頭把今天的賬單記我頭上就好,你們繼續!

說完,他起身拿起包向門外走去。

這個小丫頭,竟然瞞著她,自己回海城了!

「李秘書,給我定一張回海城的機票,要最近的,我馬上去機場。」崔志浩給秘書打了電話,隨後發動了車,向機場的方向駛去。

崔志浩趕到機場時候,李秘書已經買好了機票,崔志浩等了兩個小時,上了飛機,下飛機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如涵打電話。

這個時候,如涵早已起chuang,正在家附近的餐廳吃飯。

「涵涵,你在哪兒?」崔志浩打通電話便問。

「我在吃飯。」

「哪家餐廳?」

「我家附近的辣婆婆火鍋店。」如涵以為崔志浩還在杭州,並不介意告訴他自己在哪兒。

崔志浩當即掛了電話,對來接機的司機小張說道:「東城別墅區的附近的辣婆婆火鍋店。」

下了車,崔志浩直接進了大門,他順著走廊往前走了沒幾步,就看到如涵從洗手間走了出來。

如涵似乎沒看見他。整個人鬱鬱寡歡的低著頭。手上的水漬還沒幹,兩隻手像小蝴蝶一樣甩來甩去,俏皮的很。

看到這一幕,崔志浩的眼底流轉著灼灼燃燒的光彩,他抿了抿唇,掩飾了自己唇邊的那一抹淺笑,然後直徑朝她走去。

如涵一直低著頭,突然發現自己的前面出現一雙鋥亮的男士皮鞋,她果斷的往右挪了挪,為其讓路。

可是那人竟然也往右挪了一步。擋住她的路。

見此。如涵有些不解的抬頭。只是,當目光落到崔志浩的臉上的時候,整個人瞬間愣住。因為吃驚,身子猛的都震了一下。瞪大了眼睛。獃獃的說不出話。

對面的崔志浩面容溫和優雅。眼眸深處卻閃過明顯的邪肆,他再度上前挪了一步,整個人跟她貼的很近。這種居高臨下的對視,令如涵很清晰的聞到他身上未散的酒氣,心跳頓時快了起來。

「你用這種表情看我,是什麼意思?」崔志浩的聲音很溫柔,可是表情卻很冷。

如涵慌亂的撇開目光,嗓音忍不住一抖,「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太意外了!」

「是嘛!是意外?而不是驚嚇?」崔志浩再度逼近,如涵慢慢的往後退,一直退到自己的後背抵住牆邊。

實在是沒有退路了,如涵便貼著牆根往一側挪了挪身子,讓自己的視線不跟他在一條直線,然後伸手指了指前面的包間,「那個,我那邊還有個飯局,大家都在等著我,我先走了。」

她剛準備邁步,崔志浩將胳膊撐在牆上擋住她的路,「你跟誰一起吃的飯?嗯?」

「幾個朋友!」如涵不假思索的說道。

「誰?」

「亦晴、曉楓……他們!」後面的話,生生的用「他們」兩個字代替了。

她緊張的表情,崔志浩自然看在眼裡,於是又問:「噢?都是熟人,還有沒有什麼重要的人?」

「沒有!」如涵當即搖頭。

「嗯!」崔志浩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既然沒有什麼重要的人,那就不用回去了,我喝了酒,你幫我開車。」

啊?如涵擔心自己的耳朵壞了。當崔志浩掏出車鑰匙在她面前晃了晃的時候,她便不再懷疑自己的聽力有問題了。

可是她不能走啊,朋友還在包間裡面呢。而且今天是她請客,如果自己就這麼走了,是不是太不仗義了。

她的拘謹與遲疑,令崔志浩再度蹙眉,「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如涵不敢怠慢,可是她怎麼也得回去跟曉楓他們解釋一下啊。

她沒有伸手去接車鑰匙,而是吱吱唔唔的道:「那個,我的東西還落在包間里,我去拿!」

「不用,一會兒讓人給你送回去就好。」崔志浩自然看得出她的小心思,直接打斷她的話,並霸道的將車鑰匙扔給她,「我趕時間,趕緊走!」

說完,他整個人重重的壓在她的肩膀上。

「哎……你!你!你……」如涵緊張的挺住腰板,使出全身的力氣撐起壓在自己身上的這尊「大神」。

崔志浩的個胳膊搭在她的肩上,下巴靠在她的肩頭,嘴巴在她耳邊吹了口氣,幽幽的道:「我喝了酒,扶著點!」

兩個人靠的這麼近,他清晰的察覺的自己壓上來的時候,她臉上溢出的那股抗議。因為不情願,她的眼睛眨了好幾下,嘴角也撅的老高。哼,她越是這麼不情願,他便偏要這樣。

只是她噘嘴的樣子真的好可愛,讓他忍不住想掰過臉來咬上一口。他抿了抿唇,眼眸深處卻閃過一絲狡黠,整個人再度使勁的往上靠了靠。

「哎呀,你好重哎!」如涵皺眉抱怨。「我好像扶不住,不然我去喊曉楓送你吧,他今天沒喝酒,他可以……咳咳……」

崔志浩霸道的勒住她的脖子,卡住她喉嚨里的話,弄得她連連咳嗽。

真是惹惱他了,才會讓他這般不憐香惜玉,就連說話的語氣就摻著嗖嗖的冷風,「哪來那麼多廢話,趕緊走!」

如涵摸著自己的脖子,順了口氣。然後在心裡暗暗罵道:剛剛勒我的時候,那個穩、准、狠,哪裡像喝醉的樣子嘛!不對,喝酒只是借口而已,他只不過是想變著法的整她。這個大惡魔!

「到底走不走!」耳邊再度傳來他冰冷的催促。

如涵快速的回神,然後用手撐住他偉岸的身軀,吃力的道:「走,可是你真的好重哎。哥哥哎!麻煩你高抬貴手,我扶著你行不行啊。」

她的聲音很溫柔,而且剛剛那句「哥哥」喊得很受用,品起來像是在撒嬌。崔志浩的心情瞬間大好,果然壓在她身上的力道小了很多。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