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八五七章沖洗乾淨(一更)

第八五七章沖洗乾淨(一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7-16 16:42  字數:2358

說完,電話就被他給掛斷了!

如涵握住手機的手是僵硬的,崔志浩的要求在她預料之中,她卻不知如何應對。

親自送過來?這就意味著自己要去他的房間找他對嗎?一時間覺得倍感壓力。

走出飯店,朱可的車已經停在了路邊,她走上去,剛關上車門朱可就打開了話匣子。

「涵涵,你喝那麼多酒沒事吧。」

如涵趴在車窗旁望著外面的夜景,「沒事!」

「哎呀,我跟你說,幸虧你今晚沒得罪崔總。真沒想到,他的脾氣竟然這麼大。」

「嗯?」她微微轉頭,「怎麼了?」

「哎呀!你不知道。」朱可攥了攥方向盤,回頭看了如涵一眼,「你一走,企宣部的經理就給崔總倒酒,可是崔總並不領情,理都不理他,過了一會兒才說話,那時候,全場的人都愣了。

「他……說什麼?」如涵好奇地問。

「他的原話我說不清楚,但是意思我懂了,崔總似乎很在意你和蘇建華那場吻戲。他說企宣部經理胡亂設計,拍個宣傳片沒必要有親吻的鏡頭的。企宣部經理生生的被他逼到了一邊。然後,崔總把紅酒瓶摔在地上就離開了,還大聲對他說,我的人敬不敬酒要你管!哎呀,你不知道,那場面太嚇人了——」

「啊?」如涵不得不驚訝,她沒想到崔志浩會動這麼大肝火。

如涵想起在包房裡看到的那個破碎的瓶子,然後點了點頭,「是嘛!」

朱可繼續道:「哎呀,涵涵,你說崔總是不是有暴力傾向啊。我可要小心點了。不然……嘖嘖,想想都嚇人。」

如涵再度將臉轉到車外,裝出一副滿不在意的樣子說道:「好好開你的車吧,少操點心。」

「知道了,大小姐!」

如涵繼續靠在窗邊,耳邊迴響著朱可剛剛說的話。

崔志浩的那句「我的人敬不敬酒要你管」是什麼意思。

難道他在怪企宣部經理讓她敬酒?

想了一會兒後,她快速的搖頭。她又不是他的人!算了。不去想了,閉上眼睛,讓腦子靜會兒。

到了崔志浩所在的酒店門口。朱可和她一起下了車。自從如涵上車之後,朱可就發現她臉色不好,「涵涵,你不舒服嗎?」

「沒事。就是酒有點喝多了,你回去休息吧。」

「涵涵。不然我等你一會兒吧,你不就是送東西嗎?」朱可關切地問道。

「不用了,你先回去吧,我打車回去。放心。」

「那好吧,你早點回去。」朱可沒堅持留下,打開車門。上了車。

看著朱可走後,如涵鬆了口氣。從懷裡掏出崔志浩的包包,快速向電梯間走去。

到了崔志浩的總統套房,她剛要摁門鈴卻發現門是虛掩著的,輕輕一推,門開便開來。

她先探了個頭,發現裡面沒人,便走了進去,「崔志浩!」

沒人應,再往裡走了幾步她聽到浴室里傳來「嘩嘩」的流水聲,怎麼這麼巧,崔志浩在洗澡!

如涵拘謹的走到客廳,將包包放在電視柜上,然後喊道:「志浩哥!我把包包給你放在這了!」

說完,她轉身快速的朝外走。奈何,還沒等她走出客廳,浴室的門開了,崔志浩穿著浴袍從裡面走出。

如涵當即停住腳步,伸出手指了指身後的電視櫃,「我把包包給你放那了!」

崔志浩的目光緊緊捉住了她,她下意識的垂下眼帘不去看他,因為緊張她的牙齒緊緊的咬著嘴唇。

奈何這個動作卻深深的刺激了他,就在今天,她當著自己的面和別的男人接吻,而且還不下一次。雖然那是拍戲,可是他不允許。

猛然間的暴怒讓他快速的上前扯住她的手腕。他的手臂剛勁有力,攥住她的手腕有些作疼,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已經被他拉進了浴室。

浴缸內還有他剛剛沐浴用過的水,被暴怒沖昏了頭的他不由分說的攬住她的腰,將她放了進去。

砰——

浴缸內濺起巨大的水花。

如涵全身浸入水中濕漉漉的,想要掙扎,可是崔志浩拽著她的肩膀,摁著她的頭將她狠狠的摁進水裡。

一瞬間鼻腔內,嗓子里全是水。

如涵屏住呼吸想要推開他的手,卻被他摁的死死的。掙扎了好幾次都是徒勞,就在她覺得快要窒息的時候,崔志浩竟然鬆開了她。

她像一隻被打濕翅膀的小鳥一樣,顫抖的爬出水面,整個人無力的趴在浴缸上大口的呼吸並連連咳嗽。

崔志浩竟然拽過牆上的花灑,將她摁在牆邊,冰冷的水順著花灑狠狠的砸在她的頭上。確切的說應該是她的額頭,那個被蘇建華吻過的地方。

水珠打濕了她睫毛,她閉著眼睛,大叫:「放開我、放開……啊!咳咳!」

花灑里的水似乎特意調過一樣,起先還是溫呼呼的,後來直接變成冰冷,水順著頭皮滑落到脖頸,乃至後背,一瞬間刺骨的涼遍布全身。

「崔志浩!你混蛋……是你讓我來的……咳咳……現在又這樣……咳咳……你既然不想見我……那讓我走好了……咳咳!」

她的聲音很吵,崔志浩想都沒想繼續用花灑噴她的額頭,他要將那個地方沖乾淨。

她閉上嘴,搖著頭不停的躲閃,可是源源不斷的水流怎麼躲也躲不過。而且這麼近的距離,強大的水壓砸在臉上真的好疼。她伸出手想要抵抗,卻被崔志浩一把從浴缸里拽到地上,用腿壓住她的胳膊讓她動彈不得,大手鉗住她的下巴,當然花灑依舊澆灌著她的臉。

地面很涼,花灑里的水更是冷到了極致,如涵整個人蜷縮在地上不停的顫抖,耳邊全部都是流水的「嘩啦」聲。

突然,他的指腹壓在她的額頭上,不停的摩擦,「被別的男人親吻的滋味很不錯吧!」

崔志浩冰冷而又低沉的聲音穿透她的耳膜,她像觸電一般停止了顫抖,原來他是因為這個懲罰自己。

他的動作很粗暴,沒有絲毫的憐惜,花灑里的水讓她的臉變得冰冷,而他的指腹將她的額頭摩擦的有些泛紅。未完待續R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