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八四三隻有心疼(一更)

第八四三隻有心疼(一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7-10 03:42  字數:2371

ps:涵涵身體不太舒服,一更晚了,晚些二更。么么噠)

崔志浩起身整理一下自己的西裝,優雅從容的走出會議室。

秘書謹慎的跟在他身後,她似乎很意外大老闆竟然因為一個女人突然中止會議,不過她現在應該慶幸,剛剛面對如涵的時候自己沒像對待其他女人那樣冷言冷語。

她記得大老闆之前讓她申請一個微博只關注如涵一個人,那時候就覺得老闆對她不一樣,現在來看,果真不一樣!

如涵有些拘謹的坐在沙發上,雖然墊子的柔軟程度很符合人體工學,可是她的身子卻是僵的。特別是想到崔志浩之前的衝動,她的手心就簌簌的往外冒汗,心也撲通撲通的彷彿要從胸口竄出一般。

突然,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她整個人騰的一下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崔志浩站在門口。

如涵隨意的掃了下耳畔的碎發,裝作若無其事,奈何那緊張的表情再度出賣了她。

她狠狠的掐了下手指,暗罵自己演技實在太差。

崔志浩從容的從她身旁走過,後背筆直而又挺拔,他緩緩的坐在她對面,眼眸划過一抹淺愕,淡淡的問:「你找我有事?」

如涵快速的從包里掏出車鑰匙,放在對面的茶几上,「我是來給你送車鑰匙的,車還你。」

崔志浩有些慵懶的靠在沙發上,點了點頭。冷淡的語氣似是責備,「我剛剛在開會,這種小事你交給前台就好了。」

如涵貝齒咬住下唇,「對不起,打擾你開會了。」

崔志浩抬起手臂看了下腕上的鑽表,漫不經心的道:「你要是沒別的事的話,我要繼續開會了。」

話落,他從容的起身,深邃的眸子緊緊的凝著她的眼睛,這樣的直視。讓如涵的心跳猛地漏掉一個節拍。

她張了張嘴。不曉得該如何開口,最後只能尷尬的一笑,「嗯,你忙吧。我走了!」

隨即轉身。一步一步的走出辦公室。

以崔志浩的態度來看。他一定是被她傷到了,她強硬的拒絕態度讓他心涼。

每走一步,如涵的心便狠狠一揪。不知不覺已經走到門口,就在她猶豫要不要說點什麼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道冷冷的聲音:「記得把門給我帶上!」

果真,他這麼不待見她。

果真,她來見他就是一個錯誤。

如涵感覺心口疼得厲害,咬咬牙大步一邁,伴著一陣「咔嚓」聲,門被死死的帶上了。

如涵站在門口,她扭頭看著這扇門,棕色的漆木更像是一道屏障,生生的將他們倆隔在兩個世界。

此刻,辦公室內的崔志浩臉色陰沉的可怕,他以為如涵來找他,會有話和他說,奈何他竟然高估了自己,她一句話也沒有。

天知道在她說出那句「你忙吧,我走了!」的時候,他是多麼的生氣,恨不得捏住她的喉嚨讓她把這句話噎回去。

崔志浩在落地窗前站了很久,脖子上的領帶因為他的憤怒而拽的有些歪斜。他走到辦公桌前,摁了一個內線,聲音冷如冰鑿:「十分鐘後,安排會議。」

話落,他扣掉電話,整理一下領結,邁著冷峻的步伐朝外走去。只是,當他推開門的那一剎,愣住了。

如涵靠在牆邊,聽到開門聲,快速的抬頭。

崔志浩站在門旁,瞳仁微微的縮了下,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你怎麼在這兒?」

是啊,她怎麼在這。

如涵其實已經走到電梯門口,只是她越想越擔心。兩年以來,崔志浩如同守護神邸一般虔誠地守護著她,幾次遇到危險,都是他不顧安危、挺身而出,救她於水火,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就算不能和他在一起,如涵也不願用決絕的方式傷害他。可天知道,之前冰冷的抗拒,就是一種無形的傷害。

她抿了抿唇,慢慢的走到他面前,鼓起勇氣,逼著自己與他對視,「志浩哥,其實我……」

越說聲音越小,最後她竟然膽怯的低下了頭。

突然頭頂傳來一聲低沉溫潤的嗓音,「有什麼話進來說。」

崔志浩推開門走了進去,見狀,如涵趕緊關上門跟了上去。

崔志浩坐在大班椅上幽幽的盯著她,「說吧,你到底想說什麼?」

如涵像一個犯了錯誤的小學生,不敢看他的臉色,聲音小的只能自己聽到:「我想、我想和你說聲對不起。」

「對不起?幹嘛要和我說對不起?」崔志浩眸色微亮,用探究的眼神看著他。

如涵深深的吸了口氣,慢慢的抬頭,「那天晚上,你喝醉了,來找我,我沒能好好照顧你,還把你趕走,我很抱歉。」

說完這句話,她的指甲狠狠的陷入肉縫,眼神也慌亂的從他臉上移開。

崔志浩喉嚨微微滑動,不溫不火的道:「那晚是我的錯,是我對不起你,我不該去找你,更不該對你用強。可是,涵涵,你就那麼討厭我,不願接受我嗎?」

「對不起,志浩哥,我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如涵心裡一揪,前塵往事瞬間襲來,別說是崔志浩,就是辰逸雪她也無法全身心地接受。昔日的傷還在心口,一陣接一陣地抽痛,她根本無力去愛。

崔志浩的表情頓時僵住,眉頭皺成川字,「還忘不了他嗎,那個畜/生?」

「忘不了!我恨他,一日比一日深,從沒停止過!」

在社會上歷練了這麼幾年,如涵差不多可以做到寵辱不驚了,可每每想到過去,想到趙剛對她的種種傷害,她的怒火便會一觸即發,擋也擋不住。

「涵涵,我知道他對你做了什麼,也理解你為什麼這麼恨他,可恨是一把雙刃劍,傷了別人,更會傷到自己。如果你心中的仇恨無從發泄,就讓我幫你吧,也許看到他惡有惡報,你的恨意就消除了,就能好好生活了。」

看到如涵眼底若隱若現的淚水,崔志浩的心瞬間軟化,剩下的,只有心疼。

「志浩哥,我不想你為我做錯的事兒買單,該我自己承擔的,不能推給別人!」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