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八四零心疼他的傷(二更)

第八四零心疼他的傷(二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7-07 22:51  字數:2297

這還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看他,眉宇間流露著剛毅,眉心之間有一個較深的「川」字,怎麼,難道他經常皺眉嗎?竟然會有如此深的印記,讓她不禁有種想用手幫他摁平的衝動。

「涵涵,你在怪我,是嗎?」

突然的問話,讓她整個人不由的一顫。。

她深深的吸了口氣,「我沒怪你,是我的錯,我不該怪你……」

她的話沒說完,只覺得崔志浩捏住她下巴的力度瞬間大了許多,彷彿想要將她的骨頭都捏碎一般,如涵痛得直皺眉,後面的話乾脆咽進肚子里。

崔志浩微微側頭,鼻尖靠著她的鼻尖,「不,都是我的錯,我就該緊緊抓住你,不給辰逸雪機會!」

話落,也不待她反抗,一手箍住她的腰,一手扣住她的頭,狠狠的吻了上去。

不,應該說是咬,他的牙齒咬住她的下唇,疼得她猛地張開嘴,她使勁的摁住他的胸口,想要推開他,可是他卻狠狠的咬住她的舌頭,疼得她不得不停止反抗。

他的吻很炙熱,彷彿想要吸走她胸腔內的氣息,將她揉進自己的體內。

這算什麼,不是覺得愧疚了嗎?幹嘛還要吻?不。他們不能再這樣糾纏了,腦海里僅存的一點理智讓她含住他的薄唇,本能的一咬。

如涵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下嘴重了,但至少有了效果,一聲驚呼後,崔志浩本能的推開了她。

窗檯的一側擺著一棵長滿尖刺的盆景,崔志浩抽手的時候,將盆景一同推下,此刻他左手捂住嘴巴,眼眸卻盯著自己的右手背。

如涵頓時心裡怕怕的。他的右手背上扎了好些尖刺。估計應該很疼吧。她暗自倒吸一口冷氣,慢慢的抬頭,發現此刻的崔志浩正氣勢洶洶的看著她,恨不得一口吃了她一樣。

「涵涵。你竟然咬我!」崔志浩一邊說話一邊往口裡吸氣。估計嘴唇被咬破了。

「對不起!」

崔志浩狠狠的瞪著她。嘴巴微微張開,左手擦了擦嘴角,有紅色的液體滲出。看的如涵觸目驚心。

「啊,你沒事吧,不要嚇我,怎麼會有血。我不是故意的,不,我是故意的,但是我不知道會這樣!要不要擦點葯,或者去醫院處理一下。」

崔志浩拿起一旁的抽紙擦了擦嘴角,「去醫院?跟醫生說我被女人咬了?嗯?」

「不是的——」如涵緊張的說不出話來。

崔志浩將抽紙一扔,抬起右手,看著滿手背都是尖刺,眉頭再度皺了起來。

如涵大著膽子向前,「我、我幫你!」

話落,她拿起他的右手,小心的捧在手心一點一點的拔掉他手背上的尖刺。她的動作很認真,每拔掉一根都會細細的詢問,「不疼吧——」

崔志浩不做聲,眼睛直直的盯著她,她的手好軟,指腹靠在自己的手背上輕輕地摩擦,那種觸覺讓他感覺全身酥酥麻麻的彷彿要融化一樣。

一瞬間他竟然有個奇怪的想法,好想讓她這樣一直拔下去。此刻的她對自己沒有任何戒備,溫順的如同一直綿羊。如果刺拔完了,她又會變成一直刺蝟,與自己敵視,不,應該是兔子,逃得的遠遠的。

就這樣,他一直盯著她,眼底的那股寒氣慢慢的化為柔情。

「拔完了!」如涵捧著他的手,指腹在他的手臂上摸了兩下,「應該不疼了吧。」

崔志浩撇了撇嘴,「疼!」

「啊?那我去找點葯,塗一下就好了。」如涵放下他的手,剛準備走,卻被他拽住了手腕。

「不用!」崔志浩撇了她一眼,緩緩的抽回自己的手,然後轉了轉手腕,冷冷的朝她發號施令,「跟我走——」

「啊?去哪?」如涵大驚,都幫你把刺拔完了,你還要怎樣。

「吃飯,我手疼,動不了,你得負責!」

負責?怎麼負責?這意思是想讓她喂他——

如涵在內心狠狠的做了幾個反抗的小動作,可還是沒有骨氣的跟他走出spa水療館,她快速的換好衣服,生怕那位事主在外面等著急了。

只是,當她從柜子里掏出自己的包包時,意外的想起亦晴,「這個不仗義的,竟然背著我提前走了。」

不過她似乎也想到會是這種結果,畢竟崔志浩是得罪不起的。

走出更衣室,崔志浩將車鑰匙扔到她手裡。

「幹嘛?不是說吃飯嘛!」

「這裡的飯不合我胃口,你負責開車!」

「那個,你知道我的駕照是怎麼考出來的,你真的敢讓我開?」

「所以呢,我的命比你的命金貴,你更應該好好開!」話落,不待如涵猶豫,崔志浩已經轉身朝停車場走去。

如涵不敢遲疑,快速的跟了上去。

臨近地下停車場的時候,崔志浩突然停下腳步,從口袋掏出一支煙點上,接而轉身,指間一邊彈著煙灰一邊跟如涵道:「車在裡面,你去取。」

如涵「哦」了一聲,低頭朝停車場走去。只是,當她走進車庫看到大片的豪車停在自己眼前的時候,她頓時後悔了。

「我怎麼就沒問問他車停在哪呢,這麼多車,你讓我去哪找?」

如果現在自己再上去問他車停在哪,他肯定不會給她好臉色,說不定還會挨罵。

如涵嘆了口氣,抬眼望了下整個車庫,好在a區的停車場的只能容納一百多輛車,心想自己一邊摁著車鑰匙,聽著聲音應該能夠找到。

順著路標往前走,果然遠遠的就能聽到汽車開鎖的聲音。她快速的跑過去,只是當她看到停車位旁邊的排號時,她的腳步頓時定住了。

34號,他竟然把車停在34號。

一瞬間鼻子酸酸的,整個胸腔彷彿瞬間被一種酥麻的痛疼所充溢。眼底的數字猶如烙印一般順著神經末梢傳入她的大腦。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