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八二七章灌醉(一更)

第八二七章灌醉(一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7-01 16:59  字數:2483

於曼麗惱怒成羞地瞪著始作俑者者,眼裡掠過一縷複雜的光芒。

趙剛痞痞地聳聳肩,「一點點,情不自禁,你……不也是有感覺了嗎?」

於曼麗極為不悅地冷冷地瞪著他,「我去泡個澡,你讓人給我送一套衣服過來。等一下我就要回家,咱們再見!」

「那個……房間在哪裡?」即便是憤怒,她總不能跟自己的健康過不去。

趙剛嘴角勾起一道陰鬱的弧度,很紳士地幫她開門。他不是一般的懂享受,按摸浴缸好棒,坐在裡面泡熱水澡真的好舒服。

熱氣騰騰,於曼麗的柔滑嫩膚都被熏紅了。

她故意能泡多久就泡多久,她才不想出去看著趙剛那張深沉得讓人看不穿的俊臉,更不想對著他那個人,鬼知道他心裡藏著什麼壞水。

而且,她換好衣服,立刻就走。

~~~~~

穿著浴袍,頭髮還滴著水珠的趙剛手拿一瓶白蘭地和兩個杯子進了卧室。

他慵懶地坐在沙發上,徑自給杯子滿上酒,而後拿起杯子,輕啜一口。

辛辣的酒液,從喉嚨一直到肚腹,好像有一團火在燃燒,原本就暖暖的身子,熱量急升。

他的背貼著沙發,翹起二郎腿,下意識地瞟著緊閉的浴室門,裡面的人似乎非常好心情。好愜意,隱約聽到輕柔的歌聲。

他微微勾起唇,臉上耐人尋味的笑意。

今晚,他的興緻很濃,他不介意她在浴室里磨蹭,他有足夠的時間等她出來。

夜還很長!

不知道過了多久,趙剛喝過的那杯白蘭地已經變成了空杯,浴室里的吹風機的聲音才停下。

終於,浴室的門打開了,皮膚紅潤的於曼麗出來了。

赫然地。她看到同樣穿著白色浴袍的趙剛慵懶地坐在沙發上。炙熱目光緊盯著她。

他的目光太過於炙熱了,思及泳池的那一幕,於曼麗渾身覺得不自在。

有一點點,她覺得她進了賊窩。

為了緩解詭異的氣氛。她隨便找了個話題。

「呵呵……趙剛。你經常帶女人這樣?」放在浴室里的浴袍。她穿很合身。

若不是浴袍上還掛著還沒摘掉的牌子,她真的是這麼認為的。

「當然不是。」那件浴袍,其實。他是特地為她準備的。

「哦!」有點驚訝,於曼麗愣站著繼續問:「我的衣服送來了沒有?」

「沒有!」他壓根就沒讓人送衣服過來,因為,他今晚沒打算讓她走。

「那還要多久?」於曼麗眨了眨眼,眉心微蹙,一絲恐懼在心裡泛起。

她害怕這樣和趙剛獨處。

「你過來,先坐下喝杯酒暖暖身子。你……很怕我嗎?我有那麼可怕嗎?」趙剛盯著於曼麗,嘴邊的笑意更濃了。

於曼麗緩緩地坐到沙發上,並沒有靠近趙剛,而是瞟著桌面上放著的白蘭地。

還烈酒,她要是喝的話,恐怕……

趙剛眸光一轉,驀地,拿起杯子仰頭一口乾完杯中的酒,抿著性感的薄唇朝於曼麗走去。

「那個……我的衣服什麼時候送到?你打電話去催一催……唔……」

看著正在逼近的趙剛,於曼麗的心跳得很快,已經綳得緊緊的,可即便是有了防備,她還是被他壓倒在沙發上。

她的話還沒說完,卻被趙剛攫住了紅唇。

可惡,他剛才喝的酒還在嘴裡,現在悉數灌到她嘴裡,被逼強吞了下去。

辛辣的酒液被強吞下去,於曼麗被嗆了一下,咳出聲了。

稍稍平復,於曼麗狠狠地瞪著還趴在她身上、沒打算起來的趙剛,「混蛋,你下來。」

足有一杯之多的白蘭地全部到了她的肚腹,她全身騰地澡熱,她感覺到了,她的臉頰很是滾燙。

慢慢地,暈呼呼的感覺竄上了腦袋,忽地,她覺得頭有點重了。

在酒吧,她喝了兩杯雞尾酒,在趙剛家,她又喝了幾杯拉菲,現在,她又喝了滿滿的一杯白蘭地。

幾種酒混在一起,那後勁確實大,她開始有點混沌的感覺了。

「趙剛,我說你呢,聽見還是沒聽見?我讓你滾,混蛋!我看你乾脆改姓王,名叫八蛋,外號無恥!」氣急敗壞,於曼麗惱怒地吼叫著,臉色酡紅。

由於身體的變化,即便是她怒吼,那聲音聽起來卻是軟綿綿的,她忍不住拍打著他。

柔軟的聲音,如螞蟻般的粉拳,對一個正常的男人來說無疑是一種you惑!

驀地,趙剛抓住了於曼麗那雙不安分的小手,陰沉的俊臉在她面前放大,灼熱的呼吸邪肆地噴薄在她臉上。

「我只對你一個人混蛋!」說著,他身上的重量全部壓在於曼麗身上,她動彈不得。

從他黝暗的眼眸,於曼麗讀出了危險,她真的進了賊窩。

「趙剛……唔……唔……」咒罵的話還沒吼出來,立時,趙剛的驟吻鋪天蓋地地襲來了。

他的吻如火,夾著酒精的吞噬,燒得她意亂情迷,不知所措。

趙剛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了,性感的薄唇移開後,眯起的炙熱眼瞳深深地望進於曼麗迷濛的眸底。

其實,她長得很不錯,圓亮的眼睛泛著自信的光芒,皮膚光滑細緻,猶如上好的綢緞,有讓人愛不釋手的資本。

仰視她的媚態,趙剛的額頭悄然滲出了細密的汗珠。

冷不防的,他又低頭吻住了他,根本不給她時間去思考。

今晚,他是不會放過她的!

思覺混沌,於曼麗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幹嘛了。

是吻嗎?

臉頰上有種輕柔的碰觸,像羽毛拂過似的,徐徐地下移至勁項,有些痒痒的……

一覺醒來,於曼麗渾身像是被掏空一般,全身酸疼不已。

「啊……嘶……」就連動一動,她都覺得非常難受。

不自覺地,她蹙緊眉頭,腦海里快速地搜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驚詫間,她像是被點了穴道一樣呆木了。

昨晚,他們……

她不禁臉紅了,又氣又惱。

她下意識地望向自己的旁邊,果然,躺著的是趙剛那個無恥的混蛋,他還閉著眼睛,而她卻沒有心思去欣賞他那張迷人的臉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