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八二零章爛醉如泥(二更)

第八二零章爛醉如泥(二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6-27 23:25  字數:2261

ps:中午吃大餐,下午逛街,二更晚了,親們閱讀開心,月底了,有小粉紅的記得投給涵涵哦,么么噠~3e~

趙剛心中一陣抽痛,手指再次抓著馮雪肩頭,指骨泛出青白顏色.你醉了馮雪,我帶你回家吧.

說道回家,趙剛又是一種難受,他真的無力給馮雪一個家,他們所能擁有的,只是一個出租房.

馮雪忽然格開他手臂,晃晃悠悠站起身,結果重心不穩,身子一斜,倒退一步,被凳子絆了個趔趄,直挺挺的向後摔倒,趙剛大吃一驚,伸手去攬.

剛喝過酒的人,平衡能力總是不如平時,結果兩個人一起摔下去,滾成一團兒.

馮雪醉得七葷八素,這一摔就覺得天昏地暗,趴在趙剛胸口,半天沒反應.

趙剛的心像是激憤的鼓槌,來回敲打著胸腔,幾乎破膛而出,就連身體的血液都以興奮的狀態澎湃起來.

他看著馮雪酡紅的臉和色澤紅潤的嘴唇,像是著了魔一樣翻身把她壓在身下,忘情的吻上去.

口齒留香,依然是當初那樣溫存.

他記得他們第一次擁吻,那樣緊張那樣單純,記得她羞紅了臉頰,吻過之後,她就像活躍在枝葉間地陽光,調皮可愛.

那是只在他面前才顯露的本性,那是只屬於他一個人的她.

為什麼現在會有種物是人非的味道?

欲.望在身體里抬頭,他覺得自己不再滿足於單純的親吻,而是渴望得到更多.

這個念頭一旦產生,就像地獄爬出的惡魔,強勢的壓倒他的理智.讓他更瘋狂,更放肆.

雪兒,雪兒!他低低呼喚著她的名字,雙手探入她的衣服,吻也順著她的唇角一路滑到鎖骨,越熾烈而焦灼.

馮雪依然醉得一塌糊塗,根本就不知狀況.只是難受得低聲哼著.不安地扭了扭身子.

而趙剛確因她這個動作變得更加瘋狂,酒精下,完全不顧忌場合!他覺得自己就要瘋了.

而馮雪卻身體不適.以及對趙剛的芥蒂,起抖來,不要,不要.我不要!

她彷彿陷入了一場惡夢,自己被魔鬼抓住了要害.就要被拆了吞下去.頭腦中浮現的是那日和郝強在一起的場景,她的身體已經背叛了他們的感情,那種無法言說的痛,讓她心塞不已.

趙剛抬頭.映入眼帘的卻是馮雪梨花帶雨的哭容,大滴的眼淚伴著扭曲驚惶的表情,將那雙原本清亮的眸子襯托得更加空洞.

心中驟然襲來的抽痛讓他腦子頓時清醒.身體的躁動也像被潑了冷水一樣平息下去.

我到底……在做什麼!他懊惱地抓了抓自己的頭,把馮雪的衣服小心翼翼地整理好.緊緊摟在懷裡,對不起,雪兒對不起,我……

他輕輕拍著馮雪,小心翼翼地安撫,對不起,不要怕,對不起……

趙剛猛然清醒,看到周圍人異樣的目光,覺得很對不起馮雪.

他的行為固然令他覺得自己齷齪,但這次卻讓他現馮雪對這種事本能地抗拒,甚至可以說是恐懼,這是不正常的,那麼,到底生了什麼?她為什麼會抗拒他呢?

趙剛眼底閃過憎恨,難道馮雪移情別戀了,是簡訊的那個男人嗎?可是他始終不願意相信,馮厭做出背叛她的事兒.

他無比憐惜地撫摸著馮雪微微紅腫的唇,雪兒,我們回去吧,我不再強迫你了.

馮雪終於安靜下來,又重新開始嬉笑.

果然是醉了.

回去的路上,馮雪趴在趙剛背上,揮著小手咯地笑,你知不知道我許了什麼願望?

趙剛噓了一聲,柔柔地說,你如果說了,願望就不能實現了……

天早已黑透,道路兩旁車來車往,五光十色的招牌掛在透著古意的店面上,把他們的背影拉得很長.

馮雪醉眼迷濛,趴在他耳邊低低呢喃,我的願望是,趙剛,我們都要幸福,永永遠遠地幸福下去……

趙剛身子僵硬了一下,下意識地問,雪兒,和我在一起你真的幸福嗎?

馮雪的左臉貼著趙剛的右臉,輕笑了一聲:老公,我有種預感,你和我,也許……

也許什麼?趙剛有點緊張.

也許早晚會分開的.自從看到趙剛和那個女人在一起,自從趙剛回到海城,馮雪的這種想法就越來越強烈,她總覺得欠的債總是要還的,她遲早會承受如涵曾經經歷的一切.

不要亂想,走,我們回家吧.

趙剛帶著馮雪上了車,二十幾分鐘後,車在趙剛新租的房子門口停下,他抱著她上了樓.

剛一進屋,馮雪就跪在地上,覺得腳趾很疼,膝蓋也很疼,然後就抱著自己低聲哭泣起來.

趙剛皺眉看著她,怎麼了,喝多了就開始耍酒瘋是不是?!

疼,好疼!馮雪抬頭,兩眼淚汪汪地看著趙剛,滿眼都是濃濃的迷茫,看上去就像個迷了.,!路的孩子,在尋找出口的時候不小心被狠狠絆倒,摔得慘不忍睹.

我扶你起來!趙剛拉著馮雪的胳膊,她被他從地上拉起,狠吸一口氣,感覺渾身酸疼得厲害,之前被雨淋,剛剛又喝了這麼多酒,馮雪的體力明顯不支了.

趙剛將她抱起然後直接甩進卧室里的g上,按住了她的身體,她胸口忽窒悶,腦袋缺氧,但是大腦卻有些清醒過來.

眼淚不斷從眼角滑落,視線已經模糊得她看不清身前的人是趙剛!

馮雪!你給我清醒點兒!

趙剛走進洗手間,過了一會兒,拿了一條浸了涼水的毛巾出來,敷在她的額頭上.

因為醉酒的原因,馮壓可憐巴巴的叫著自己的膝蓋疼.

趙剛這才站起身子,然後扒掉馮雪的褲子,現馮雪膝蓋紅腫,另一條腿已經磕破了皮.

看馮雪爛醉的樣子他恨不得一把掐死她,可是又覺得心裡很不忍.

等一下,我去拿藥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