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八一零章玩弄(二更)

第八一零章玩弄(二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6-22 23:08  字數:2341

街上來往的都是成雙成對的,一對對相擁出來的情侶擦身走過這個在涼風中哭泣的女人,都投以好奇的一瞥,馮雪不管,越哭越傷心。∏∈,

突然一個黑影站在她面前,一道冷冷的聲音哼道:「看你這熊樣,也不嫌丟人!」

馮雪聽出是郝強的聲音,才抬頭,就被對方拉開衣服包進了懷中。她已經冷得瑟瑟發抖,驟然的溫暖讓她渾身發顫,鼻間嗅到了男人身上優雅的香味,那種微甜的感覺讓她不由自主地貼近了他。

體內剛才被壓下的熱浪騰地被引發了,她突然無法抗拒男人的氣息,只想靠近,化身成藤蔓,將男人緊緊纏繞。

「難受嗎?」難得剛才兇狠的郝強低頭髮出的聲音竟然有點溫柔,溫熱的鼻息噴在她的臉上,他的唇若即若離地碰觸著她的。

所到之處就像留下了一個個火蠱,讓她止不住的顫抖。

她的手碰到了他的衣服,柔軟的襯衣似乎盛滿了熱量,只要她一伸手就取之不盡,她根本無法控制自己,就伸手環住了他的腰,將自己緊緊地貼住了他。

透過薄薄的衣服,她感覺到他身體的溫度,她有些迫不及待地抱緊他,將自己更深地鑲進他的懷中。

「馮雪……想要嗎?」郝強惡劣地低笑道:「想要你就說……我會滿足你的!」

「要什麼……」馮雪出聲才發現自己的聲音嘶啞得近乎無聲,混沌的意識有些訝異自己身體的變化。竟然因為他的靠近而不受控制的興奮……她到底怎麼了?

「和我裝!」

郝強一手摟著她,一手不客氣地伸進了她的領口,微涼的手卻似乎有魔力,讓馮雪渾身一顫,忍不住地低吟出來。

似乎這就是邀請,郝強的唇不客氣地就覆在她唇上,霸道地用舌尖撬開了她的牙齒,輾轉吸吮著。

馮雪被逼張開了嘴,品嘗他唇舌間殘留的香甜,彼此糾纏的吻越吻溫度越高。朦朧的意識感覺到一雙鐵臂摟住她的腰。將她的身軀緊緊壓向他的。一股無以言喻的感覺令她的血液狂涌竄動,她覺得自己的血液溫度也在攀高。

如果這吻繼續火熱下去,她不知道自己的血液會不會被這麼高的溫度蒸發掉……

感覺肺里的空氣被抽空,意識迷糊的時候。郝強終於放開了她。氣喘吁吁地在她耳邊低罵:「妖精……你真是妖精!」

伸手裹住她。郝強拉著她向後跑去。馮雪跌跌撞撞的跟著他的腳步跑到了後面的巷子中,男人找到自己的車,拉開門就將她推了進去。

馮雪倒在后座上。迷迷糊糊的感覺男人整個地壓了下來。

「馮雪,他叫你什麼?雪雪?」他的唇隔著薄薄的裙子就覆上她的豐潤,低啞的聲音有些模糊,性感的要命。

馮雪無法思考,身上的燥熱還有一種莫名的渴望讓她敏感地感覺到男人的溫度,她不舒服地扭了扭腰。

「你倒迫不及待了!」郝強諷刺地笑著。

「不回答?那我就叫你小雪了,我不喜歡和別人叫成一樣……有點彆扭,這稱呼怎麼樣呢?」

他低笑著邊吻她邊靠近她,她不受控制地興奮起來。

「小雪……讓我愛你!」

男人低啞的聲音在狹窄的空間更有蠱惑感,馮雪無法思考他語氣中的揶揄,酥麻的感覺一點點蠶食著她,迅速地就將她帶上了高峰。

「你還真是敏感!」幽暗的光線看不到男人的表情,語氣里的諷刺卻是沒有掩飾的,只是馮雪迷糊間根本分不清。

「趙剛……」迷糊中,她滿足地擁著那精壯的身子嘆息著,完全忘記那是個不熟悉的人。

這稱呼一出來,幽暗的光線中男人的俊臉頓時僵住了,難以相信地撐手看女人,馮雪終於抵擋不住酒意的侵襲和激情後的疲勞睡著了。

郝強看著,臉上浮起了一抹冷笑,原來,得到一個女人竟是如此容易!

馮雪,真有你的,你以為是在和那個男人一起嗎?no!我不會讓你忘記他的!

他琥珀色的眼眸露出了嗜血的光芒,突然低頭,狠狠地向她鎖骨上的肉咬了下去……

馮雪踏著時間走進了公司大樓,才走進電梯,就看到幾個同事都在裡面了。

一看到她,廣告部的小芳就笑道:「馮雪今天臉色有些不好,病了嗎?」

「有點頭痛。」馮雪沖著鋥亮的電梯壁照了照自己的臉,暗想有那麼明顯嗎?她是不舒服,所以才化了妝掩蓋自己蒼白的臉色,沒想到還是被三八的同事看透了。

「昨天晚上傷被窩風了吧!」另一個同事壞壞地笑道,拉了拉她的裙子:「男朋友送的嗎?真漂亮!」

「是啊!他的禮物。」馮雪臉抽了抽,之前穿的裙子已被郝強撕破,這件是他送的,不知道是彌補還是道歉,她沒來得及問他就說有事匆匆走了。

她氣得差點將裙子從窗子扔了下去,結果看到裙子是自己心儀已久的那件,才沒捨得丟。

「哇,真羨慕,好幾千的吧?」那同事的語氣也不知道是諷刺還是妒忌,馮雪無力地笑笑,沒說話。

小芳見她心煩就岔開了話題,說:「聽說新任經理這星期就走馬上任呢,你們說他今天會來嗎?」

這話題立刻引起了其他同事的共鳴,大家七嘴八舌地亂了起來。

馮雪被逼聽著,心裡卻擔心起自己的位置。新經理上任,一定大換血。她只是天涯周刊的臨時聘用員工,不知會不會被裁掉。

算了,不想了,想也沒用,即便趙剛不走,又能怎樣?她和他的關係都這樣了,他還能幫她嗎?

回到辦公室,馮雪不時翻看著手機,期待著趙剛能給她打個電話,按照時間推算,這個時候,他該去海城赴任吧。

等了一上午,手機也不響一下,即便是其他人也沒給她打電話,馮雪心中酸澀:「趙剛,你就這樣對我嗎,連個解釋都沒有,哪怕是騙我,我也想聽聽。」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