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八零九章馮雪被騙(一更)

第八零九章馮雪被騙(一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6-22 21:16  字數:2261

對馮雪,趙剛還無法割捨,畢竟,他們在一起快兩年了,為了她,他甚至不惜拋棄了沈如涵,若是隨便放棄,未免代價太大了。

趙剛一邊開車,一邊打著腹稿,他在努力編造一個聽上去合理的故事,讓馮雪相信他。

馮雪跟著郝強到了林蘭有名的酒吧,她才知道,郝強的交際竟然如此之廣,酒吧里的很多人都認識郝強,幾杯酒下肚,馮雪喝多了,眼前的一個人影變成了兩個,眼看郝強還端著酒過來,她呵呵傻笑著站起身:「我……我不行了,我出去透個風……」

沒等人家走過來,她夾了皮包就晃出了門。

呃……一陣難受,她搖搖晃晃地往外走,本來可以去洗手間解決一下再回去接著喝,可是她今天沒心情,她的心亂的厲害,雖是可能瘋掉。

頭好暈!馮雪倚在牆上摸自己的手機,花了眼半天才看清一字,按了下去,手機一直響到停都沒人接。

趙剛和那女人的約會還沒結束嗎?他怎麼不接我的電話?

馮雪閉著眼睛摸索著將手機放回包中,再次苦笑,自己的男人去和別的女人約會,她還打什麼電話呢?離開的時候,她不是提出分手了嗎,幹嘛還要自取其辱?

馮雪的腦袋昏昏沉沉,剛想走,沒注意後面一扇門開了,一個人看到她就撲了上來,抱住她笑道:「馮雪。你怎麼不進去呢,郝強等你半天了……」

馮雪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他拖進了包廂,屋裡一大群人,光線昏暗,她還沒看清人,就被後面的人往一個男人懷中推去:「強哥。你的心肝回來了!」

馮雪踉踉蹌蹌地撞過去。中途還被人袢了一下,打翻了桌上的酒全傾倒了一個男人身上,自己也隨著跌倒非常不巧地撲在男人腿上。整個臉埋在了男人雙腿中凸起的地方,非常火辣的姿勢……

馮雪愕然地怔住,聽到了包廂里嘩然地鬨笑:「強哥,你的妞也太熱情了吧?當眾就給你做這個……」

馮雪還沒掙扎著爬起來。一隻手抓住了她的頭髮提起了她的臉,一個充滿磁性低啞性感的聲音低笑著:「馮雪。你就是這麼想要也別表現得這麼明顯吧……會被人笑的……」

馮雪被勾著下顎抬起頭,郝強那張冷臉酷酷地在眼前放大。

他說帶她出來放鬆,就是這麼放鬆嗎?看來,她不該隨便相信男人的話。

就算她醉意朦朧。也發現了面前的男人的企圖,他裝作很關心她的樣子,無非想騙她出來玩樂。他濃密的黑髮有些凌亂。幾縷汗濕的髮絲遮住了深邃的眼睛,挺直的鼻樑。線條優美的唇,流露出幾分痞氣。

他半/裸的身上是一件黑色的絲質襯衣,上面精緻的扣子慵懶地敞開著,露出了大半麥色健美的胸膛。白色的休閑長褲,不張揚的色彩卻掩飾不住他身上的霸氣。

郝強的眼睛閃過一抹暗光,眼神一厲,跟著一個巴掌就甩在了她臉上。

好痛!馮雪嚇呆了,下意識地捂住臉,有些震驚地看著打她的男人,一時沒搞清發生什麼事!

「強哥,彆氣了,她就是一個黃毛丫頭,別和她一般見識!」

有人過來拉那郝強,他猛地掙開伸手抓住馮雪的長髮,怒道:「虧我帶你出來放鬆放鬆,你把酒都潑在我褲子上,怎麼辦?」

「讓她舔乾淨吧!」有人不懷好意地起鬨,馮雪才看到男人身上的酒漬一大片,順著敞開的衣服流下來,褲正中的位置也是一片酒漬,在白褲上尤為明顯。一想到剛才她的臉就在這個位置上,她頓時無地自容,這不是那啥那啥嗎?

這地方能舔嗎?

「我不是故意的……」她蹙眉,頭髮在郝強手中,她不得不仰頭看他。

醉意讓頭越來越昏,她根本無法思考。

「舔吧,舔吧……」郝強的幾個朋友不壞好意地跟著起鬨,有個女人嬉笑著過來壓住馮雪的頭,將她壓向了郝強的褲中。

馮雪的臉撞到了那拱起的地方,同時嗅到了那股甜甜的味道,她的臉頓時燒起來,恥辱的感覺讓她一用力,就掙開了,剛想跑,腳一軟又跌在地上。包掉在了地上,東西手機掉的滿地都是,錢夾摔開,身.份.證也掉在了男人腳下。

只見他低頭看了看,彎腰撿了起來,黑眸突然閃過了一道精光,低頭看了看馮雪,一抹狡黠的笑意就浮上了他的唇角。

「馮雪,沒想到你這麼小,才二十四歲?」他打了個響指,若有所思地看著地上忙著撿東西的女人。

他自上而下看,還能看到那兩團誘人的豐腴。

馮雪撿好東西,剛想走,就被人堵住了去路:「想走,喝了這杯酒再走吧!」

郝強從桌上取過酒,一把摟過了馮雪,一揚頭,自己喝了酒,下一秒,頭覆了下來,微涼的薄唇就壓在了她唇上,生生的將酒全灌進了她口中。

馮雪本來就有些醉意,加上酒微甜,再被他強吻著,無法呼吸,不自覺就將酒咽了下去。感覺對方惡意地在她唇上戀戀不捨地吻過,才放開了她。

「來,我們繼續玩……」郝強一揮手,他的朋友們又熱鬧起來。

馮雪跪在他身邊一會,只覺得身上越來越熱,呼吸困難。看郝強不注意她了,她捧著昏沉沉的頭,慢慢站起往外移去。

好不容易走到大門外,涼涼的空氣撲面而來,她微微有些清醒了,她怔怔地站著,只覺得自己無家可歸。

趙剛不接電話,也不回電話。

這意味著什麼呢?他忙著和那女人歡愉,忘記了她的存在?

馮雪不想胡思亂想,可是趙剛和那女人在一起的場景不由自主地浮在了腦海里,她似乎被拋棄了……

她悲從中來,站著眼淚就掉了下來,自己被人欺負強吻,想找他述說都找不到,她還是他的女人嗎?

真是報應呀,想必當初的如涵也是這般痛苦吧,想說、想哭卻無人傾訴……未完待續R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