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八零五章臨行之前(一更)

第八零五章臨行之前(一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6-20 09:18  字數:2332

馮雪不顧斯文地大口喝著豆漿,偶然抬頭,看到趙剛沒吃多少就放下盤中的三明治,微笑著看著她。⊥,23wx

馮雪垂眼,繼續喝自己的豆漿。在心裡罵了兩個字:「有病。」

他怎麼突然這樣含情脈脈地看著她,會消化不良的。

「雪兒,我明天就走了,先不能帶你走,你沒事別和別的男人瞎聯繫。」

趙剛突然說道,馮雪被嚇了一跳,抬頭,「噗」竟然噴出了口中的豆漿,白色的「雨點」噴的滿桌都是,還好趙剛坐在對面,「雨點」在半空就落下了,沒有噴到他臉上。

「額……額……對不起,誰叫你在人家喝東西的時候說這麼驚悸的話!」

馮雪在他的逼視下手足無措,看著趙剛慢慢失去溫度的眸子,她自覺地站起來,衝過去拿了毛巾趕緊過來打掃。

「放著吧,晚上回來再說,該出門了。」趙剛的聲音聽不出喜怒。馮雪看他站起來過去提了手提電腦,趕緊丟下毛巾匆匆找到自己的包跟了出來。

走到停車場,馮雪想了想說:「老公,回海城後,你能常回來看我嗎,或者我去看你也行?」

趙剛看了她一眼,說:「看情況吧,不忙的時候我來看你,你盡量別去看我了,被人看到不好。」

「嗯,好吧,我聽你的。」馮雪低下了頭,有些失望,因為這不是她想要的答案。

她多希望趙剛是個有擔當的男人,這樣她就不用這樣偷偷摸摸。畏首畏尾。

車快開到公司門口的時候,像往常一樣,趙剛依舊讓馮雪先下了車,他開車先到了公司。

趙剛本以為這是個保險的好辦法,不會被人發現,其實早在幾個月前,公司的員工就看到他們在車裡親昵的樣子,林蘭公司很多人都知道,馮雪是趙剛見不得光的情/人。

上午的會議時間不是很長,趙剛只是和下一任經理做了工作交接。和各部門的經理道了別。就宣布散會了。

馮雪沒什麼事兒,在辦公室里呆的無聊,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就跑到趙剛辦公室。想找他吃飯。剛到辦公室門口。就聽到裡面有女人說話的聲音。

「趙哥。你怎麼這麼快就走呀,我們都很捨不得你呢!」

「我也沒辦法呀,其實我也不想走。這樣吧。晚上我請你們吃飯,你和小蘭一起來,在酒吧附近的雨滴餐廳。

「好吧,我和小蘭一起去。那我先走了。」

要不要去抓現行?去雨滴餐廳,出現在趙剛和那女人面前,讓趙剛解釋他和那女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聽著辦公室里女人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馮雪料定她要走出來,三步並作兩步走開了,躲到一個角落裡。遠遠的,她看不清女人的容貌,只能看清她的背影,看上去很性/感、妖嬈。

回到辦公室,馮雪托腮看著牆壁,考慮要不要去餐廳堵住她們。

眼看下班時間快到,她還陷在這個問題中,她都有點煩不勝煩了。她收拾好走出大樓,外面已經變天了,似乎隨時都會下雨。

馮雪跑到了公交車站,運氣好,才站了一會就見公交車來了。也不知道前站怎麼了,竟然滿滿一車人。

馮雪有些厭煩,想放棄公交車去打車,可是嗖嗖的涼風又讓她怯步,想了想,還是擠了上去。

人多空氣就差了,一上車馮雪就感到一股夾雜著各種氣味的熱浪撲面而來,熏的她差點窒息,她閉了氣抓緊旁邊的護手,車子就猛地開動了。

慣性讓她猛地撞在了前面的男人身上,撞得鼻樑隱隱生疼,她連手都空不出來去摸摸自己的鼻子,眼淚汪汪地護著自己的包,避免被小偷光顧。

那男人回頭看了看她,馮雪只能看到一管有點勾的鼻子,他的唇微裂開,裡面黃黃的牙齒讓馮雪似乎嗅到了空氣里口臭的味道。她有點噁心,低了頭往前擠了擠。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感覺有人在自己臀部上捏了一把,馮雪僵住了身子,頭也不敢回,繼續往前擠。

車裡人本來就很多,被她這樣一擠頓時引起了很多不滿的抱怨。馮雪被阻在了中間,進退不得,只好站住了。

所幸過了一會就到了下一站,下去一些人,馮雪跟著往前移動了一些,可是又上來了一大批人,她又被夾在中間動彈不得。

那鷹鉤鼻是在哪個站被擠到她身邊的她不知道,只是感覺有人站在自己身後不斷動讓她心煩,她往邊上挪了挪,一會有人又在她身後動了起來。

到後來,馮雪只感覺有人在自己耳邊呼氣,那種有點灼熱的喘息讓她皮膚上的毛都豎了起來,一直聽說公交車上有色/狼,自己不會那麼倒霉,就遇到這樣的色/狼吧!

這樣一想,在自己身後動的頻率突然就讓她想到那方面上去了,她的身子頓時僵硬起來,直著脖子動也不敢動,也不敢回頭。

這樣的僵硬似乎讓身後的人也有了異樣的感覺,那人緊貼著馮雪沒動……

馮雪心裡緊張得要死,也沒注意車開到了哪裡,祈禱著車站趕緊到。似乎過路的神終於聽到她的呼喚,車停了下來。馮雪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拚命地擠了過去,也不知道踩到誰,不顧人家的謾罵跳下了車。

站在站台上,似乎一切才動了起來,她能聽到嘈雜的人聲,能看到商鋪的霓虹燈,她回頭看到公交車遠去,透過玻璃,她看到那鷹鉤鼻對她做了個飛吻。

馮雪一陣噁心,跑過去對著垃圾桶一陣乾嘔。她只是早上吃了油條豆漿,中午聽到趙剛的電話後渾然沒有胃口,下午還沒吃飯,嘔了半天也沒嘔出什麼,反惹得過往的行人嫌惡地看看她。

馮雪平靜下來,掏出紙巾擦乾淨唇上的污漬,才直起身觀察她是到了哪裡。

看到對面熟悉的廣告招牌,馮雪呆了呆,竟然來到了林蘭大街,轉過去二條街,就是雨滴餐廳,難道上天把她送到這裡,就是想讓她去看看情/人的負心?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