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八零二章放縱的後果(二更)

第八零二章放縱的後果(二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6-18 18:47  字數:2210

ps:身體不舒服,還堅持雙更,默默給作者君點個贊,__嘻嘻……

別走太快,你的腳會受不了!逸雪拉住了如涵,她的腳步隨之慢了下來.

兩人一起下了電梯,上了車.

逸雪哥,為什麼喜歡你的女人都那麼霸道,不是想殺了我,就是向我身上扔蛋糕.如涵坐下,忍不住感嘆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太有魅力了吧.為了調節氣氛,逸雪自嘲地笑了笑.

也許吧.可是我也不是好欺負的,郭嘉瑜扔蛋糕我忍了,為了你,也為了辰家的顏面,我不想鬧大,但是,如果她繼續這麼撒潑,我不會放過她的.經歷這麼多事兒,如涵已看透了一切,她之所以被這些女人輕賤,無非是因為自己太善良,太軟弱,她的隱忍和寬容助漲了她們的囂張氣焰,讓她們有恃無恐.

涵涵,這樣的事兒不會再生了.今天都怪我,要是我及時現她,把她趕出去,就不會生這樣的事兒了.逸雪早知道郭嘉瑜對他不死心,卻沒想到她會這樣鬧.

算了,逸雪哥,我也沒怎麼樣,只不過這條裙子……如涵低頭看著胸口處的蛋糕渣滓,十分心疼.

裙子咱們不要了,明天咱們再去選一件.不然,你看到這條裙子,就會想起今天生的事兒.

如涵低頭看著身上的裙子,有些惋惜,裙子的顏色和款式她都很喜歡,最重要的是,這是逸雪送她的禮物.她很珍惜.

車開到了沈家別墅門口,逸雪幫如涵打開了車門,又扶她下車.

涵涵,我怕逸楠忙不過來,還要去酒店看看,我明天來找你.

嗯,去吧.不用擔心我.我沒事.如涵看著逸雪上了車,目送著他離開,才推門回到家.

劉玉華正坐在大廳里看電視.見女兒盛裝回來,笑著迎了過來.

涵涵,我聽逸雪說,今天是辰家的年中宴會.三點才開始,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哦.我不小心把蛋糕弄到衣服上了,而且我的腳也很疼,就先回來了.聽女兒這麼說,劉玉華才注意到如涵禮服上的蛋糕渣滓.

你怎麼這麼不小心.這麼漂亮的衣服,弄髒了好可惜.劉玉華抽出一張紙巾,輕輕擦拭著如涵禮服上的蛋糕.把蛋糕擦乾淨了,她現上面的痕迹不是很明顯.只是淡淡的,幾乎看不出來.

好了,沒事了,晚點送洗衣店清洗一下就好了.這顏色很襯我的涵涵,看上去更好看了.劉玉華看著女兒,滿心喜歡.

媽媽,我困了,先去睡了.經郭嘉瑜這麼一鬧,如涵身心疲憊,只想休息.

劉玉華看得出女兒很累,扶著她上了樓.

這一/夜,如涵眼前都是郭嘉瑜向她丟蛋糕的一幕,郭嘉瑜尖銳的聲音似乎還在她耳邊回蕩,讓她難以入睡……

林蘭魅/眼酒吧里,趙剛的夜生活剛剛開始,他撇下馮雪,和幾個女人相談甚歡,不時把手搭在其中一個女人的腿上,表情和舉動都十分親昵.

趙哥,你怎麼這麼久都沒來看我們呀,人家都想你了.其中一個穿紅色緊身短裙,濃妝艷抹的女人嬌聲撒嬌道.

我也想來看你們,不過最近太忙了,實在是沒時間過來.趙剛在紅裙女子的臉上掐了一下,笑著回答道.

趙哥,你不會在林蘭有女人吧,她管著你,不讓你出來玩?黑衣女子一語中的.

月兒別亂說,誰能管得了我,她要敢管我,我就休了她!趙剛點了一支煙,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後霸氣地回應道.

趙哥,你真帥!紅裙女子用仰慕的眼神看著趙剛,他吸煙的樣子,看上去很有魅力.

趙哥,你今晚帶誰走呀?是月兒,還是小蘭,還是帶我走?黑衣女子用迷離的雙眼看著趙剛,柔聲問道.

我……今晚帶你們三個一起走,怎麼樣?

趙剛是魅眼酒吧的常客,差不多每次來,都會帶小/姐出去過夜,這一次,是他離開林蘭之前最後一次來酒吧玩,所以想玩的痛快一點.

什麼,帶我們三個一起走?三個女人差不多是同一時間出了驚嘆.

趙哥,你太厲害了,你不會是想和我們三個一起那個吧?一直沉默的紫衣女子壞笑著問道.

趙剛看了她一眼,嘴角微微上挑,俯身在她耳邊說道:寶貝兒,你猜對了,我就是要這樣,等會兒讓你嘗嘗我的厲害!一定讓你欲仙欲死!

趙剛的聲音很大,旁邊的兩個女人聽得一清二楚.紅衣女子不禁冷笑道:趙哥,你也太能吹牛了吧,我記得你上次帶我出去,不到幾分鐘就完事了,害得我連高/潮都沒有,你怎麼同時應付我們三個人?

紅衣女子仗著和趙剛熟識,說話毫不顧忌,沒想到會觸動趙剛的軟肋.她話音未落,趙剛就變了臉色.

哦,既然這樣,我就讓你看看,我是怎麼應付三個人的,如果你感興趣,就和我走,不然就不用了,!

紅衣女子自知說錯了話,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她可不想錯過趙剛這個大主顧,趙剛出來玩一向出手闊綽,她就算不喜歡趙剛,也喜歡那大把的人民/幣呀!

趙哥,月兒年紀小不懂事,你別和她一般見識,我和小蘭都相信你.黑衣女子略微年長几歲,說話更有分寸.

那好吧,咱們走吧.房間我已經訂好了,今天我們好好玩!這是他離開林蘭前的最後一次瘋狂,他之前吃了幾粒/葯,只等著晚上大戰一場.只有在g上瘋狂的make1ove才能彌補他內心的空虛感.

賓館的房間里,他和三個女人鬼混了差不多一整夜,在的歡愉中,他忘記了一切煩惱……

翌日清晨,趙剛才體會到放縱後的後果,他的私/處如針刺一般痛,腰部也酸痛不已,看來,逞能真不是什麼好事.未完待續R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