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七九九章另眼相看(一更)

第七九九章另眼相看(一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6-17 13:01  字數:2347

涵涵,今日是辰家的年中宴會,下午三點,在海城大酒店的二十層宴會廳舉行,我希望你來,不用擔心腳上的傷,我有辦法。

如涵用手拍了下腦門,她這記性怎麼會這樣差呢?前幾天她還記得今天是辰家的年中宴會,睡了一覺竟然忘得死死的。

她真的可以去嗎,她的腿和腳都受傷了,走路很不正常,豈不是讓人看著不舒服?算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就是個宴會嗎,過去坐坐就好。

可是,逸雪也真是的,怎麼不早點叫她起netg呢?要是她一覺睡的太香沉了,過了下午三點,那麼辰家的人會怎麼看她呢?不過,她的腳傷還沒好,不知道逸雪有什麼辦法。

她將茶几上的米粥和小菜簡單的吃了幾口,將剩下的粥菜端進了廚房,清理好了碗筷,這才上了樓。

「宴會上我應該穿什麼呢?正裝?還是宴會禮服呢?」

卧室的柜子里有她的幾件衣服,可翻來覆去找著,她總覺得穿這些衣服出現在宴會上有些不合適。

她想了想,還是決定到外面的商場里買一件禮服,不過要加緊時間了,不然一定趕不上晚上三點的宴會。

她帶上了包包,剛出了辰家大門,就看見司機小張在車裡等著她。

「沈小姐,少爺說了,要是看到你下樓要出去,就攔下你,帶你直接去公司找他就可以。」

「可是。我還有事沒有做完?你知道他找我有什麼事嗎?」

「這是少爺的吩咐,說你去了就知道了。」

如涵真不知道逸雪到底有什麼事,不過他既然找她,她去就是了。她打算先去公司見他,然後再去買衣服。

到了逸雪的辦公室,他正在簽一份合約。

他垂眸安靜的時候,黑亮柔澤的頭還未及眉。正巧露出了他如劍的濃眉。高挺的鼻峰下,薄薄的紅唇緊抿,很是堅毅冷峻。

其實。他安靜的時候更有魅力,令人著迷。

他放下了金制筆尖的鋼筆,濃眉微微挑起:「涵涵,你來了!」

「嗯。你找我有事嗎?」她打算站著同他講話,等一下還要出去。

「將衣服脫了!」

如涵眼皮跳了跳。向身後退了兩步,以為她聽錯了。

「你說什麼?讓我在這裡脫衣服?」

逸雪假裝板著臉,強忍著笑,再次肯定道:「是。就在這裡……你脫衣服吧!」

如涵雙手護在胸前,一臉警惕看著他。

這小雪花不是瘋了吧,讓她在這裡脫衣服。到底要幹嘛?

「不!我才不要!」

他似笑非笑瞥了她兩眼,從轉椅上站起。

如涵轉身就要往外走。只是腳還痛走不快,只聽見身後傳來逸雪的笑聲。

「你害怕什麼?我是想讓你試一試給你買的禮服,晚宴上正好你可以穿上它。」

她止住了腳步,尷尬的羞紅了面頰,剛才她都想了些什麼?

竟然會以為他是那種喜歡色情的男人,原來是想讓她試一試他給她買的禮服。

如涵轉過身,不好意思地接過他端在手中的系著粉色錦帶精緻的包裝盒。

「你什麼時候買的,我都不知道,我剛才出門就是想去買禮服。」如涵邊說邊把衣服打開,「不用試了,我覺得一定合適。」

「對啊,我老婆的尺寸,我最了解的。」

他意味深長地笑了笑,盯著她的臉蛋和身材瞧著,有些邪惡、不懷好意。

如涵裝作一臉淡定,輕輕咳嗽了一聲,將精緻的盒子捧在懷中。

「逸雪,要是你沒有別的吩咐,我先回家了。」

他明知故問:「回哪個家?」

「當然是回我家呀,三點再去。」

「先別回家了,幫我設計一下宴會的布局。我讓小張送你去酒店,你去了不用站著,坐在椅子上指揮他們就好。逸楠也會幫你。」

逸雪忙著和一家公司簽約的事兒,暫時脫不開身,這件事他交給誰都不放心,只想讓如涵親自幫他。

如涵沒有拒絕,很樂意幫他分擔,她按照逸雪的話到了二十層的宴會廳,親手策划了宴會的開場布局、中間的休閑娛樂布局和宴會的結束散場布局。

在此之前,辰家人對如涵並不十分了解,以為她只是個長得漂亮,有幾分才華的小丫頭,經過這一次,她的能力讓他們大跌眼鏡,對她有了新的認識,都由心的佩服她,說她是一個才貌俱佳的女強人。

一切都安排妥當了,如涵連午飯都沒有吃好,就已經快到下午三點了。

她找到試衣間,將逸雪送給她的禮服盒子打開。

從盒子中取出了一件紫色露肩、裙擺及地的禮服裙,裙子上是鏤空手綉牡丹圖樣,看上去華貴、高雅。

只不過她露出的脖頸上空空的,雙腳穿著的米色平底鞋,有些配不上這件漂亮的禮服。

「涵涵……」

逸雪哥?他怎麼找來的?

「我在!」

如涵已換好衣服,走出了試衣間,只見逸雪神色匆忙,手中拎著一大一小兩個盒子。

此時的如涵如盛開的紫羅蘭花一樣美麗,帶著花一樣的芬芳朝著他走來。

他的目光定格在她的身上,竟然難以移開。

二十層的電梯門在這時打開,一個身穿亮金色旗袍的靚麗女子從電梯里走出,無意間瞧見如涵和逸雪二人。

她暗自咬牙,一步一步朝著他們走去。

如涵見逸雪一直看著她,不禁有點害羞,以為她將禮服穿錯了,或者臉上有什麼東西,一會兒瞅了瞅身上的裙子,一會兒伸出手摸了摸面頰。

「逸雪哥,是我的禮服穿錯了,還是臉上沾了東西,你幹嗎要這樣看著我?」

逸雪這才意識到他自己的失態,失態?他用這樣看自己的未來老婆又怎麼了?他這是名正言順,又不是色狼。

他輕輕咳嗽一聲,掩飾他的尷尬。

他將手中的一大一小兩個長形盒子遞到她的面前:「給你買的,你一定會用得上。」

如涵伸手接過,不知道裡面裝了些什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