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七九零章誰踢你?(二更)

第七九零章誰踢你?(二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6-12 22:53  字數:2317

「隨你吧,想幹嘛就幹嘛。上午公司有事,我先出去了,你自己吃早餐吧。」

馮雪知道趙剛的脾氣,不敢多說什麼,只能眼看著他出門。

趙剛很自私,很少在意馮雪的感受,他對她,沒有噓寒問暖,沒有貼心照顧,有的只是chuang上的親昵。

馮雪明知道趙剛是這樣的人,卻沒有辦法,她已經深陷其中,無力自拔。

海城郊區沈家別墅的露天陽台上,一個高挑的身影倚在護欄上,她微微抬起的俏臉,遙望著夜空,悶悶不樂。

如涵一邊看著星星一邊喝著酒,接連喝了三杯雞尾酒後,感覺頭暈暈的……

前一日的事兒讓她難以忘懷,腿上的痛時刻提醒著她曾受到多大的傷害和屈辱。

她現在很不開心,怎麼辦?

一支嬌艷欲滴的粉色玫瑰突然伸到她的面前,如涵微微一怔,下意識地轉眸一看,在看清來人的臉時,她睜大了雙眼。

「逸雪哥!」如涵驚訝地叫道,接下了粉玫瑰,「你怎麼來了,不是在出差嗎?」

「我忙完了,歸心似箭,就提前回來了。」逸雪噙著溫煦如風的微笑,滿眼寵溺地看著如涵,柔聲說道。

如涵心情低落,逸雪的突然出現沒能讓她高興太久,沒一會兒,她就轉回身去面對夜空,舉起手裡的酒杯將杯中酒一口喝盡。

「涵涵,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喝悶酒?」逸雪姿態慵懶地側靠在護欄上,一瞬不瞬地凝視著她的側臉。心疼地輕問。

「沒有,裡面好悶,我出來透透氣……」如涵搖頭,無精打采地,胡亂找了個理由隨口敷衍道。

逸雪知道她沒說真話,卻不想追問。

如涵的心很亂,她不知道該怎麼去傾訴內心的苦悶和傍徨。心裡滿滿都是委屈和難過

「哎……」如涵長嘆一聲。

「我的涵涵居然也會嘆氣。真是難得!」

逸雪淺笑,如涵猛然回神,這才發現自己居然嘆息出聲了。她倉皇抬眸,卻撞上逸雪似笑非笑的雙眸,有種被看穿心思的窘迫,連忙咬著唇默不作聲。

在所有人的眼中。如涵開朗活潑,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像個小公主般無憂無慮,很難想像她也會有這種惆悵的模樣。

「真的不跟我說說你的煩心事嗎?我不介意暫時充當你的閨蜜!」逸雪故作輕鬆地微笑著說,眉眼彎彎的模樣看起來很親切。

聞言,如涵驀地轉頭看著逸雪。「可是我介意!」

「為什麼?」逸雪還是笑眯眯的。

「現在還不是時候,總有一天,我會和你說的。」如涵可愛地眨著眼睛。隨後斜著眼打量著逸雪,笑著說道:「如果我的閨蜜長得像你這樣高大……」

這樣近距離看著逸雪。如涵的目光漸漸染上驚艷的意味,像是自言自語般喃喃。

「逸雪哥,我突然發現你……」

她拉長尾音,故弄玄虛地停頓。

「我怎麼了?」逸雪微微擰眉,下意識地垂眸看了看自己,疑惑地追問。

「好帥啊!」如涵讚歎一聲,眨巴著雙眼,一副被迷住的可愛模樣。

今晚的逸雪一身正裝,身形碩長容貌俊雅,讓如涵眼前一亮,她一直覺得逸雪很帥氣,不過今晚的他看起來更迷人。

逸雪性格溫和,渾身上下透著一股淡淡的書卷氣,溫文爾雅、器宇軒昂,不似崔志浩那樣氣勢逼人、俊朗霸道,但他身上的親和力給他增添了不少魅力。

「是嗎?」逸雪忍俊不禁地看著如涵略顯誇張的小模樣,心裡划過一絲暖流,被她讚美,他很開心。

「嗯!」如涵很用力地點了下頭,以表誠意。

逸雪微微眯眸,定定地看著如涵一本正經的小臉,唇角若有似無地勾了勾,問:「那我和崔志浩比……誰更帥?」

如涵沒想到他會這樣問,想了想,一邊轉頭望著夜空,一邊搖頭懶洋洋地說道:「你們根本就不是一個類型的,沒有可比性好不好!」

「在涵涵眼裡,我和崔志浩都是什麼類型的?」逸雪也微微轉身,陪她一起看星空,佯裝漫不經心地追問。

如涵轉眸看了他一眼,說:「逸雪哥是溫柔型的!」

逸雪輕輕撇了撇唇,微擰著眉思量了下,點了下頭表示贊同,接著又好奇地問:「你志浩哥呢?」

「他嘛……」如涵拉長尾音輕輕嚼念,腦海里浮現出崔志浩的臉,有些沒好氣地小聲哼哼:「霸道蠻橫型的!」

對!崔志浩就是霸道蠻橫的代名詞,即使有溫柔的一面,也是霸道的溫柔!

「那涵涵是喜歡溫柔型的還是霸道蠻橫型的?」逸雪凝視著如涵的小臉,表面上輕鬆,心裡卻很緊張。

「當然是喜歡小雪花這樣的!」她小臉一抬,唇角漾著甜美的笑。

逸雪的雙眼驟然一亮,眼底眉梢難掩喜悅之情:「涵涵,你沒說謊?」

「當然沒說謊。」如涵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低下了頭。

月光下,她羞澀的樣子很是動人,逸雪不由得俯下身去,想親吻她的臉頰,可剛一低頭,就看到逸雪腿上的一片紅色。

「涵涵,你的腿怎麼了?」逸雪邊說邊蹲了下來,審視著如涵的腿。她的腿塗了藥水,紅燦燦的,讓人心顫。

「沒事,就是受了點小傷,上了藥水,過幾天就好了。」如涵別過臉去,不想讓逸雪看她,她怕自己忍不住又哭出來。

「受傷?好好的怎麼會受傷,是不是誰……」

「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弄傷的,醫生說沒有大礙,你不用擔心。」如涵知道逸雪想說什麼,打斷了他的話。

「涵涵,你沒說實話,有事瞞我。」逸雪扳過如涵的身體,看到她眼裡晶瑩的淚光。

「逸雪哥,你想多了,誰剛踢我呀,是我自己弄傷的。」

「踢你?是誰這麼狠心,竟然踢你?」如涵不小心說漏了嘴,被逸雪識破了謊言。

「沒人踢我,是我說錯了。」如涵想收回剛剛說過的話。未完待續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