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七七三章傷心淚(一更)

第七七三章傷心淚(一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6-04 11:57  字數:2379

ps:涵涵繼續弱弱地求粉紅,萌萌噠。,晚點二更。

有了逸雪的關心,如涵的心情好了許多,躺在軟軟的大chuang上,很快便睡著了。

也許是當初的愛太深,在經歷了趙剛絕情的背叛與拋棄後,如涵仍無法真正恨他,想到他遭受這麼大的挫折,還是為他擔心。

第二日上班,如涵坐在電腦前根本無法靜下心來看稿,踟躕再三,還是決定趙剛打了個電話。

按著那些曾經熟悉的數字,今日看來卻是如此陌生。剛按到一半,如涵就猶豫了,如果趙剛不接電話怎麼辦,或者,他還是那種愛理不理的態度,豈不讓她難堪。

「算了,豁出去了,不就是一個電話嘛,他還能吃了我不成!」如涵鼓勵自己,終於按下了最後幾個按鍵「3-7-7-3」。

林蘭趙剛家,chuang頭柜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五星紅旗迎風飄揚,勝利歌聲多麼響亮……」

趙剛的手機鈴聲很特別,讓人聽了就振奮,很快,趙剛和馮雪都被吵醒了。他們剛從海城回來,還沒去公司上班。

「誰呀,這時候打電話?」馮雪距離柜子近,伸手把手機拿了過來,朦朧中睜開眼睛一看,瞬間清醒過來。

「老公,你不是說和沈如涵沒有聯繫了嗎,她怎麼又給你打電話?」

馮雪嘟噥著嘴,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什麼呀?給我看看。」趙剛從馮雪手中拿過手機。定睛一看,果真是如涵打來的。

「我們早就不聯繫了,我都不知道她打電話幹嘛。不用管她,把手機放回去吧。」趙剛不想惹馮雪生氣,根本不理會如涵的電話。

聽趙剛這麼說,馮雪緊繃的小臉馬上舒展開了。「好,我們不理她,接著睡。」

馮雪把手機放回柜子上,又躺在趙剛身旁,摟著他睡下了。

「他怎麼不接電話呢?」如涵在心裡默念著。擔心他。卻也沒有辦法。

她身在海城,趙剛在幾十公里外的林蘭,他們之間唯一的聯繫方式這就手機,一旦手機都不接。他們就真斷了聯繫了。

如果說趙剛剛提出分手的時候。如涵還心存幻想。那麼到如今,如涵一點奢求都沒有了。

她曾經無數次問趙剛,到底愛沒愛過她。而今不用再問,她已經有了答案。

他若是真心愛過她,怎忍心欺騙她,怎忍心背棄她,怎忍心在她最捨不得他的時候,用最殘忍、決絕的方式離開他,在她的生命里消失?

愛,不是一句「我愛你」那麼簡單。愛是陪伴,愛是相守,愛是最算天崩地裂,海枯石爛也要牽著你的手!

在這個世界上,除了生死,沒有人能把相愛的人分開,能分開的,便不是愛,不過是一時衝動的成/人遊戲罷了。

「算了,不接就不接吧。估計是不方便接吧。」如涵把手機放到了一邊,安慰自己。

說到「不方便」,如涵心裡一陣刺痛。她不是傻子,早在去年,趙剛還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她就知道趙剛是個不甘寂寞,喜歡獵奇的人。她只是沒想到,自己這麼快就成了過去式。趙剛的「不方便」是因為有新人在側,無暇顧及她這箇舊人。

就算趙剛一再否認,如涵也清楚的很,這個讓趙剛背棄承諾,置她的痛苦於不顧的人是馮雪,只不過,她不想面對這個現實。更不想讓這個女人和趙剛一起踐踏她的尊嚴,侮辱她的人格。

本以為淚已流干,不再有眼淚,想到傷心處,如涵又忍不住哭出聲來。

那段情太深,那段傷太重,又豈是一朝一夕能恢復的?

當幸福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這種幸福是不道德的,甚至卑鄙的。當如涵一個人躲在家裡哭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時候,趙剛正摟著馮雪在安西、在林蘭的大chuang上顛鸞倒鳳、共赴**,他又豈會想到如涵的痛苦和無助?

整個上午,如涵都提不起精神,把自己關在辦公室里,動也不想動。

直到門口傳來「砰砰」的敲門聲,她才回過神來。

「請進!」如涵喊道。

「沈經理,崔總讓我把這份文件給你,想聽聽你的意見。」劉秘書應聲進來,手裡拿著文件夾。

「好,給我吧,我晚點給崔總回復。」如涵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對劉秘書說道。

待劉秘書走後,她打開文件夾,仔細地翻看起來。面對工作,如涵從不含糊,即便是傷心得要死,也會把工作做完工作再說。

看完幾頁文稿,如涵不由得笑了。崔志浩給看她的,是新欄目的策劃方案,她是這個欄目的指定負責人。

她懂得崔志浩的良苦用心,他在盡他的全力支持她、幫助她,讓她施展她的才華,發揮她的創造力。他給她提供的是一個平台,一個機會,一個可以自由馳騁的空間。

人是很奇怪的動物,傷心會流淚,喜極也會流淚。看著崔志浩費心製作的策劃方案,如涵先是笑,而後便哭了起來。

她從未為他做過什麼,甚至還一度誤會他,用言語刺激他,他卻一再包容她、幫助她、照顧她、守護她,如果沒有他,她可能早就死在琳達手上,或者被人侮辱,含恨離世。

想到這兒,如涵心頭一暖,世界上的好男人還是很多的,辰逸雪是,崔志浩是,黃尚文也是,他們都出現在她的生命里,從他們身上,她看到了善良、真誠與愛,他們都是有責任感、有擔當的純爺們兒。

遇見趙剛,也許只是她生命中的一個意外,有趙剛做對比,更顯出這些好男人的可愛與珍貴。

「趙剛,隨你怎麼樣吧。我不要再為你流淚,我要好好生活,就算不為了自己,也是為了這些愛我的,珍惜我的人。」

如涵拿過紙巾,擦乾了臉上的淚,目光堅定地看著前方。流淚,是一種發泄方式,卻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換不來趙剛的懺悔,也換不來內心的解脫,只能讓親者痛、仇者快。

如涵想,如果讓馮雪看到她傷心落淚的樣子,恐怕會暗爽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