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七六五章不解風情?

第七六五章不解風情?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5-30 11:29  字數:3610

「不早了,去睡吧。」逸雪緩緩合上手中的文件夾,動作很自然的輕拍了下如涵的腰。

「你也去睡吧,我累你也沒有很輕鬆,明天才有力氣。」如涵知道,辰氏的很多事都是逸雪在打理,他也不輕鬆,逸雪也許是習慣了,習慣什麼都獨自承受和解決,習慣了什麼都放在心裡,可是這並不代表他不難受,也不代表他不會受傷。

「好!」逸雪點點頭,他很聽如涵的話,放下手中的文件就向大chuang走去。

如涵臉上蕩漾開一抹淺笑,溫暖又舒心,她也跟著走到了大chuang邊,也許是經過了剛才的刺激,想到接下來可能要發生的事兒,她沒像前幾次那麼手足無措。

如涵看著站在chuang另一邊的逸雪,轉身坐在了chuang上,卻不想剛剛一坐上去,突然一軟,像是做在水上一樣,她失聲叫了出來。

「啊!!」

她的身體剎那間整個跌進了大chuang中央,而身體的觸感就像是身處水中一樣。

逸雪挑了挑眉,想起了電話李秘書的話,「訂房間啊?嘿嘿,好的好的。」

那時,聽李秘書的語氣,逸雪就感覺到不對勁,但是他並沒有想太多,現在都明白了。

「唔……這chuang是怎麼回事啊?」已經跌坐在chuang中央的如涵抱怨道,她撐著手努力的想要站起身,卻發現怎麼也沒辦法,碰到哪裡哪裡就陷進去。

逸雪看著如涵什麼也不懂的模樣,不禁笑出了聲。「這是水chuang,這間房是情.趣房間。」

水chuang?情.趣房間?如涵一愣,腦子裡所有的辭彙找了個遍,也沒理解「水chuang」的意思,「這……這……」如涵憋得滿臉通紅,卻又一臉無措,她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逸雪突然往前了一步。向如涵伸出了手。「我拉你起來。」

如涵點點頭,把手放到了逸雪的手上,逸雪微微一用力。她幾乎沒耗什麼力氣便起身站在了地上。

「我們……要怎麼睡?」如涵不好意思的問道,心裡著實有些慌。

這樣子的chuang,只怕是他們一睡上去就會馬上滾到一起吧,如涵有些心慌意亂。

「只要我們一躺上去的時候掌握好平衡就不會陷進去了。」逸雪依舊是一臉平靜。似乎對眼前的一切見怪不怪。

「嗯,那我們一起躺上去。」如涵點點頭。便繞過逸雪走到了chuang的另一邊。

「一、二、三!」如涵數著數,和逸雪同時各佔據了一邊,果然就像逸雪說的那樣,他們各自躺在兩邊。恰好控制了平衡。

「寶貝,我們要不要……做點什麼,不然實在是辜負了李秘書的美意。」逸雪微微側過身。把手搭在如涵的胸前。

「不要!」如涵下意識地答道。

「為什麼不要?」

「這chuang太不舒服了,我不敢動。而且。我也……」

如涵哪裡知道,逸雪不是在詢問她,而是在通知她,沒等如涵說完,他的唇已經封住了他粉嫩的唇瓣,在他的柔情攻勢下,如涵繳械投降了……

一陣親熱過後,兩個人倦意更濃,沒過一會兒便睡著了。

第二天清晨,第一抹陽光調皮的在窗帘上嬉鬧著,像個孩子一般試圖想鑽進房內,卻被窗帘擋住了去路。

明亮的光線照得如涵眼皮有些疼痛,她嚶嚀著,雙手揉了揉雙眼,然後睜開一看,發現已經是天亮了。

「小雪花……」如涵輕輕的轉頭想叫醒逸雪,卻不想一張臉突然在眼前放大,嚇了她一跳,當她低頭一看,更被驚到了。

他們不是各自睡在一邊,而是抱在一起睡的,而且還是赤/裸地抱著。

儘管只是輕輕的叫聲,卻讓逸雪瞬間清醒了過來,他睜開雙眼,迎上了如涵吃驚害羞的神情。

「早。」剛剛醒來,逸雪的嗓音低沉而嘶啞,平添了讓人心跳加速的誘/惑力。

如涵臉一紅,急忙低下了頭,聲音像蚊子一樣,「早。」

逸雪抬頭看了看落地窗外射進的陽光,眼看時間已經不早了,便放開了如涵。

擁抱著自己的雙臂放開,如涵頓時感覺到一陣冷意,讓她有些不習慣,但是還是跟著起來了。

「寶貝,時間還早,我先出去鍛煉。然後回來叫你一起吃午餐。」逸雪一邊說著一邊開始穿衣服,絲毫不在意如涵審視的目光

「嗯,好的。」聽他說要去跑步,如涵倒想多睡一會兒了,復又躺下。

「對了,寶貝,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逸雪試探著問,他知道,他得到的多半是否定的答案。

「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跑步好累,我再躺會兒。」

最近逸雪養成了晨起跑步的習慣,如涵卻還是一如既往地不愛運動,標準的宅女。

換好衣服後,逸雪轉身出門下樓,他準備繞著這酒店跑上幾圈。

逸雪出去後,如涵正閉上眼,準備補覺,手機突然響了一聲,是亦晴的簡訊:嗨!我的小美人兒假期過的高興嗎?

如涵微微一笑,回復了一句:「當然。非常高興!」

「我靠!我的簡訊是不是發的不是時候,你們是不是在xxoo?」

看到亦晴又發過來的信息,如涵差點沒笑噴。這女人腦子裡想的都是什麼呀,這麼色!

想著發信息不方便,她給亦晴打了電話。

「喂,我說王亦晴,你一個姑娘家每天都想著這事兒不害臊嗎?」電話接通,如涵就笑著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