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七六二章認錯人

第七六二章認錯人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5-28 02:53  字數:3450

「不玩了,先走一步。」丟下酒杯,趙剛已經轉身往外走。

馮雪衝到洗手間里飛快的整理了襯衫,回頭朝其他三人點頭後,便一路小跑跟著趙剛出去。

……

電梯里,只有他們兩個人。

醇厚的酒香,蔓延在半空中。他閉著眼,靠在電梯壁上,神色間的看不出任何情緒。

「你沒事吧?」馮雪問,細眉輕皺,「要不要去醫院一趟?醫生說,你們頭痛病不該喝酒的,你應該稍微注意一點!」

他驀地睜開眼來,深瞳如潭,望定她:「你說的你們,是誰?還有誰和我一樣?」

馮雪一愣,撩了撩頰邊的絲才遲疑開口:「我哥有個朋友也患過這樣的病,所以……我都是聽我哥說的。」

不知道他到底是信了沒有,但並沒有再接話。電梯門此時恰好打開,已經到了停車場,他率先大步走出去。

……

酒後不駕車,這一點,他倒是很乖的。將鑰匙丟到馮雪手裡後,他已經徑自在副駕駛座坐下了。

馮雪動車子後,想到什麼,微微側目看了眼趙剛,「剛剛謝謝你。」

趙剛正將自己懶懶的拋在椅子里休憩,聽到她的話,他側過臉來望著馮雪,有些意味深長的問:「謝我什麼?」

「謝謝你願意替我解圍。」

他嗤笑了一聲,「你是我的女人。你真以為我會讓那幾個小子看你。」

馮雪一怔。

別過臉來,恰恰撞上他沉靜如夜的眸光——安靜、淡漠,卻偏偏帶著一股要將她整顆心都看穿的銳利。

目光里那抹幽暗和寂寞來不及收斂,讓馮雪心底不由得收緊。

似沒料到她會回過頭來,趙剛愣了一下,挪開了停在她身上的視線,只是低低的哼出幾個字:「開車吧。」

馮雪望著他的樣子。心裡湧出些許不忍。

這個男人。在她面前永遠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這會讓她自動忽視他也有脆弱的時候。

馮雪把車開到趙剛家樓下,扶著他上樓。打開房門,讓他在沙上坐下。

「你坐一會兒吧,我去熬點粥,需要一點時間。」看著趙剛。馮雪的語氣變得越的溫柔。

他不說什麼,靠著沙背。閉上了眼。

馮雪洗好米,將鍋放在燃氣灶上,又打開冰箱,望著那空蕩蕩的冰箱內僅有的兩顆雞蛋。心裡有些不舒服。

趙剛雖不是什麼土豪,但收入也算過得去,日子卻過得十分節儉。他的冰箱很少有吃飽的時候。

馮雪熟練的將兩顆雞蛋煎得又香又嫩,心滿意足的將雞蛋餅放進盤子里。

許是酒意漫了上來。又或者,廚房裡的香味和那抹晃動的身影太過美好。

聽著,聞著,看著,趙剛的心竟然變得前所未有的平和。舒適的將自己靠在沙上,輕輕的閉上眼,放鬆了心情,暫且忘了事業上的不順心。

馮雪端著盤子出來的時候,已聽到他輕微的鼾聲,粥還沒有好,她不用急著將他叫醒。小心翼翼的將煎蛋放下,滿足於這一刻的溫馨,小心得連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她走進卧室,想替他找條毛毯。

卧室里撲面而來的都是屬於他的氣息,讓她覺得心跳加。馮雪正要轉身出去,卻被netg頭柜上一個打開的盒子吸引住了。

那是個有zippo字樣的打火機,淡紫色的機身散著瑩瑩的光亮。

「這是他自己買的,還是別人送他的呢?」馮雪暗自思忖,手一松,被子落在了地上她也渾然不覺。

「雪兒,你在哪兒?」突然,趙剛的聲音傳來。

馮雪整個人一驚,忙的轉過身去,「我在卧室!」

「你不是在做粥嗎,怎麼又去卧室了?急著睡覺嗎?」趙剛走了過來,瞄了她一眼,又低頭看了眼落在地上的被子,眼底儘是揶揄。

「不是。」馮雪強制讓自己冷靜下來。深吸口氣,才走到他身邊「你剛睡著了,我擔心你感冒,所以拿被子給你蓋一下。」

趙剛心下一頓,不說話,只是望著她,突然有些煩躁起來,一下子將她拉到身邊,抬起她的下頜,讓她的視線對上自己的眼睛。

「雪兒,你確定你還喜歡這樣的我嗎?你不覺得我很無能嗎?」

「我……」他的話,讓馮雪一時語塞。

她抿唇,垂下眼瞼,輕輕開口:「在我心裡,你永遠是個有才華的男人,一個出色的領導。」

「你還喜歡我?」

他不是傻子,對於感情這回事,他更不是根木頭。或者說,她對他的傾慕太過強烈,讓他想忽視都難!

趙剛問得太直接,直接得讓馮雪心尖兒一顫,好半晌只能傻傻的望著他。

這樣的沉默,在他看來無疑就是默認。

他眉心一凜,一俯,忽的就含住了馮雪輕顫的唇。

馮雪一愣,下意識推了他一把,他不鬆手,卻更用力,她整個人都被他蠻橫的摁在了身後的櫥柜上。

她的背脊貼著冰冷的櫥櫃,劇烈起伏的前胸貼著他結實健碩的胸膛。幾番推擠下,她襯衫扣子崩開了幾顆,凌亂間露出深深的一抹事業線,you惑力十足。

他的吻,卻似冰一樣寒涼,猛烈襲來。

可即便是這樣,馮雪還是瞬間被他那懾人的氣息所蠱惑。情不自禁的攀住了他的脖子,紅唇輕啟,任他霸道十足的侵略。

對於這個男人,她從來就沒有任何抵抗力……

趙剛不得不承認,她意亂情迷的樣子,讓他瘋狂。

他迷了眼,溫軟的指腹沿著內/衣邊緣緩緩摩挲,肌膚相觸的那一剎那,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