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七六一章替他擋酒

第七六一章替他擋酒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5-27 05:13  字數:3642

第二天,趙剛身體恢復,照常到公司上班,下了班,被林蘭的朋友宋齊叫到當地有名的會所喝酒聊天。

會所里,一片旖旎風光。

霓虹下,宋齊一手摟著美女,一手端著酒杯眯眼瞅著自己的兄弟,見他又一次一飲而盡,沒好氣的踹了他一腳:「喂喂喂,喝夠了沒?少喝點。」

趙剛只當做沒聽到他的話,宋齊便推了推懷裡的女人,「去去去,帶著她們都出去。回頭來拿錢。」

「好的,宋先生。下回別忘了我們姐妹。」女人嬌媚的摸了一把宋齊性感的胸膛,才領著眾人戀戀不捨的走出包廂。

一下子,包廂里便只剩下一雙兄弟。

宋齊端著酒杯坐到趙剛身邊,望他一眼,「又為什麼事兒把自己喝成這樣?」

「沒事。」

「嘁,都是兄弟,還能瞞我?不會是上次我見到那個吧?」

趙剛眯了眯眼。宋齊罵了一句:「不爭氣!那死丫頭就為了那點錢就把自己給賣了,你說你還至於這麼惦記她嗎?」

「誰說我是為了她?」趙剛反駁了宋齊的話,凝神盯著酒杯一瞬,聽到宋齊饒有興緻的問:「難道你又重新墮入愛河了?」

墮入愛河?

他冷笑,「有可能嗎?」

被他這一問,宋齊也覺得不可能了。

「那你這到底是為哪般?」

「我只是在想,怎麼把公司的業績提上去。」趙剛將自己拋進大沙發內,霓虹的燈光自那雙深邃的眸底划過,他半眯起眼的樣子像極了一個獵人。

宋齊知道他是個事業心很重的人,所以對他的話也並不驚訝。只是抿了口酒。望著他,「以你趙剛的能力,這不是個小ca色嘛!」

「說的輕鬆,那有那麼容易。」他動了動身子,看向宋齊,「算了,不說這個了。我們喝酒。」

「好。喝酒。」宋齊向來沒耐心猜謎語。「你叫馮雪過來吧,我好久沒見她了,她來了。你也好安心。」

「也好。」趙剛答應著,給馮雪打了電話。

馮雪半個小時後到了會所。

望著「8103」號包廂,認定沒錯,才敲了敲門。

「進來。」有人在裡面開口。她便推門進去。剛推開一條細縫,入耳的便是說話聲夾雜著麻將聲。

還有煙酒的味道。有些嗆鼻。

他身體狀況那樣糟糕,還能呆在這種混雜的空氣里?真擔心他是不是受得了。

「你來了。」熟悉的聲音,穿透噪雜,傳到她耳邊。

她抬目。一眼就見到趙剛坐在牌桌上。正對著門口,眉眼稍掃過來,就見著了她。

牌桌上還有另外三個人。皆美女在懷,玩得不亦樂乎。

他身邊沒有女人。這倒多少讓馮雪鬆口氣。

其他三個人,皆將視線朝馮雪投射過來,頗有些玩味。

「雪兒,我們可是好久不見了。」宋齊笑望著馮雪,視線閑閑的落到趙剛身上。

「咦?這不是馮雪嗎?我也好久沒見你了,又見丰韻了。」坐上手的白帆說道,他是a公司的總經理,也是趙剛來林蘭認識的。見馮雪身材發福了,不禁打趣道。

宋齊在桌下踢了他一腳,「你管那麼多吶!」這小子,總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白帆一見趙剛臉色微變,也知曉自己觸了礁石,閉了聲。

「過來坐吧,雪兒。」趙剛說罷,便低了頭,隨手甩出一張麻將。

「誒,碰了!」宋齊將牌拿了過去。

馮雪才開口:「我在這邊看著吧,我不懂玩牌。」

趙剛皺眉,沒理會她。

「誒,自摸!來,老規矩,每人罰一杯!貝貝,給他們倒酒。都滿上,一個都不能放過!」好不容易胡了把牌的白帆得意的推了推身邊的美人兒。

好傢夥!那美人還真不手軟,一杯威士忌倒得滿滿的,半點兒空隙都不剩下。

這杯酒下去,他身體受得了嗎?而且是剛剛才病情發作過!

馮雪心裡擰成一團,看趙剛端著杯子真的要喝下去了,一想到他那難受的樣子,一下子也顧不得場合,繞過去探手就攔住了他。

趙剛皺眉。

所有人也皆停下動作來,望著這一出。

馮雪也知道這麼做不合適,但現下也只得硬著頭皮開口:「趙剛身體不好,若是喝酒的話,還是我來替吧。」

身體不好!趙剛最怕人說他身體不好,並不領情,哼笑一聲,要拂開她的手,卻忽的讓白帆摁住,他笑得邪肆,「既然人家都要替你了,咱們就按老規矩辦事便是。當然,你這要是憐香惜玉捨不得,我們幾個也能理解。你們說是吧?」

趙剛抿著唇不吭聲。

「什麼老規矩?」馮雪奇怪的望著他們。

宋齊呲牙一笑,「我們可不接受代喝這種小遊戲。不過,我們接受脫衣。你既然要幫著趙剛,那就這樣——他這杯可以不喝,你脫一件衣服。」

馮雪知道這圈子裡的玩法向來是這樣的。以前跟著哥哥出去玩,也沒少見過。所以也不覺得吃驚,但只是有半晌沒有動作。

見她沒動作,白帆顯得有些無聊。撇撇唇,「算了,趙剛,你還是自個兒喝了吧!」

趙剛始終沒有開口,也沒有動作。那雙深瞳,只是靜靜凝著馮雪,彷彿在等待她下一步的動作。

最好,她是能立刻打退堂鼓!何必讓別人知道他的頭痛病,即使是朋友,也不可以知道。

「我脫!」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馮雪蹦出來的竟然是這兩個字。

趙剛挑眉。

馮雪俯首望著他,一派輕鬆的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