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七六零章挫敗感

第七六零章挫敗感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5-25 14:10  字數:3687

ps:涵涵這兩天病了,胃腸感冒,還發燒,只能勉強一更了。

「嗯……」他只從鼻音中哼吟一聲,握著她的手,卻不鬆開。馮雪試圖掙扎了下,他卻下意識握得更緊。

望著那緊緊相扣的雙手,馮雪眸光閃爍了下。沒有再掙脫,只是發動車子,將車開往他家的小區。

……………………

好在,他的臉色在漸漸恢復血色,顯然,已經沒有痛得那麼厲害——看來是葯起了作用了。

馮雪鬆了口氣。

「好些了吧?」

「嗯……」

「你這是什麼老毛病?」

趙剛彷彿沒有聽到她的問話,將臉微微別向窗外。

很顯然,他是有意在避開她的問話。

馮雪嘆口氣,也不再繼續。彼時,他擱在一邊的手機乍然響起來。

「你的電話。」馮雪望著他,輕聲提醒。

「是誰?」他微微動了動身子,沒有動手去聽,只是問她。

窗外霓虹燈的光亮划過,此刻的他,看起來很無助,也很憔悴。

馮雪拿起手機來,看到屏幕上閃爍的名字時,眸光微微頓了一下。才開口:「是張紅梅。」

「哦。」趙剛只不咸不淡的應了一句。

「你不聽?」她奇怪的望著他。

「你替我聽,說我睡了。」他重新閉上眼。

「什麼?」馮雪不明所以的望著他,還是將手機塞進他手裡,「還是你自己來吧。」

他皺眉,望了眼還在堅持響的手機,將手機丟回去。沒好氣的開口:「接個電話很難嗎?我都不在乎,你怕什麼!」

他都已經這樣子說,馮雪也實在沒有再拒絕的理由。

遲疑了下,還是點了免提鍵接聽。

「剛子,你什麼時候回海城?我新買了房子,你過來看看。」電話里傳來張紅梅的聲音。

馮雪心裡有些難受,原來。他還有別的女人。

和他同睡一張chuang。過著沒心沒肺的日子,竟不知道,他是這樣的人。

「我不是剛子。」她。終於開口。

張紅梅顯然是沒料到接電話的會是一個女人,愕然的愣在那邊。好半晌,才猛然回過神來,憤怒的大叫:「你是誰。這麼趙剛不接電話?!這是他的私人電話,你有什麼資格接聽?」

車廂里。安靜得出奇。張紅梅的聲音又實在是太高分貝,趙剛聽得清清楚楚。

他別過頭來,挑眉望著馮雪,倒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馮雪懷疑他根本就是故意要陷自己於不義。沒好氣的看他一眼。只得照著他的說辭開口:「他睡著了,有什麼事你明天再打電話吧。」

「睡著了?!你們現在睡一起?」聽筒里,可以清晰的聽到張紅梅的聲音在發抖。她尖刻的叫起來。「趙剛,你真有本事。又找別人啦!」

尖利的聲音,再清晰不過的回蕩在車廂里。馮雪明顯的感受到趙剛的目光,變得越發深邃複雜。

她臉微紅,徹底亂了心跳。

吞噎了下,才努力發出平靜的聲音:「我先掛了。有什麼事你明天再和趙剛說。」

說罷,不等那邊張紅梅再繼續控訴什麼,馮雪已經迅速的摁了掛斷鍵。接下來,他已經熟練的關了機。

望著他這一連串的舉動,馮雪心裡完全不解。

「趙剛,這女人是誰?」

「不是誰,你別管了。」

馮雪愣了一下,不明其意。

趙剛的臉色變得越發難看。冷嗤了一聲,「你們女人永遠都是多變的,誰也不可能為誰付出一片真心。」

他的感慨,讓馮雪微微愣了一瞬。

就在前幾個月,張紅梅還說又找了男朋友,這會兒又來找他,趙剛故意讓馮雪接電話,就是想氣氣她。

沒有答話,馮雪徑自將車開到了車庫。

「到了。好點了沒?」

他看了她一眼,仍舊靠在副駕駛座上沒動,只硬邦邦的開口:「沒有。」

他似乎在生氣?可是……

「你在氣什麼?」馮雪不解的看著他氣的樣子。

他一愣,眉心斂下去,「誰生氣?」

他承認,他是在生氣。可是,氣什麼連他自己都不清楚。難道是氣張紅梅的不忠嗎?可是他幾時忠於過她?不也是有幾個女人嗎?

望著他像孩子一樣嘴硬的樣子,馮雪無奈嘆口氣,從駕駛座上下來,繞到另一邊去扶他,「小心一點,如果還難受,最好找醫生看一下。」

軟軟的聲音,像蒲公英自心底細細划過。

她微粗手臂,小心翼翼的攬著他的腰。

他靠她很近很近,俯首幾乎能數清楚她一根根纖長的睫毛。

「砰砰——」「砰砰砰——」

他居然聽到自己的心跳,在這樣近的距離下,亂了頻率。連同呼吸也不穩。心,彷彿,在一點一點脫軌……

……………………

扶著他進門,馮雪摸索著將燈打開,扶著他在沙發上坐下。看著閉著眼疲倦的靠在沙發上的趙剛,心裡頓時擰得難受。

趙剛沒有睜眼,只聽到她的腳步聲。

聲音很輕,卻敲擊在他心上,莫名的讓他安心。

至少,現在,有她陪著他,他受挫折的內心得到了安慰。

「老公,你這樣不行的,需要去看醫生。」她邊在廚房裡倒水,邊抬目看他一眼。

趙剛睜眼望著她,眸色微冷。哼了一聲,「以為我會病突然發作,就這麼死掉?」

一個死字,他說得雲淡清風,彷彿這是遲早要面對的事。馮雪聽得心裡一驚,臉色蒼白。

端著一杯熱水快步朝他走過來,有些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