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七五九章趙剛發病(二更)

第七五九章趙剛發病(二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5-24 15:11  字數:2466

這味道……

這氣息……

都那樣美好,美好得讓他心跳。

逸雪近乎瘋狂的吻著如涵,靈巧的舌尖勾住了她的舌。

拼盡一切力氣,想要抓住那份美好。

如涵只覺得自己在他的吻里不斷的沉淪……

渾身的力氣彷彿被抽空了一般,只能無力的揪著他的襯衫領口,才不至於狼狽的滑落。

逸雪大掌迫不及待的探進禮裙里,如涵卻倏地醒過來,顫抖著手一下子就將他的手扣得牢牢的。

「別……別這樣……逸雪哥,我們在車裡呢!」

他們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剛剛不是還一副水火不容的樣子?突然就這樣熱情似火。她的阻止,也讓逸雪陡然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居然這樣狂熱的吻了她,而且,還吻得那樣深,那樣情難自禁。

如涵知道,她並未真正生逸雪的氣,一個吻已經化解了一切。

「逸雪哥,我累了,咱們回去吧。」如涵羞赧的說,逸雪點了點,在如涵額頭上輕吻了一下,發動了車。

林蘭,趙剛正開車開往回家的路上,路上,他的頭就很痛,眼看要到家門口,他的頭突然痛的更加嚴重。不得不停下了車。

馮雪正在小區門口翹首期盼。

明明說快到了,怎麼還不見人,馮雪在心裡嘀咕著。

馮雪向趙剛回來的方向張望著,看到一群人圍在一起,好像說著什麼。她忍不住跑過去詢問。

「這位大哥,你們在說什麼?」

「剛過來的時候,那邊車裡有個男人突然暈倒。情況看起來很糟糕的樣子。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馮雪緊張的揪住對方,「他是不是穿著白色襯衫?」

「是沒錯。是你認識的嗎?那趕緊去看看吧,已經有人替他撥急救電話了!」對方好心提醒。馮雪一時驚得臉色都白了,連『謝謝』都來不及說,轉身就朝後飛奔而去。

趙剛,千萬、千萬不要是你!千萬、千萬不要有事!!

手心裡,竟然已經冷汗涔涔。看到燈下那輛黑色轎車。車窗里那張奄奄一息的臉時。馮雪只覺得背部生寒。

費力的撥開人群,她衝過去,焦急的拍打著車窗。「趙剛!趙剛!!」

…………………………

腦部的巨痛讓趙剛額上冷汗涔涔。由於青筋突起,原本俊朗非凡的臉此刻看起來竟有些猙獰。

他痛到只能緊緊把住方向盤。

他以為,這種痛自己已經習以為常了。畢竟,已經糾纏了他很多年。可。現下發作的時候,竟還是痛得讓他無法忍受。彷彿整個人被生生撕裂開了一樣。

如果可以選擇。他甚至想就此死去。

「趙剛……趙剛,你醒醒……」是誰,那樣焦急的喚著他的名字?

一定是幻覺。

「趙剛,你聽到我的聲音嗎?如果聽到的話。還有力氣把車窗降下來嗎?」焦慮、溫柔的嗓音,一點一點浸入他的耳里,敲擊著他脆弱的心。

是她……馮雪……

他艱難的撐起眼帘。順著聲源看去,一張驚慌的小臉映入眼帘。

她正不斷的拍打著車窗。眼眶裡泛著紅,一張臉幾乎貼到了車窗上。

趙剛怔忡的看著她,心底划過一絲難以言喻的異樣。心,變得無法言說的軟,手顫抖著摸索到車門邊,『咔噠』一聲,幾乎是耗盡了渾身的力氣才將車鎖摁開。

以前,病情發作的時候,他討厭任何人在自己身邊見到這脆弱而狼狽的樣子。可此刻,卻莫名的願意讓她靠近自己……

幾乎是立刻,另一邊的車門被打開,馥郁的香味充斥車廂。她的臉,很近很近的靠過來。「趙剛,你撐著點,醫生馬上要過來了!」她被嚇壞了,心疼的捧著他臉的小手,顫抖著,一片冰涼。

他卻覺得莫名的溫暖……

「不用……醫生……」咬牙,蒼白的唇間艱難的吐出四個字。

他厭惡醫院,厭惡醫生。

「不行,你這麼痛苦。」馮雪拚命的搖頭,淚往下墜。

看著他這樣難受,馮雪心裡先前堆積的所有委屈和難過頓時都煙消雲散。

「給我拿葯。在那兒……」手指,在收藏櫃里虛弱的一比。

葯!有葯!!

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馮雪側過身飛快的翻找起來。一個棕色瓶子里,盛滿了大顆藥丸。她聲音都在發抖,「要吃幾顆?」

「兩顆……」

「兩顆……兩顆……」她不住的喃喃著,倒在手心。憂心忡忡的環顧了下車內,在后座上見到一瓶水,急急忙忙擰開,小心翼翼的遞到將葯先遞到他唇邊,輕聲哄著:「來,先吞葯。」

溫柔的聲音,讓他微微眯起眼。張唇,乖乖的將葯含住,清涼的水蔓延進口腔。

他艱難的噎下去。靠在駕駛座里,閉上眼,頭痛仍舊在持續。

「再撐一會兒,馬上會有救護車過來。」馮雪擔心的拂開他額前被冷汗打濕的髮絲,輕輕哄著,「頭很痛嗎?要不我替你按按?」

她不知道他到底怎麼了。既然有隨身帶葯,很顯然這是舊疾了。發作得很頻繁嗎?每一次都這麼痛?

她滿滿的全是憂心。聽到他虛弱的問:「會不會……開車?」

「嗯。」

「送我回去。」他仍舊閉著眼。

「不行。你必須得去醫院看看情況。」她下意識拒絕。

睫毛顫了顫,他偏過頭來側目望著她,眉心皺著,「這是老毛病……不需要去醫院……休息一會就沒事……」

馮雪遲疑了許久,望著他比剛剛要稍微好轉一些的臉色,到底還是點頭。

從副駕駛上鑽下來,將他從駕駛座扶出來。

病情發作得厲害,他整個人都依賴的靠著她。他顫抖的睫毛,像斷翼的蝴蝶一樣脆弱。粗重的喘息,就在耳畔,夾雜著沉重的痛苦,聽得她心驚。

在這之前,她從來沒有想過,那個永遠桀驁傲慢的男人竟然也會這樣無助的一刻,像個孩子一樣脆弱。

他在副駕駛上坐好,已經主動的扣上了安全帶。

馮雪坐進駕駛座,偏過頭去,他正歪著頭,閉著眼休憩。

幾乎是本能的,她探手輕輕將他眉心的褶皺撫平。手,卻被他驀地握住。指尖冰涼的溫度,讓她心疼,開口,嗓音越發低柔:「忍一忍,咱們馬上到了。」未完待續R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