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七五二章較量

第七五二章較量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5-19 06:25  字數:3494

「琳達。,」冷冷的道出這兩個字,如涵心裡只有對琳達的恨。

聽到如涵說出的這兩個字,崔志浩知道她關於被綁的那段記憶恢復了。

崔志浩回過頭看著琳達,一個女人,怎麼能歹毒到如此地步?以前的帳還有現在的帳,他會一併跟她算!

「乖,先閉著眼睛休息一會兒,我馬上帶你回家。」崔志浩柔聲安慰如涵,抱起她就準備站起來,但是發現腿上一點力氣也沒有,差一點就把如涵摔在了地上。

懊惱的捶了捶腿,崔志浩雲淡風輕的對著如涵說道:「剛才下的手有點重了……」現在站都站不起來。

如涵擔心的問道:「很痛吧?」

「沒事。」崔志浩不想如涵擔心,便搖了搖頭,隨後把如涵放在了地上。

當然,這一切都被馮然看在了眼裡。看到崔志浩站不起身來,嘴角勾起一絲得意的笑。

崔志浩,這是你活該!

馮然拉著琳達朝著門外走去,劉剛知道馮然接下來的動作,也跟在了他們的身後。路過崔志浩身邊,把如涵從地上扶了起來。

「你真的可以?」不知道崔志浩做了怎麼樣的準備,劉剛的心裡也有一些擔心,趁馮然不注意,悄聲詢問。

「你只要把如涵安全的帶到外面就好了。」崔志浩隱著腿部的疼說道。

「好,你自己要小心。」為了不引起馮然的懷疑,劉剛沒有再多說。扶著如涵快步朝著外面走去。

「志浩哥要幹什麼?!」如涵的心裡有著一絲不好的預感。

「現在還不方便說。沈小姐,我們要趕快出去。」再晚一點,他怕馮然會把他們一併關在裡面。

正如劉剛所想,馮然是有這樣的打算。剛準備把外面的大門關上,劉剛就扶著如涵沖了出去。既然她們都已經出來了,馮然也管不了那麼多。反正他真正的目的是崔志浩,看著他剛才那痛苦得模樣,他把倉庫的大門在外面鎖了起來。

崔志浩,你就一個人在裡面受死吧!

幾個人剛走遠一點,突然就聽到身後的倉庫發出一聲巨響。如涵聞聲回過頭去。卻發現身後的倉庫此時正火光滔天。剛才的那聲巨響。是爆炸聲……

「志浩哥!」看著原本好好的倉庫,現在正被無情的火焰燃燒著,想到崔志浩還在裡面,如涵凄厲地喊了一聲。放生大哭。

掙脫開劉剛的手。如涵猛地向倉庫衝過去。劉剛再次把她抓住。「沈小姐,現在不要去。」他相信崔志浩會逃出來的,他不能讓如涵涉險。

「我要去。志浩哥還在裡面。」如涵並不知道他們的計劃,只是一味的擔心。她怕崔志浩出了事……

劉剛剛想說些什麼,如涵憤恨地看著馮然和琳達,快步走過去,問道:「你們的心腸是蛇蠍做的嗎?為什麼要這樣害他?為什麼?」

「那是他該得的報應!」馮然冷冷的朝著如涵吼道。

想到當初家裡的公司在競爭慘敗,父親悲痛的樣子,馮然就覺得格外解恨。

思緒迴轉,馮然不再理會如涵,看了一眼火光滔天的倉庫,轉身準備離開。

突然,低沉的聲音突然從不遠處響起。

「馮然,我沒想過你會做得如此決絕。」崔志浩猶如王者一般從倉庫的方向朝他們這邊走來。

看到此刻除了大腿處受了傷,其他地方都毫髮無損的崔志浩,馮然和琳達無比震驚。

如涵喜極而泣,劉剛沒有任何反應,這本是他意料之中的,他相信崔志浩的能力。

「志浩哥!」如涵以為崔志浩已經出事了,現在卻好端端的出現在她面前,這種失而復得的感覺真的很難以言喻。她不顧一切的朝著崔志浩沖了過去,緊緊地抱住了他,聞著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小聲的抽泣了起來。

崔志浩伸手抱著如涵的頭部,輕輕的揉了揉她的秀髮,「好了,不哭了,我說過沒事的。」

馮然驚訝的問道:「崔志浩,你不是受傷了嗎?你是怎麼出來的?」他以為崔志浩傷得已經走不動了。

「不假裝的做做樣子,你們會這麼容易的就上鉤?」崔志浩冷冷的嘲笑著。

馮然沒想到是這樣,於是又問道:「好,就算是這樣,那你又是怎麼出來的?大門已經被我從外面鎖住了。」

「你以為這個倉庫就只有大門一個出口?」他早就派人把倉庫後的牆給鑿空了,再用其他東西給擋了起來,只有馮然這種傻子才會沒有發覺。所以,當馮然他們出去了把門鎖上之後,他也迅速的走到了後面把那些東西搬開,逃了出去。

馮然聞言已經明白過來這個倉庫崔志浩已經做了手腳,因為一心想要崔志浩的命,所以他並沒有注意到這麼多。但是,崔志浩為什麼會知道他們的計劃?

想到這裡,他突然狠狠的盯著劉剛,「是你把計劃泄露給了他?」

看到崔志浩平安出來,劉剛也毫不畏懼,「是又怎麼樣?」

「你不怕我現在就把你的資料公布出來?」馮然狠狠的威脅著。馮然手裡有劉剛的把柄,想以此威脅他。

「你去啊!馮然,你已經死到臨頭了!」只要崔志浩沒事,馮然就跑不掉了。

知道劉剛話里的意思,馮然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身邊的幾個手下。馮然哪裡知道,他的幾個手下都是劉剛的鐵哥們兒,眼看著馮然大勢已去,他們哪裡會管他,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無視他,走向了劉剛。

馮然明白了一切,神色暗淡,絕望地低下了頭。

這怪不得別人,要怪只怪他平時待人太苛刻,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