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七四五章琳達道歉?

第七四五章琳達道歉?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5-11 22:24  字數:3629

第二天一早,崔志浩公司有事,吃過了早飯就準備出門了。,23wx

「聽話,在家好好休息……」他臨走前不忘叮囑如涵。

等到崔志浩走到門口的時候,如涵才想起來,李東飛今天要訂婚呢。

望著崔志浩的背影,如涵開口道:「東飛哥今天訂婚,你要和我一起去參加嗎?」

李東飛?訂婚?

崔志浩停下腳步,回過頭來看著chuang上的如涵。

「他要和誰訂婚?」崔志浩不解的問著。

前天才說不會放棄對如涵的愛,今天就要訂婚了,他能不奇怪嗎?

「鄭陽陽。」如涵知道崔志浩在奇怪李東飛好端端的怎麼就訂婚了,於是她就開口說道:「你昨天不是說我總是瞞著你嗎?我現在就跟你解釋清楚好了。」

如涵清了清嗓子,緩緩的說道:「那天見了我們之後,陽陽陪東飛哥去喝酒,然後東飛哥不小心跟她發生了關係。昨天,陽陽找我叫我去勸東飛哥,說不用他對她負責。所以我就去見了他,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住在酒店裡,他跟我說了好多話,他說他要對陽陽負責,他會把對我的愛埋在心裡……」如涵只是言簡意賅的說著。

原來還發生了這種事,不過,那個李東飛能這麼主動的退出倒是他意想不到的。從今以後,他的競爭對手又少了一個。

「你要是想去的話就叫小王送你過去,公司里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可能會沒有空。」

其實,他只是在準備著對新銳公司的收購計劃而已。既然他想要跟他斗,他當然要讓他知道跟他斗的下場!

如涵聽到崔志浩說沒有空,只是無奈的撇了撇嘴,「那好吧,你跟王助理說一聲,叫他到時候來接我。」

「嗯。」崔志浩點了點頭。

「那你去公司吧……」

「等會兒記得下來吃早餐。」囑咐完畢以後,崔志浩就關上了房門,走到樓下的餐廳內吃完早餐以後驅車去了公司。

崔志浩走後,如涵回卧室休息了一會兒。被手機鈴聲吵醒。拿起來一看,竟是琳達打來的。

她找我做什麼?如涵心下詫異。

「如涵,你有空嗎?我想約你見個面,用不了多久。一會兒就好。」電話那端。琳達的聲音出奇的溫柔。

「你見我?有什麼事兒嗎?」如涵不解地問。

「如涵。我想明白了,你是我哥最愛的人,以後可能會成為我嫂子。我不該敵視你的。我想為我以前做的事兒向你道歉。」琳達的語氣很誠懇,如涵一時怔住了,她沒想到琳達會這樣。

「不用道歉的,過去的就過去了,你不用放在心上。」

「如涵,我知道你大人大量,不過我還是請你給我個機會,讓我當面道歉,不然我心裡會不安的。」琳達近乎央求。

如涵不好再拒絕,看了一下時間,距離李東飛訂婚還有幾個小時,見時間來得及,她便答應了。

琳達約她在附近的一家酒吧見面。

如涵給王助理打了電話,叫他送自己去酒吧。

當王助理開車把如涵送到酒吧大門前時,擔心的說了句:「真的不用我跟你一起進去?」

「不用了啦,沒有什麼事的。」說完,如涵就推開車門走下車去。

待到如涵進到酒吧裡面以後,王助理才掏出手機給崔志浩打了個電話。

「崔總,沈小姐去了酒吧,說是和朋友有約……」

朋友?崔志浩想了一下。

「你跟著進去裡面,在暗處盯著如涵還有她那個朋友的一舉一動。」

「好。」

掛了電話,王助理就跟著下了車。走進酒吧裡面,眼眸四處搜索著如涵的身影。

另一邊,如涵已經找到了坐在角落裡的琳達。

見到如涵,琳達眸光低垂,面露愧色,說的都是些道歉的話。

「沒事的,琳達。都過去了。」她希望琳達可以不要再把那些事情放在心上。

「如涵,你為什麼要那麼善良……」琳達看著如涵,說話的聲音也有些哽咽。

如涵只是笑了笑,並未言語。

突然,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一個醉漢,扯著琳達的頭髮就往一邊拖去。

「臭婆娘,可算把你找到了。」醉漢拖著琳達就往外走,如涵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是快步上前去硬拽住了醉漢的衣服。

「你快點放了她。」

「滾開!」醉漢的大手用力的一揮,就把如涵推到在了地上。

「放開我!」琳達掙扎著想要掙脫醉漢的鉗制,可那醉漢的力道實在是太大了。

如涵揉了揉摔痛的pp,從地上站了起來,「你到底是誰?你再不放開她,我就報警了!」如涵拿著手機警告著醉漢。

「報警?我教訓我老婆你報什麼警?小妹妹,還是不要多管閑事了。」醉漢硬拽著琳達朝門口的方向走去。

周圍的人看了他們一眼,以為是小兩口吵架。這裡幾乎每天都會上演這麼一出,所以別人權當熱鬧在看。

如涵聽著醉漢胡亂的話語,生怕他會把琳達怎麼樣,剛想打電話報警,醉漢就把她的手機搶了過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還想報警,你倒是報啊!」說著,就把琳達往外面拖去。

如涵不安的盯著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的手機,然後焦急的向周圍的人呼救著:「誰能幫幫我,那個醉漢抓了我朋友,求求大家了……」

但是周圍的人都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繼續喝著自己杯子里的酒,做著自己的事。

開玩笑,又不關他們的事,他們為什麼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