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七四零章談心

第七四零章談心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5-06 22:21  字數:3560

為什麼明明一句罵她的話,她聽起來很順耳呢!

崔志浩走到車子旁邊,打開車門把如涵放在了副駕駛座上,自己則繞到一邊去坐在了駕駛座上,然後寵溺的看了一眼如涵,「你知道我為什麼總是要氣你嗎?」

如涵不解的搖了搖頭。∈↗,

崔志浩笑了笑,「因為生氣時候的你,很可愛!」說完他便發動引擎,把車子朝著半山別墅的方向開去。

呃……如涵的頭頂有一群烏鴉飛過。

「你還沒回答我你怎麼那麼快走出來的呢!」如涵側對著崔志浩,非常認真的看著正在開車的他。

崔志浩的嘴邊勾起一抹斜笑,「都說了你笨了,牆上有指引方向的箭頭,你不會看的嗎?」

有箭頭嗎?她真沒注意到……

「哦。」如涵會意的點了點頭。

像突然想起什麼,崔志浩表情嚴肅的說道:「以後不要再亂跑了,我不是每次都能把你找到。」

如涵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知道了啦,總裁大人……」

她不會再亂跑了,像她那麼笨,連牆上有箭頭都發現不了的人,還是老老實實的待在原地會比較好……

崔志浩朝她笑了笑,「你天天崔志浩來崔志浩去的直呼我的名字,能不能換個親密點的稱呼?比如說志浩哥?或者說阿浩?或者直接叫我志浩也可以……」

如涵聞言,托腮思考了一下。突然間想起了早上被送來的紅玫瑰,於是試探性的問道:「c先生是你嗎?」

c先生?

「什麼c先生?」崔志浩不解地問。

好吧,看來不是他呀……那會是誰呢?逸雪哥不在家,估計不會送花給她吧。

「今天早上有人給我送了一束花過來,裡面有張卡片,上面寫著愛你的c先生。我看到c,還以為是你呢。不過那上面的字跡又不是你的,所以我才在納悶……」如涵解釋著。

崔志浩聞言大概知道了是怎麼一回事。他是叫王助理送花去如涵的辦公室,但是什麼卡片的事他是真的不知道。一定是王助理想撮合他跟如涵,才會在卡片上寫上那幾個字。

崔志浩輕笑。「花是我送的。但字不是我寫的。」

「哦。」如涵這才明白過來,難怪那卡片上面寫著c先生,難怪那卡片不是崔志浩的字跡……

「你還沒說你要叫我什麼,三個自己選一個……」

三個選一個?志浩哥?阿浩?志浩?

突然把稱呼改得那麼親密。如涵有些不適應。所以悠悠的說道:「我還是叫你志浩哥吧。以前也這樣叫過,」如涵只能接受這個稱呼。

崔志浩知道如涵改不了口,也沒有介意。只是隨口說道:「你喜歡就好。」

c先生,崔志浩玩味的笑了笑。

回到別墅後,如涵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洗完澡之後躺在柔軟的chuang上,還是會覺得很不可思議。

崔志浩竟然這麼在乎她,這麼費盡心思保護她!

她使勁的掐了掐自己的胳膊,想確定這不是夢境,直到痛楚襲來,她才坐了起來。

第一次,她覺得被他保護也是很幸福的。

隔壁房間,崔志浩表情嚴肅的坐在書房裡的辦公桌前,雙手托著腮。

電腦上顯示的是王秘書剛剛發給他的資料,資料上寫的是琳達在美國的經歷。

他想不到琳達在美國竟然發生過那麼多事,被mi奸,吸毒,自殘……

看來,她是個表裡不一的女孩兒,表面上像淑女,卻是個十足的問題少女。

現在琳達在暗處,他們在明處,所以必須事事都得小心翼翼的。尤其是如涵,他一定要保護好她!

想到此,一顆堅硬的心逐漸變得柔軟。不知道她在隔壁幹嘛呢?有沒有睡著?他決定偷偷的去如涵的房間探一下。

就在他把那份資料刪除,關掉電腦,走出書房的時候,赫然看見了正從落地窗外走進來的如涵……

「志浩哥,我剛發現我們兩個房間的陽台是相通的……」如涵一副要他從實招來的樣子。

崔志浩輕輕地走了過去,「不好,被你發現了。」

「就是說,你那天是從陽台進到我房間的?」如涵眨著眼睛,狡黠地問道。

「好像是這樣的……」明明就是,但崔志浩就是不肯承認。

如涵輕輕地錘了錘崔志浩,「你就不要不承認了,我就知道!」

看著現在的如涵,想到那次在辦公室的裡間,他差點對她用強,崔志浩心裡充滿了愧疚,他自責的說道:「涵涵,想到那次在辦公室……我很抱歉……」

如涵止住了崔志浩的話,釋懷著說道:「志浩哥,你不用自責的。因為你已經用你的行動彌補了你曾經對我的傷害……」

崔志浩擰了一下眉頭,不解的問道:「什麼行動?」他不記得自己對如涵做過什麼彌補的事呀。

如涵淺笑,「你救過我好幾次你都忘了嗎?」崔志浩其實根本就沒有把那些事放在心上,所以完全都不知道如涵在說些什麼。

如涵讓崔志浩在一邊的沙發椅上坐下,緩緩的說道:「那次我特別累,胃病還犯了,暈倒在你面前,是你送我到醫院,還悉心照顧我。」

崔志浩勾了勾唇,這樣也可以扯平的嗎?

如涵又繼續說道:「王助理跟我說過,那天你一直照顧我。」

那次啊……崔志浩想了想,王助理說必須打完點滴才能喂她喝葯,也不算是照顧了一ye吧,但是他那天確實是照顧她到很晚。

聽完如涵的話他點了點頭。

「還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