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七三九章再次被感動

第七三九章再次被感動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5-05 16:09  字數:3503

ps:涵涵最愛粉紅啦,親們如果有,就用力砸過來吧。≧,么么噠)

這了無人煙的地方,怎麼會出現腳步聲?難不成真的是那種東西?

如涵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上了,屏著呼吸加快腳步朝前方走去。她不敢回頭,她怕看到不該看的。

只是她走快的同時,她明顯感覺到了身後的腳步聲也快了起來。她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得越來越厲害,大氣都不敢喘。可是,過了一會兒,她發現腳步聲消失了……

她停下腳步,壯著膽子試探性的朝著身後望去。

什麼人都沒有……

這條小巷裡只有她一個人……

難道剛剛只是她的幻覺?還是說,真的有那種東西,只是她看不見?

心裡的恐懼感逐漸加深,她現在只想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但是當她轉過身子時,卻撞上了一堵肉牆。仰頭望去,崔志浩那張熟悉的俊臉正陰森森的盯著自己,她冷不防的被嚇了一大跳,後退了幾步。

「崔志浩,你要嚇死我啊?人嚇人,要嚇死人的好不好?」如涵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非常不悅!

感情剛才一直跟著她的就是崔志浩,她還以為……唉,總之人還真是不能自己嚇自己!

崔志浩冷著眸子,語氣也同樣不悅:「你沒做虧心事,會被我嚇到?」

想到這個小丫頭逃跑的樣子他就來氣,他又不是洪水猛獸。她有必要逃跑嗎?他只是想跟在她的身後而已,他只是要確保她的安全……

他在巷子里找了好久,好不容易才找到她。於是就悄悄地跟在她的身後,誰知她還越走越快,就那麼想擺脫自己?所以,他只好抄近道走到了她的前面,看她還怎麼跑!

「你才做了虧心事!」如涵沒好氣的說著,非要做了什麼虧心事才能允許她害怕?那只是人的本能好不好?

崔志浩現在的心情也好不到哪裡去,拽著如涵的手就要往回走,「跟我回去!以後你要是再敢像今天這樣亂跑看我怎麼收拾你。」

崔志浩的態度有些強硬。拽著如涵的手力道也越發強勁。如涵被迫的跟在她的身後,心裡漸漸委屈起來。

他以為她願意這樣嗎?誰讓他沒事跟著自己?誰喜歡那樣被一個人跟著的滋味?她只是想擺脫他的跟蹤而已……

還有,自己剛剛才迷了路,一個人在這個漆黑的巷子里待了這麼久。心裡本來就非常害怕了。還被他嚇了一大跳。她還沒說生氣呢。他倒先冷著個臉了。

話說,這一切都是誰先挑出來的事?

要不是他阻止自己跟亦晴見面,現在兩個人不都是好好的嗎?

如涵猛地甩掉崔志浩拽住自己的手。氣憤的坐在一邊的石凳上,雙手撐著腦袋,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前方。

「怎麼?還喜歡上這裡了?」

崔志浩見如涵突然甩開他的手,心裡的火氣更加重了一層,語氣更加冷冽。

「對!我就是喜歡上這裡了!怎樣?!」如涵故意跟崔志浩唱著反調,一張小臉氣鼓鼓的,毫不畏懼的盯著崔志浩,「我不要跟你回去,我和你沒有任何關係,你走吧,我不要見到你了!」

而後她站起身來,朝巷子里的更深處走去……

崔志浩的臉色隨著如涵的話變得越來越陰沉,他沒想過如涵突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這小丫頭就這麼想擺脫自己?

「你站住!」崔志浩盯著如涵遠去的背影,厲聲喊道。

如涵聞言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聽他冷冷的說:「我們之間的關係,從來都不是你說了算!」

如涵沒有回頭,只是怔怔的站在原地,隨後聽見了逐漸遠去的腳步聲。直至腳步聲漸漸消失,她才蹲在了地上,十分狼狽的嚎啕大哭了起來。

如涵的眼淚如決堤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她似乎要把這些天所受的所有委屈都發泄出來,以至於崔志浩回到她身邊,她一點知覺都沒有。

崔志浩居高臨下的看著此刻正蹲在地上掩面痛哭的如涵,心裡狠狠的抽痛著。

剛才走在回去的路上他想了很多,或許他也有錯。幾天過去了,他還沒完全確定綁架如涵的幕後主使,而如涵是那麼的善良,完全就看不懂人心險惡,他不能自私的為了不讓她受傷就禁錮著她。

而且他的語氣好像是有些重了。

他蹲下身子,把如涵從地上抱了起來然後緊緊的抱在懷裡,把自己的臉深深的埋在她的頸窩,輕輕地說了句:「對不起,我錯了。」

很真心的一句道歉。

崔志浩第一次跟別人說道歉的話。

而這個人,竟然還是一個二十幾歲的小丫頭。

如涵抬起淚眼朦朧的小臉,就看到了崔志浩這張剛毅俊朗的臉,所有的委屈在崔志浩這句真心的道歉還有緊緊的擁抱中漸漸地煙消雲散……

她不會告訴他,這個擁抱慰藉了她恐慌的心靈,她不會告訴他,自前幾日被綁架後她是多麼害怕。在他寬厚的懷抱里,如涵的心慢慢恢復了平靜,她把臉深深的埋進崔志浩的胸膛,一雙纖細的手臂也慢慢的環上了他的腰身。

雖停止了哭泣,但因為剛才哭得太嚴重,所以她止不住抽泣。

崔志浩一隻手按著如涵的後腦勺,一隻手輕輕地拍打著如涵的背,以平復她的情緒。

他低頭心疼的看著自己懷裡的如涵,試探性的說了一句,「涵涵,如果有一天你發現,那個傷害你的人和辰逸雪有關係,你會不會像剛才那樣那麼難過?當然,我是說如果,我還不確定。」

實際上,連他也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