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七三一章只想保護她

第七三一章只想保護她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4-27 09:44  字數:3495

如涵一個人漫無目的的在商場里閑逛著,因為是打發時間,所以她能有多慢就多慢。逛了一陣子,她提著幾個袋子走出商場,卻在不經意側目時看到了馬路對面的熟悉的身影。她仔細揉了揉眼睛,確認自己沒看錯之後,才向對面走去。

「亦晴,真的是你?!」如涵拍了拍亦晴的背,亦晴聞言回過頭來。

「涵涵!」安然不可思議的看著如涵,「好巧啊。」

「嗯,真巧。你逛街怎麼不叫著我,咱們一起逛多好。」如涵的語氣有些埋怨。

「我哪有時間逛街呀,剛剛見了一個煩人的客戶,這會兒正要回去呢。」

「額,是這樣呀。」看亦晴一臉的無奈,如涵攬過她的肩膀,「我家就在前面,先去我家坐一會兒吧。」

亦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調整了一下情緒之後,點了點頭,兩個人相擁著往如涵家的方向走去。

剛走到小區樓下,如涵一眼就看到了崔志浩的賓利。她這才想起來,崔志浩說過下午要來接她去他別墅的。只是,他人好像不在車子裡面。她看了一眼亦晴,又看了一眼崔志浩的車子,眼裡有些犯難。

她的這些小情緒亦晴已盡收眼底,她關切的問道:「怎麼了?涵涵,你有什麼事嗎?」

「沒……沒有。」如涵不以為意的擺了擺手。

如涵不想把崔志浩追她的事兒告訴好友,不然,以亦晴的性子,一定會告訴卓君,甚至還可能讓逸雪知道。.

至於崔志浩。她會想辦法讓他離開的。

兩個人並肩上了樓,剛進電梯,如涵就感到了一股無形的壓迫力。她在想,崔志浩的車停在樓下,人會不會已經上樓了。

不過,她又細想了一下,覺得也許不會。像崔志浩那麼高高在上的人會等在別人的家門口嗎?

可是她錯了。崔志浩就是有這樣的耐力。走出電梯間,如涵一眼就看到了斜靠在她家的門上的崔志浩,因為樓道里沒有陽光照射。所以顯得有些昏暗,如涵看不清此時崔志浩臉上的表情。

崔志浩挺直了身子,緩緩的走到了如涵的面前。

「很好,知道去商場買些東西。」崔志浩臉上的表情很自然。沒有任何的不耐煩,這讓如涵在心裡鬆了一口氣。

但他隨即又戲謔的說道:「我不介意你在我家長住。」崔志浩低著頭看著如涵。他的視線一刻也沒有在亦晴的身上停留過。

當然,在崔志浩走過來時,亦晴就已經注意到了他。她沒見過崔志浩,不知道他和如涵的關係。可聽崔志浩說讓如涵去他家住,亦晴不禁張大了嘴,難道他們是情侶?不會吧?如果他們是情侶。如涵豈不是腳踩兩隻船?不會的,不會的。如涵絕對不是那樣的女孩兒!

「崔總,謝謝你的關心,我不會去你家住的,即便是搬家,我也只能搬到我爸媽那裡。」如涵怕刺激到崔志浩,只是說會搬到爸媽家住,並未提及逸雪,她的目光帶著一些乞求,看得崔志浩的心都軟了一半。

思索了片刻,崔志浩便冷冷的拒絕道:「不行。」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心裡莫名的湧起了一陣不安的感覺,好像風雨來襲之前的前奏。

如涵見崔志浩又驟然的冷起了臉,心情也變得糟糕起來。

「我不管,反正我不會去的。」如涵抬起自己倔強的小臉,對上崔志浩的目光。

崔志浩頭疼的按了按太陽穴,然後無奈的對著如涵說:「晚上九點我再過來接你。」

還沒容如涵拒絕的話說出口,崔志浩就頭也不回的下了樓,幽暗的樓道里就只剩下了如涵跟亦晴兩個人。

「什麼人嘛!這麼霸道!」如涵對著崔志浩離開的方向做了個鬼臉,然後才開門走了進去。

崔志浩下樓之後,就一直都坐在自己的車裡,哪兒也沒有去。

他不敢把如涵一個人留在家裡,萬一之前帶走她的人又捲土重來怎麼辦?

不再想那麼多,他伸手掏出口袋裡的手機,撥通了王助理的電話。

「王助理,如涵被綁架的事兒不能就這麼算了,你繼續和警察聯繫,務必查到帶走如涵的人是誰。我想,小區里的視頻會對他們有幫助。」聲音是一如既往的冷冽。

「好的,總裁。」王助理剛應完,崔志浩就掛了電話。然後把車開到一個隱蔽的位置,默默地注視著如涵家的陽台。

一進門如涵就把鞋脫了,然後把手上的手提袋放到一邊,對著身後的亦晴說:「亦晴,你先在沙發上坐一會兒,我去給你倒杯水。」

「不用了。涵涵,剛才那個人是誰,幹嘛要你去他家住?」亦晴心裡藏不住話,迫不及待地問道。

早就猜到亦晴會這麼問,如涵只是笑了笑。

「他是我老闆,叫崔志浩,他擔心我的安全,所以讓我去他家住,方便保護我。」

亦晴狐疑的看了如涵一眼,不解的問道:「擔心你的安全?你怎麼了?」

「這個說來話長。」如涵盡量簡單的把自己被綁架的事兒說給亦晴聽,當然,她省略了被下藥的那一段。

「啊!有這種事情!涵涵,你怎麼不報警,絕對不能讓那人逍遙法外,不然你隨時會有危險!」亦晴激動地握住如涵的雙手。

如涵無奈的笑了笑:「崔志浩正在調查,只可惜我失去了一段記憶,實在記不起來是誰帶走了我。」

「涵涵,逸雪知道你被綁架嗎?」。

「他還不知道,他昨天出差了,後天晚上才回來。」如涵拿起茶几上的水,輕輕地抿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