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七一九章不忍心動手(二更)

第七一九章不忍心動手(二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4-21 03:47  字數:2364

說完,胖男人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一條粗粗的麻繩,把如涵的手腳都捆了起來。

「把她用冷水給我潑醒。」女人冷冷的吩咐著。

瘦小的男人端來一盆冷水,猛地朝著如涵的臉上一潑。如涵渾身一個激靈,然後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她這是在哪兒?怎麼感覺頭部好痛?

待視線清晰了以後,她環顧了下四周。發現這是一間破舊的廠房,到處都堆滿了雜物。前方還站著三個人,其中有一個人還是……

琳達?!

她的腦子裡一片混亂,她又低頭看向了自己。身上被一條大麻繩綁著,不能動彈。頭髮也濕漉漉的淌著水,她只感覺到渾身有一種刺骨的冰冷。

「琳達,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她的語氣充滿了不悅。

「當然是我讓人把你『請』到這裡來的呀。」琳達俯身在如涵的面前蹲下,白皙的小手挑起了如涵精緻的下巴,「瞧你這張小臉,是多麼的漂亮呀。要不是靠著它,你怎麼能勾/引到逸雪哥?」

「啪——」琳達狠狠的甩了如涵一巴掌。

如涵被打得偏過頭去,被打的那邊臉火辣辣的疼。

「琳達,你想怎麼樣?」如涵轉過頭來對上琳達逐漸狠辣的目光。

「我想怎麼樣呀?」琳達低頭把玩著自己的長髮,然後走到身後的藤椅上雙腿疊起的坐著,陰陽怪氣的說著:「我說我想讓你消失,你信嗎?」

如涵驚恐的瞪大了雙眼,琳達既然能說出這種話來,就必定是抱了那層想法。

「琳達。你瘋了?!」如涵朝著不遠處狀態悠閑的琳達大叫著,害/人可是有罪的!

琳達滿意的看著此時面色恐慌的如涵,嘲笑了一聲,「看來你很怕si啊,放心,我只會慢慢的折磨你。因為,我會讓你生不如si。」

如涵的眸光轉了轉。看來琳達說到做到了。她曾經就威脅過她,要給她點教訓。

「琳達,我有一個秘密要跟你說。是關於逸雪哥的。聽完之後你可以考慮放了我。」如涵的聲音有些急切,她靈機一動,想到了逸雪。

琳達一聽到逸雪哥這三個字便雙眼放光的走到了如涵的面前,「什麼秘密?」

「逸雪哥和我說過。他很喜歡你這個妹妹,他願意愛護你一輩子。」如涵滿眼期待的看著琳達。希望逸雪對她的親情能打動她。

誰知琳達並沒有動作,而是雙手環胸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哈哈,愛護我一輩子!我看他是想愛護你一輩子吧!我就是討厭你在逸雪哥面前時的那副嬌羞的模樣。你知道嗎?我每次看到都恨不得狠狠的扇你幾巴掌。憑什麼你可以跟他表現得那麼親密?而我就要被他拒之千里?」琳達的眼裡充滿了恨意,「我計劃這一刻已經很久了。我每天都有派人跟蹤你。今天要不是你跟那個男人在一起,我早就把你抓到這裡來了。」

如涵的心裡逐漸變得冰冷,看來是她低估了琳達心裡的恨意。

她不知道琳達接下來要對她做什麼。她知道今天怕是逃不出去了。

「給我狠狠的打/她!」琳達冷聲吩咐完就轉身坐在身後的藤椅上,那兩個男人聽後便走到如涵的面前。看著這樣嬌美的女孩兒,他們卻下不去手。他們一直干著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事兒,可是從沒對女人下過手,更何況是這麼漂亮的女人。

「老闆,我看還是別打了,這麼漂亮的姑娘,打了就不好看了。」胖男人先說道,瘦男人也跟著附和。

琳達悠閑的坐在藤椅上,像是在看戲一般。

「哦?不打?你們捨不得打她?看來這丫頭真有魅力,把你們都迷/住了。」

見兩個男人不動手,琳達想要向前打如涵,卻被胖男人攔住了。

「老闆,你看她還暈著呢,打了也沒用,不如先讓她醒過來再說吧。」

「也好,再端一盆冷水來,讓她清醒清醒。」琳達話音剛落,瘦男人便轉身從外面端了一盆冷水進來,直潑在如涵的臉上。如涵被那冰冷的水潑得清醒了片刻,一雙靈動的大眼憤怒的瞪著琳達。

琳達被如涵瞪得有些不自然,「好了好了,不打就不打,我有話和她說。」

兩個男人停止了動作,直直的站到了一邊。

「她的yao/效馬上就要發作了,等下你們可以對她為/所欲為。」琳達的嘴角勾起一絲壞壞的笑。

之前在宴會上糾纏如涵的那個男人就是她收買的,本來差一點計劃就實施不了了。沒想到天助她,崔志浩不知道為什麼離開了宴會。她就讓那個男人騙如涵喝下那杯有問題的酒,誰知如涵真的什麼都不顧的喝了下去?

這要怪誰?只能怪如涵蠢!

據她所知,如涵一向潔身自好,看她那副純潔的小模樣,要是被人侮ru了之後看她還能不能純得起來。

她一直以來都非常的討厭如涵,憑什麼逸雪和辰家的人都要對她好?她就是要把她的美好全部都給擊破,讓那些人看看,她也只不過是一個下jian的女人!

那兩個男人聽到後頓時雙眼冒著亮光,轉過頭去上下打量著如涵。

這個女人的身材真好,長得還那麼漂亮。今天真是走了狗shi運了,能碰上這等好差事。等下他們一定很開心。

如涵皮膚嬌嫩,他們雖然沒有動手打她,但一直鉗制著她,還硬生生地把她丟在地上,用繩子捆綁起來,身上不免酸痛、麻木,可她的頭腦還算清醒,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她很清楚。

在聽到琳達說的那句話之後,她的恐懼感又變得強烈起來。

什麼yao?琳達在說些什麼?

突然,頭腦中記起了在宴會上的那個奇怪的男人,她喝了他給的一杯酒……

難道,那也是琳達她安排的?琳達究竟在裡面放了什麼?

她不安地看著琳達,琳達則冷冷的嘲諷道:「不用這麼看著我,等下你就會感謝我了,他們會讓你很開心的。」

聽完琳達的話,如涵頓時明白了過來,她一定是在酒里下了什麼東西。

這個可惡的女人,為什麼她的心腸可以這麼的狠毒?未完待續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