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七一零章幸好沒懷孕

第七一零章幸好沒懷孕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4-16 15:15  字數:3660

海城電視台聯合天涯周刊組織了一次才藝比賽,比賽的內容包括書法、繪畫、舞蹈等內容,比賽本身並不吸引人,讓如涵感興趣的是第一名的獎品——馬爾地夫浪漫雙人游,她想通過自己的努力送逸雪一份禮物,讓他開心,馬爾地夫的旅行是個不錯的選擇。

拿定了注意,如涵報名參加了比賽,第一場書法比賽很順利,她大筆一揮,寫了大展宏圖四個字,得到了評委的一致好評,順利通過。比賽結束後,如涵很放鬆,打電話約亦晴一起逛街。

看著等在商場門口的亦晴,如涵邁著愉快的步伐歡喜雀躍著跑向她,亦晴看著如涵那滿面春風的樣子打趣的說:「怎麼這麼高興啊?犯桃花啦?」

如涵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臉上笑意不斷「我不告訴你。」說完,得意的扭了扭身子。

亦晴斷定這丫頭一定是碰到了什麼好事,否則她那麼淡然的性格才不會歡喜成這樣。

而能影響她情緒的人只有逸雪,莫非……

「辰逸雪向你求婚了?」亦晴試探性的問道,但一問出來她又覺得不可能那麼快。

「不是啦,你再猜。」如涵是打定了主意在這裡捉弄她,她也不打算繼續猜下去,一下子就撲在如涵的身上伸出雙手撓她的痒痒。

亦晴記得,如涵最怕癢了。

所以要她自己招出來,只得這樣嚴刑逼供了。

「哈哈……好癢……然然你快別撓了。哈哈……癢……」如涵癢的難受,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那你招不招?」亦晴表情玩味,手上的動作還在繼續著。

「招啦,我……哈哈……我招……你快停下來……」如涵掙扎著扭動自己的身子。

亦晴馬上停下手上的動作,非常滿意的看著如涵,「說吧。」

「我進到決賽了啦。」如涵的聲音充滿著喜悅。

「什麼?這是真的嗎?」亦晴驚訝的大叫一聲,這回倒輪到她不可思議了。

如涵用力的點了點頭,「恩,評委老師讓我直接通過複賽了,第二輪繪畫比賽都沒比。」

亦晴繼續神色驚訝的盯著如涵。「你的意思是說。你就寫了幅書法作品,然後就直接進到決賽了?」

亦晴始終都不敢相信,這丫頭什麼時候這麼幸運了?還是她的書法作品寫得太好了?

「可以這麼說……」

「那你準備好了決賽要表演的舞蹈沒?還有禮服?還有t台秀?」亦晴聽到她的回答突然又激動了起來。

「對哦,我忘記準備禮服了。怎麼辦?」如涵這些天老是忙著彈鋼琴。練書法還有舞蹈。竟然把禮服這件事給忘了!

「啊?你真沒準備啊?」

「恩……」

正當她愁眉不展之際,收到了來自逸雪的一封簡訊:涵涵,這些天有事不能陪你。不知道你能否進入到決賽,但是我冒昧的為你準備了一套禮服。放在你家裡的柜子里了,希望你能喜歡。

另一端,逸雪發完簡訊後就對著手機發著呆。

那件禮服是他親自店裡挑選的,也是他覺得最適合如涵的。其實他相信如涵一定能進到決賽的,因為他的涵涵是那麼的優秀。但是他又不想她贏了比賽,他不想她太拋頭露面。好吧,他承認他有點自私,只想一個人欣賞她的美。他想為如涵做些什麼,所以才去選了那件禮服,他希望他的涵涵可以站在台上散發出萬丈的光芒。

如涵看完簡訊後便拉著亦晴和她一起回到了家,來不及拖鞋,她就跑進卧室,打開柜子,裡面果然躺著一件純白色的禮服。

小雪花是她肚子里的蛔蟲嗎?為什麼在她每次都需要幫助的時候他就會出現?

如涵把那件禮服從柜子里拿了出來,用手提著細細的打量了起來。

那是一件抹胸的禮服,腰間收起處是幾朵唯美的lei絲花朵。裡面的裙擺大概只到大腿處,外面卻有一層細細的薄紗直至腳踝。而薄紗的下擺綴滿了鑽石,星星點點的,猶如無數美麗的晨露。

這件禮服雖款式簡單,卻不失高貴典雅的氣質,真漂亮……

如涵看到禮服的第一眼便喜歡上它了。

逸雪的眼光真好……

「哇,涵涵,你不是說你沒準備禮服的嗎?」亦晴驚艷的看著如涵此時正高高舉起的禮服,也忍不住的走過去摸了摸,「好漂亮啊。」

「逸雪哥送來的。」

「一定是你不在家的時候,他偷偷送來的吧。」亦晴奇怪地問,「他什麼時候送過來的?」

「我也不知道……」

她昨天在家,她哪裡知道逸雪什麼時候送過來的?

「好吧好吧,不管那麼多了。」亦晴拿起她手中的禮服往她身上塞著「快去換上,我想看看效果。」

亦晴想著,她家如涵穿上這件禮服肯定非常漂亮。

「不要啦,等下還要上班呢。反正明天還要比賽,明天再穿給你看啊,好亦晴。」如涵拉著亦晴的手臂撒著嬌的說道。

「真是的,人家想提前看看你穿上去的效果也不行……」亦晴故作委屈地轉過身去。

如涵見狀馬上討好般說道:「晚上回來穿給你看啦,等下下班了我還要去舞蹈房練下舞蹈呢。」

亦晴聽後馬上露出得逞的微笑,「yes!」說完還比了個成功的姿勢。

如涵假裝生氣的說道:「哼,臭亦晴。」

「好了啦,不要生氣了,大不了下班了,我陪你去舞蹈房練舞,行了吧?」

如涵轉瞬即笑。「這還不錯。」

正如逸雪所料,第二天的總決賽,如涵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