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七零七章對你負責

第七零七章對你負責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4-13 23:24  字數:3505

第七零七後醉人的告白

可如涵這邊才剛剛起身,突然,「咔擦」一聲,是浴室大門被打開的聲音。

什麼?門不是被反鎖了么?難道門鎖沒用?這算什麼總統套房啊!?

如涵一抬頭,看到這個名叫辰逸雪的醉漢搖搖晃晃的進門了,再一想,自己還什麼衣服都沒穿呢!她立刻蹲下去,把自己的身體再次埋沒在泡泡水中,對著迷迷糊糊的逸雪說道:「小雪花,你出去呀,我在洗/澡!」

可這個男人此刻完全沒有意識,他不僅聽不到如涵的聲音,反而直接向她的方向走了過來。

如涵像瓮中之鱉,淹沒在水中完全不能動彈,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用意念和大嗓門叫逸雪:「走開!別過來!真的別過來,我會打人的哦,你過來試試——」

可逸雪還是過去了,他好像完全沒有看到如涵一般,直接三兩下就除去了下半/身的唯一遮擋物。

「別脫!小雪花!」如涵在他脫內內的瞬間立刻蒙上眼睛。但是她還是看到了。

如涵這邊還沒睜開眼睛呢,逸雪挨著她進了大浴缸。

兩人共用一個大浴缸?這個叫鴛鴦/浴?

在逸雪進入浴缸的後,如涵立刻起身,她動作快極了,迅速抽身,然後快速地把一旁早就備好的浴袍披上,再迅速地繫上帶子,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

此地不宜久留,她還是趕緊溜之大吉吧!

如涵趕忙往浴室外面跑去。

可好巧不巧的,逸雪剛好抬頭,一道冷冷的目光轉向並鎖定了她。

如涵與之四目相對,他的眼神裡帶著一絲凌厲,如涵有些慌亂了。剛想要扭頭去,他的眼神卻突然變得柔和起來。

「涵涵,我就知道你是喜歡我的!你早晚會嫁給我的。是不是?」

逸雪緩緩起身,如涵的媚眼一點點在他的視線內由模糊逐漸而清晰:那粉嫩的肌膚。因為剛剛出浴顯得更加嫩滑,沐浴後的身體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涵涵,我愛你!我真的好愛好愛你!涵涵—涵涵—」逸雪一邊說著一邊上前一把摟住面前纖長的身軀,他在她耳邊一遍又一遍地呢喃著,叫著她的名字。

這個小雪花,即便是喝醉了酒,心裡眼裡都是她,這怎能不讓她感動。

「逸雪哥。你醉了,我扶你回去睡覺吧。」如涵心頭略微苦澀,她試圖躲避他的更親密動作。

可逸雪卻二話不多說,直接封住了她的唇齒,這是他喜歡的味道,即使神志不清,也依然喜歡這甜蜜的味道。他一點一點地吻著她的唇,大手也順勢而下……

「唔——」如涵忍不住發出微弱的生硬,原本的掙扎因為這個吻全被拋之腦後了。

她趁著空隙再一次說道:「逸雪哥,放開我。我扶你回房間吧。」

他再一次深吻上她的唇,把她的聲音淹沒。

明明是醉酒的男人,為什麼還有這麼大的力氣。而且他這人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喝醉了酒還想著吻她!

他的吻急切而熾熱,幾乎讓她招架不住。酒氣混合著他身上香水的味道,是一種說不出的誘/惑。

吻了許久,他很滿意地輕笑:「涵涵,你好美,你真的好美——」說完他不顧如涵的反應一把抱起她向卧室的大chuang走去。

雪白的浴巾下,她的身體應該更加美妙吧?

「不要!」

如涵難得清醒了一瞬間,連忙阻止他。

「不要拒絕我。涵涵,我愛你!沒有誰比我更愛你!」逸雪親昵地將腦袋埋進她的頸間。他像個受了欺負的小鳥在尋找庇護一般。

下一刻,他的身體完全覆蓋在她的上面。強壯的身軀,霸道地宣布他的主權,他的嘴角終於勾勒起一絲微笑:「涵涵—」

他溫柔的聲音讓她變得柔軟,變得無所適從,她漸漸忘記一切,乖乖地任由著他親吻著……

第二天一早,如涵醒了過來,只感覺全身都匱乏無力,四肢酸痛。

揉著惺忪的睡眼,她習慣性地摸索著枕頭邊放著的手機,想看一眼時間,可是,為什麼旁邊的這個東西這麼柔軟,

好像人肉墊子……

再一摸,她好像摸到了一張嘴巴!

啊!?

嘴巴!?

如涵立刻清醒,她連忙支起身體,看一眼身旁的人。

逸雪赤膊著上半身,睡的正熟,她悄悄掀起被窩。

完了!她也光光的什麼也沒穿,而這個男人,她沒勇氣看,他鐵定也是光光的什麼也沒穿了——

如涵微微閉上眼睛,頓時,昨晚的一幕幕畫面像是放電影般在她腦海中依次浮現。

如涵緊握著拳頭,想要砸在他的俊臉上。可拳頭到他的臉頰上,她又下不去手了。就在如涵收回拳頭的時候,她的手腕被突如其來的力量握住了。

「怎麼?捨不得了吧?」逸雪剛剛睡醒,聲音更加懶洋洋的,卻格外有磁性,是女生很喜歡的那種沙啞而性感的聲線。

不過,此刻不是欣賞這個的時候,如涵的當務之急是逃之夭夭:「不是捨不得,只是餓了,想去吃飯。」

「小涵涵,你就氣我吧,看我打你pp!」逸雪的聲音有些大,震的如涵耳朵不舒服。

如涵一驚,迅速與之保持距離,她本想多扯一些被子好遮住自己的身體的,可一個不小心扯多把他的身體暴露了。她馬上閉上眼睛,隨口就道歉了:「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你趕緊穿上衣服吧!」

逸雪卻不著急,等如涵睜開眼睛的時候他雖然勉強遮住了下半/身,但健壯的上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