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七零五章心傷未愈

第七零五章心傷未愈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4-11 14:25  字數:3457

話音剛落,老太太望著逸雪,目光寓意深長而又無比銳利。

逸雪粲然一笑,用力的握住掌心裡軟弱無骨的小手:「奶奶,請放心吧,我們都聽你的。」

逸雪竊喜,奶奶急著要找如涵過來,原來是要和她說結婚的事兒,看來,還是奶奶最疼他,他的心思根本瞞不過她。

如涵的手被他的掌心攥的有點痛,她抬頭看著他,看到他也在看她,目光落在她的臉上,帶著淡淡溫暖的味道,她心底略有酸澀,慌亂的垂眸避開他。

如涵沒想到的,她在辰老太太的心裡竟是如此重要,她早就把她當成了孫媳婦,對她的關心與寵愛絲毫不比對逸雪的少,面對老人家敞開心扉的信任與豁達,她很是動容。

原本想著,這樣的豪門世家的每個人必然是高傲與盛氣凌人的,極難接近的,辰老太太的真誠與和藹遠遠超出她的想像,一時之間,她竟然不知如何是好了。

她知道她給不了逸雪任何的承諾,因為,她十分的清楚,她的心還沒康復,還無法和他走進婚姻,

「去吧,帶著丫頭去試穿婚紗吧。」老太太滿意的點頭,放開兩人的手,眼眶似乎微微的有些潮濕。

「奶奶,我……」迎向她柔和的目光,如涵欲言又止。

「好的,奶奶。我這就帶涵涵去。」逸雪知道如涵想說什麼,輕輕掐了掐她的手,示意她不要說下去,拉著她的手走出了客廳。他們剛要上車,老太太又追了出來,站在門口,輕輕的擺了擺手。

「奶奶再見。」

如涵回頭告別,黃昏暮靄里的老人看起來是那樣的慈祥溫和,收回視線,她的眼中漸漸的泛起一層的氤氳。

逸雪轉過頭。看著身邊神情獃滯的小丫頭。問道:「奶奶和你說了什麼?」

聽到他的追問,如涵微微的一怔,「她說,第一眼看到我是時候。就認定了我是辰家的人。」

「啊!」逸雪驚嘆了一聲。

「就這些?」他總覺得老太太和她說了什麼。

「就這些!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問奶奶。」

逸雪看了一眼身旁緊閉雙唇的小丫頭。知道再追問下去,只要她不肯說,問了也等於白問。一路上,他緘口不言,直接的把車子停在了辰氏集團旗下的婚紗店門前。

車內,如涵望著窗外奢華的婚紗店,一下子失去了勇氣。

逸雪下車後,轉到另一側,替她打開車門,望著猶豫不決的她,「怎麼啦?」

「我頭痛,想回家。」她還沒決定嫁給逸雪,又怎會有心情來試婚紗。

她在逃避?他可是讓全市的名媛千金都傾心愛慕的男人,而她卻說想回家。

逸雪深邃的眸低浮現出少有的霸氣,容不得她反應過來。

「涵涵,下車!」

他抬手一把將她從車裡拉了出來。

「逸雪哥,我不想去啦!」面對他霸道的舉止,她甩開他的手臂,不肯再向前一步。

「奶奶交代的事兒,我必須執行,不然回去沒法和她交待。」他轉過身,善良的眸光盯的如涵一陣的心慌。

「可是……我們不結婚,試婚紗好嗎?」如涵很喜歡辰老太太,不忍讓她老人家失望,心想著只是試試婚紗,也不算什麼。

「有什麼不好,就算現在不結,早晚要結的,先試試也不錯。」

如涵的手抓住他僵硬的手腕,緩了一口氣,「好吧,我們進去吧。」

見她同意了,逸雪大喜,俯身壓下,霸道而又攻城略地般的吻幾乎想要將她嵌進他的身體里一般。

一陣眼花繚亂的眩暈,在她幾乎快要窒息的時候,他才鬆開了她。

「……」如涵抬手狠狠的擦拭著有些腫脹的嘴唇,氣惱的剜了他一眼,一甩開手,衝進了婚紗店裡。

逸雪笑了笑,跟著她走了進去,沖著跑過來行禮的經理擺了擺手,「把那件和鑽石王冠配套的婚紗拿來。」

「是。」經理恭敬的鞠了一躬,轉身去拿衣服。

折騰了半天,如涵總算是看到男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笑意,「好了,就是這件啦。」自始至終,如涵都像一個布娃娃一樣是的任由造型師擺布。

潔白色的婚紗很襯如涵,她簡直就像從天而降的仙子一般明艷動人.像出淤泥而不染的的蓮花一樣純潔高貴。逸雪真想讓如涵穿著她,做他最美麗的新娘,可是……

沉醉了片刻,他不得不強迫自己清醒過來。

「累了吧,涵涵?把衣服換下來吧,我送你回家休息。」

對如涵,逸雪沒發表任何讚美之詞,可他的神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回去的路上,逸雪不時的抬頭盯著後視鏡里一臉疲憊小丫頭,「累了就睡會兒吧,還要一會兒才能到呢。」

如涵心裡有事,哪裡睡得著,她別過頭望向窗外,回想著剛才的感覺,穿上婚紗的那一刻,她的心裡竟然是酸酸的,竟沒有曾經設想過的幸福的滋味。

車子停在如涵家門前。

逸雪很紳士的下車,替她打開車門,俯身在她的耳畔低語,「我先回家復命,晚上來找你吃飯,我不在的這些天,我的涵涵似乎瘦了,要好好補補。」

如涵勉強擠出一絲笑,點了點頭,和逸雪道了別,向公寓走去。

和自己真心相愛的人攜手,踏進神聖的婚禮的殿堂,手相握,心相牽,執子之手,與之偕老。這是多美妙的事兒,

以前聽人念叨來念叨去的時候,她還十分不屑的沖著那些的痴男怨女狠狠的白眼,而當自己面對的時候,如涵才知道,這看似簡單的「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