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七零二章徹底分開

第七零二章徹底分開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4-07 23:32  字數:3430

PS:感謝毒哥、超人哥的禮物,么么噠。神光掉了幾個,好捉急~~~~》_《~~~~

一股男性身體上特有的檀木香味撲鼻而入,由於單腳落地,張楠的身體的重心完全的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孟可凡雖然全力的接住,但是,擔心會弄痛了她的傷口,身體還是忍不住的倒退了一步。

男人垂頭,薄唇剛巧觸碰到了她光潔的額頭,張楠白皙的小臉窘成了三月的桃花,她猛地一推,「魂淡!放開我。」

助理不愧是孟可凡的得力的住手,乘機上前解圍,「老闆,院長在辦公室等著你開會呢,視察工作這樣的小事下次讓屬下來做就行,你何必親力親為呢?」

孟可凡是這家私立醫院的大股東,過來視察也是在情理之中的。簡短的幾句話,把原本失控為之的事情瞬間變成了無心之舉,話雖然是對著孟可凡說的,可是,言下之意卻是點給張楠的。

孟可凡偏頭,勾了勾唇角,斜睨了助理一眼,意思很明確,他這迅捷敏銳的死命維護主子的意識還是值得讚賞的。

「放開我。」張楠恨不能張口在他的臉上咬下一塊肉來才解恨。

「放開你?我估計你爬都未必爬得起來!要不要試一試?」其實,孟可凡說的是實話,並不是嚇唬她,只是,他輕勾的唇角看在女人的眼中,卻是怎麼看都像是圖謀不軌,張楠冷笑了一聲,別過頭躲開他灼熱的眸光。

剛才的動作太猛了,待她緩過神來,感覺腿部一陣鑽心的刺痛,她隱忍著咬緊牙關,額頭上浸出豆大的汗珠。

容不得張楠多想,孟可凡猛地打橫將她抱起,走進病房,直接的放在了chuang上,視線落在打著石膏的腿部。

「走!你這個十足的大騙子。」張楠看到他的目光肆意的在她的身上來回的掃蕩,失控的低吼,要不是腿部有傷,估計,她會狠狠的給他一腳。

「你好好休息吧,不用擔心醫藥費的事兒,晚點我再來看你。」見她在氣頭上,孟可凡不想再招惹她,看了她一眼,帶著助理離開了。

又在醫院住了幾天,張楠做了一次檢查,趙剛看完了檢查結果,沖著她欣慰的一笑,「不錯,恢復的很快,可以下chuang活動,但是,不能操之過急,要循序漸進。」

張楠感激的看著他,「謝謝你。」

「你先躺著,我去幫你洗點水果。」趙剛貼心地說。

張楠笑著點了點頭,調整了一下姿勢,舒服地躺下了。

張楠想好了,既然不能和趙剛在一起,就不能平白接受他的好,拿定了注意,她準備鄭重地和趙剛談一談,,免得他再抱有希望。

也許,她是太過於專註了,以至於,趙剛什麼時候站在她的身旁的,她竟然渾然不覺。

趙剛拿著水果推開房門時,剛要開口,看到張楠專註的神情,忍不住上前,順著她的視線望去。

「楠楠,想什麼呢?」一股男人身上的特有的陽剛的氣息,瞬間,籠罩著她,讓她微微的閃神。

趙剛坐在chuang邊,雙手撐著她的兩側,緊抿的唇角,難掩一絲的笑意,抬手,他撫摸著她的臉,目光變得認真而專註,那樣異樣的神情就好似在欣賞一件失而復得的古董,在極力的辨別她的真偽似的。

「你、你看著我幹什麼?」張楠被他的舉動給弄的一時有些慌亂,她本能的躲閃。

「我是問你想什麼呢,眼睛都直了?」

「沒想什麼。水果呢,我想吃點水果,然後咱們再說話。」張楠知道拒絕的話是最殘忍的,她想邊吃水果邊組織好語言,用最委婉的方式向趙剛說明真相,讓他徹底死心。

「你有話對我說?」趙剛似乎有所察覺。

「嗯。」張楠搶過他手中的蘋果,狠狠地咬了一口,未等咽下,就趴在他的肩上,情不自禁的哭了起來。

趙剛擁著懷中一直在顫抖的她,安慰的輕拍著她的背部。

「楠楠,你這是怎麼了?」

「剛子,我求你,不要對我這麼好,好嗎?我不值得你對我這樣,我是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張楠哽咽著,之前想好的說詞,都拋到了腦後。

「為什麼不能在一起,這些天我們不是很開心嗎?」趙剛猜到了原因,卻還抱有一絲希望,他的聲音近乎哀求。

張楠推開他,靠在chuang頭,轉頭看著窗外,避開了他的目光。

「我早說過原因的,我想要的是一個能給我富足生活的男人,他剛剛給了我五十萬,以後還會給我更多,你能給我嗎?」

「我……」張楠說到了他的痛處,趙剛啞口無言。是呀,孟可凡可以給他想要的一切,可他什麼也給不了她。

他的房子給前妻和兒子了,每月還要給兒子幾千塊的撫養費,剩下的幾千塊,也只夠自己花銷而已,若不是有公司租的房子,他甚至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他有什麼能力去養她。

剛進房間時,趙剛還是神采飛揚,僅僅過了這一會兒,就眸光黯淡,一臉沮喪。張楠看在眼裡,還是有幾分不忍。

「對不起,剛子,你早知道的,我就是這樣的人,沒有錢,我無法好好生活,我需要錢,我兒子需要錢,我父親治病需要錢,我只能一切向錢看!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你忘了我吧,不要再來找我了,不然,你會更難過。」

「我沒事……等你傷好了,我再走。」趙剛強忍內心劇痛,假意笑了笑。

「你不用陪我了,我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過幾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