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七零一章追查原因

第七零一章追查原因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4-07 23:32  字數:3594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我曾經愛你如生命》更多支持!張楠的手一直在微微的發抖,以至於,紙條從手中滑落地上,她的手指依然的保持著捏著紙條的姿勢。

「楠楠,怎麼啦?」趙剛皺了皺眉。

「他把錢給我了……」張楠驚呆了。

趙剛彎腰,撿起紙條,看完後,一臉沮喪,「他果真大手筆,一出手就是幾十萬。看來,我比不過他。」

「吃飯吧。」趙剛扶她坐起,端給她一碗排骨湯。

張楠捧著碗,香噴噴的熱氣,撲鼻而入,換做平時,她一定會津津有味的品嘗,可是,現在她的心裡好似翻滾的沸水,攪成了一團,就連剛才的飢餓感也瞬間沒了蹤跡。

聽完趙剛的話,她深吸了一口氣,一抬頭,咕咚咕咚的直接把湯往嗓子里灌了下去,眼淚滑落碗中,被她一併吞下。

「再來一碗。」她抿了抿唇,捶了捶胸口,險些把剛喝下去的湯給吐出來,把空碗遞給趙剛。

「不行,半小時以後再喝!」

趙剛輕笑,坐在她的身邊,遞給她一個鮮蝦蒸包,自己也拿了一個吃了起來。

蘇梅和琪琪急忙的趕到醫院,氣喘吁吁地推開病房的門時,就看到一幕溫馨感人的場景,張楠與趙剛對視著,津津有味的吃著包子,更讓她們快要吐血的是,兩人似乎在眉目傳情。

回過神來,蘇梅向後倒了一步。抬頭,再次的確認了一下門牌號,就是這裡。沒錯!可是,這個讓她們找的發瘋的人一副悠然的姿態。貌似在和旁邊的帥哥談情說愛?!

腦子不會是被撞壞了吧?

張楠愣愣的盯著手中的包子,原本沒有食慾,轉頭,看著趙剛津津有味的吃著,令人讒言欲滴的蝦肉香味,一個勁兒的往鼻子里鑽,她忍不住的咽了口口水。

「看我也不會告訴你味道的,還是嘗嘗吧?」禁不住他貪婪的吃相的誘/惑。她試探性的咬了一口,果然味道很特別。

「怎樣?沒騙你吧!」

她含羞的含笑沖他點了點頭,「嗯,好吃。」

還未來得及回頭,房門就被突然闖進來的兩人給撞開,而張楠臉上的柔情笑意瞬間定格在了來人的眼中。

「二位,看到我還活著,也不至於這般的驚訝吧!」看到她們,張楠的心情一下好了很多,忍不住的調侃道。而她的語氣聽在兩人的耳中卻是嬌嫃的,讓人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咳咳,該死的。我倆都快餓死了,你倒是食慾好的很啊!」

蘇梅衝到chuang前,抓起桌上的包子啃了一口,琪琪則站在旁邊關切的問,「楠楠,你沒事吧?」

「廢話,你看她的吃相像是有事的人嗎?給你一個。」蘇梅伸了伸脖子,吞咽著,遞給琪琪一個包子。轉身,看到趙剛一臉不解的神情。忙擠出一個假笑,「剛哥。我真好奇,你是怎麼做到讓她胃口大開的。」

「呵呵,楠楠,你這是因禍得福啦啊!」蘇梅一屁股坐在張楠的身邊,抓住她的手,「看剛哥對你多好!」蘇梅晶瑩的眸子閃著嫉妒的光芒。

「何止看上,早在十幾年前,我們就相擁而眠過了。」張楠一臉得意,繼續吊著來人的口味。

「你們餓了就和我一起吃,吃還堵不住你們的嘴!」張楠不想繼續這個話題,狠狠瞪了她二人一眼。

「剛子,蘇梅和琪琪來陪我了,你回去休息吧,你一夜沒睡,身體會受不了的。」

張楠這麼說,除了有關心趙剛的因素外,也想讓他早點離開,避免蘇梅和琪琪說出更讓她為難的話來。趙剛明白她的用意,點了點頭。

「也好,有蘇梅和琪琪在,我就放心了,我公司里還有事,我先走了。」

張楠沖他感激地笑了笑,目送他離開。

「楠楠,剛哥……」

「我累了,想睡覺了。」蘇梅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張楠打斷了,她嘆了一口氣,只好止住了嘴邊的話。

孟可凡處理完國外的事情,匆忙的趕回來時,已是三天以後了。

下了飛機,他便急急忙忙的從大廳里走出,那種急迫比上飛機時還要迅速,跟在他身後的助理不得不緊跑幾步,才勉強的跟上。

公司來接機的車就停在外面,孟可凡迅速的走到車前,司機打開車門,恭敬的站在一旁,「老闆,請上車。」

一路上,孟可凡頭腦里很亂,想到張楠,他揉著額頭的手指頓住了,俊逸的臉頰頓時覆上了一層寒霜,「你馬上去一趟市局,把車禍當天全市的監控錄像,給我送到辦公室。」車子停在公司的辦公大廈前,孟可凡邊下車邊對助理吩咐道。

助理絲毫的不敢怠慢,跳上車,沖著道遠一揮手,「快,去市.局。」

車子掉頭,飛速的疾馳而去。

紅燈時,司機的手指輕敲著方向盤,回頭沖著助理擠了個媚眼,「哎,你說,不就是一起普通的車禍嗎?老闆至於這樣興師動眾的嗎?他該不會是真的陷進去了吧?」

「我又不是他,我哪知道啊!你好奇啊?剛剛在車上你怎麼不直接的問他?」助理瞪他一眼。

取回監控視頻,助理的腳下就像按上了一對風火輪似得,在孟可凡忍耐的限度之內,及時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老闆,都在這裡了。」助理敲門後,卷著一陣風就直接的沖了進來。

孟可凡英挺的身姿佇立在落地窗前,淡漠的眸光從腳下喧囂浮躁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