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六九九章張楠受折磨

六九九章張楠受折磨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4-05 12:27  字數:3724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我曾經愛你如生命》更多支持!

「去精神病院!」男人風輕雲淡的吐出一句話,緊抿的薄唇勾出一絲完美的弧度。

「去,去,哪兒?!」張楠訝異的瞪著駕駛座上的男人。

大腦突然的一陣短路,沒聽說過有那家銀行設在精神病院里的呀!

「我說話從來不重複。」淡淡的語氣,透著一股疏離。

輕咳了一聲,張楠揉搓著冰冷的手指,別管是在那裡,只要,能拿到錢就行,有了這筆錢,她就可以給爸爸看病了。

就在張楠一通的胡思亂想的時候,車子驟然停在了一座白色的建築物前。

夜色中,鋥白的車燈掃過,燙金色的牌匾閃過一道刺眼的光芒。

「下車!」孟可凡撇下兩個冰冷的字眼,跳下車,砰的一聲甩上了車門。

張楠一顫,也隨著推門下車。

剛一遲疑的功夫,男人健碩的身軀,已經闊步走到了大門口。

小跑幾步跟上,張楠沒來得及看清門邊上的字體,門裡迎出幾人。恭敬的前傾著身體,「孟老闆,請。」

張楠緊跟在眾人的身後,左右穿梭,真是奇怪了,銀行里的工作人員怎麼穿的和醫院裡的人似的,統一的白大褂。

實在是忍不住了,她低聲問身旁的一位,「你們銀行怎麼搞的和秘密機構似得,大數額的取款都是這麼的神秘嗎?」

那人。定定的看了她一眼。暗自腹誹,「這位病的不輕,搞不好還是重度的精神分裂症。」

張楠正暗自慶幸,終於可以拿到錢了。只是。孟可凡這種給錢的方式實在是讓她有點哭笑不得。

在房間里等了許久。也未看到孟可凡的人影,張楠如坐針氈,在房間里。不安的踱來踱去。

她一遍一遍的提醒自己,稍安勿躁。

張楠雙手合十,緊張的雙臂也在微微的發抖,好似冬夜裡徘徊街頭衣衫單薄的路人,連心臟也跟著抖個不停,失神的在房間里轉來轉去。

孟可凡舒服的仰躺在另一個房間里的座椅上,薄唇叼著煙,盈盈繞繞的煙霧中,微眯著的雙眸,盯著桌上的監控畫面里團團亂轉的女人,手中握著的杯子早已沒有了溫度,而他卻渾然不覺。

「叩叩叩」,敲門聲響起。

「進來。」李院長推門而進,走到孟可凡的身旁,「孟老闆,剛剛那個女孩怎麼處置?」

「嗯?」

孟可凡的眼睛依舊停留在電腦屏幕上,聽到李院長的話,劍眉一蹙,「我有說要處置她嗎?」

「是是是,是我用詞不當,你看……」李院長恭敬的彎下腰,偷偷的用眼角瞟了一下座椅里一臉陰晴不定的男人,暗忖,這是唱的哪一齣戲呀?把人擱在一旁,自己卻在這裡好似欣賞尤物一般的,著實讓人摸不著頭緒。

「讓她在這裡住三天,衣食住行給我招待好了,不許她離開半步,要是把人給我弄丟了,後果自負。」孟可凡漫不經心的從液晶屏幕上收回目光,低頭,這才感覺到手心一片涼意,放下杯子。

「是是是。」李院長絲毫不敢怠慢,雖然一頭霧水,但是也不敢多問,連忙的點頭應允。

張楠直到轉的雙腿發麻,也未看到孟可凡的影子,坐在沙發上,她托腮冥想,這取錢的時間也太長了吧!

正在疑惑間,房門被人推開。

她驟然起身,望著來人的目光儘是一片期待,甚至還有一點點的狂喜。

「錢呢?」

「錢要等到三天後才會到賬。」孟可凡面無表情的斜倚在門口。

「那,那你帶我來這裡幹嘛?你不會又是在耍我吧?」

他漫不經心的一句話,好似一盆冷水,讓她忍不住的打了個寒噤,同時也清醒了許多。

張楠懊惱的一跺腳,冷笑了一聲,轉過身去,咬唇看向窗外。

他根本就是在騙她!

而她還居然傻傻的相信他,在這裡滿懷希望的等他!

實在是幼稚的可笑。

強忍住快要溢出的眼眶的淚水,她低頭疾步走向門口。

「站住,錢我一定會按時給你,但是,我有一個條件,你必須在這裡住三天。」他雙手插兜,倨傲的背影散發著森冷的寒意。

「什麼?你想軟禁我,我憑什麼要聽你的。」她甩頭邁出門檻。

「憑你想要五十萬,否則,我一分錢也不會給你!」他轉過身,深邃的眸底騰起一股烈焰。

「你無恥,不可理喻,我不會上你的當的。」

「你最好不要挑戰我的耐性。」話音落下,他襲身上前,擋在她的面前。

「閃開。」

「你再敢上前一步,信不信我對你不客氣?」

「你敢……」張楠雙手捂胸,緊張的倒退了一步。

他冷冽的眸子好似要將她看穿般的緊盯著她,「不信?要不要試一試?就算你喊破了喉嚨,也沒人會出來阻止的,因為,這裡是精神病院,發生任何的聲響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張楠無語,在這個男人面前,她之前練習的跆拳道根本沒用。

孟可凡駕車駛離了精神病院,這也是他投資建造的一所醫院。

回到家時,已是午夜時分。庭院里的水晶燈,在潑墨般的夜色中閃著璀璨的光芒。

停好車,坐在駕駛座上,他並不急於下車,燃起煙,狠狠的吸了幾口,夾著煙的手臂撐在方向盤上,輕輕的扶額,

想到那個傻等在精神病院的女人,他輕勾唇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