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六九七章只是玩玩

第六九七章只是玩玩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4-02 17:33  字數:3526

琪琪緊攥著他的衣領,房門一開,看到張楠出來,只顧著高興了,竟然忘了撒開手,身體向前一蹌,一下子也跟著摔了下去,剛好趴在於飛的身上。

于飛疼得呲牙咧嘴,「哎呦,美女,你該減肥啦,你想壓死我呀。」琪琪手忙腳亂的一通折騰,也沒爬起來,囧的小臉通紅。

張楠望著倒在眼前的兩人一怔,急忙伸手拽起琪琪。

琪琪站直了身子,憤怒的衝進房間,定睛一看,險些笑噴,孟可凡斜倚在吧台旁,手中勾著一杯酒,身上的衣服卻是一片的狼藉。

「老闆,你這裡的服務可真夠差勁的,我這衣服可是上萬的,被你這裡的人搞成這樣,說吧,打算怎麼賠償?」還不等琪琪開口,孟可凡便先發制人。

張楠一聽,氣的要轉身和他理論,琪琪一把抓住她的手臂,白了她一眼,還敢逞能,嘴都被別人啃成豬八戒了。

蘇梅聽到開門聲,急忙從田成的懷裡掙脫,上前,「楠楠,你沒事吧。」

「沒事。」張楠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索性直接的沖了出去。

「哎呦,大橙子,你真是重色輕友,快過來扶我一把。」躺在地上的于飛朝他伸著手臂求救,田成上前,一把將他拽起。

張楠直接的衝進衛生間里,趴在梳洗台上,擰開水龍頭,捧起冷水一遍一遍的沖洗著紅腫的嘴唇,抬頭,鏡子里煞白的小臉和紅腫的嘴唇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她懊惱的掬起一捧冷水,一下子潑在了鏡子上。

什麼事啊!

原本,是想放鬆心情的。結果又遇到了那個腹黑的狼!

只怪自己,每次,遇到他都是控制不住的想要發飆。可是,三番幾次的都以失敗而告終。

這次。更慘,還直接的把琪琪也牽連進去了。

雙手撐在梳洗台的邊上,她頹廢的低下頭。

不行,就這樣放手,她絕對的不甘心,她一定要想一個辦法,既能防身又能狠狠的教訓教訓這個腹黑的狼。

平復好情緒,張楠走出洗手間。

抬頭。看到蘇梅和琪琪迎面走了過來。

三人見面,誰也沒說話,徑直的進了一旁的包間里。

張楠窩在沙發里,剛要開口。

「三個瘟神已經被我送走了,下次,他們要是敢再來,我打斷他們的腿,讓他們從這裡爬著出去。」琪琪一想到剛才給孟可凡道歉的情形,氣就不打一處來。

其實,孟可凡並未想難為她。要是換做別的場合,以他的個性,估計。早就叫人關門歇業了,連道歉的機會也休想。

琪琪這麼說,只是,不忍看到張楠為此事而感到內疚,而且,她不用問也猜到了,張楠不但沒有佔到一絲的便宜,而且,還吃了一個大大的啞巴虧。

偏偏還是在她的地盤上。

那張還腫著的嘴就是最好的證明。

這真是叔可忍。嬸不可忍!

張楠沉默了片刻,抬眸。看到琪琪和蘇梅盯著她的嘴欲言又止,她蜷曲著腿。手肘撐在膝蓋上,直接的用手捂住了嘴巴,「有什麼好看的。」白了二人一眼,試圖用驕傲來掩飾此刻的挫敗。

蘇梅和琪琪默契的對望了一眼,忍住笑,沒敢說話。

「楠楠,那個什麼,他……」蘇傾是想說,他沒把你怎麼樣吧?話到嘴邊實在是有點繞口,所以,舌頭打了個彎,「孟可凡真不是個東西。」說著,她側目,觀察著沙發里一臉落寞的人。

張楠聽出了她話裡有話,所以,直接來個無動於衷,這樣一種無聲勝有聲的回答,勝過了千言萬語的雄辯。

冷眼旁觀,某人毫無反應,蘇梅和琪琪不約而同的鬆了一口氣。

張楠暗忖,兩個傻瓜,房間外頭他的朋友替他擋著,他能在如此的短的時間裡把她怎麼樣?那得多厲害!

「好了,為了以防再次的被餓狼侵襲,我決定,繼續學跆拳道!」張楠深吸了一口氣,坐正了身子,徵詢的目光落在兩人的臉上。

蘇梅和琪琪面面相覷,這是要開始瘋狂報復的節奏啊!

「我同意。」蘇梅贊同。

「我反對。」琪琪反對。

「原因?」張楠有點意外的看著琪琪。

「你就是練到黑帶,你也不是他的對手,女人要保護自己,並不一定非得靠武力,你說呢?沒學過以柔克剛啊。」

張楠騰一下跳下沙發,「這次,不同,我一沒錢,二沒權,就只剩下渾身的力氣了,我一定要打的他滿地找牙不可。」

…………………………………………………………………

沿海大道,孟可凡的悍馬發出一聲刺耳的剎車聲,倏地停在了別墅前。

下車後,他鎖上車門,看了一眼旁邊停著的幾輛車,眉頭一蹙,頓住了腳步。他斜倚在車旁,點了一顆煙,抬頭吐出一根煙柱,強烈的太陽光,刺的他微眯起雙眼。

此時,他並不急於進去。

斜視了一眼客廳的門,不用猜,看這陣勢,這是全體成員緊急集合的節奏啊!

他抬手脫下被酒水打濕的上衣,搭在手臂上,涼薄的唇叼著煙,推開了客廳的門。

一進門,房間里的沉重氣息便撲面而來,他垂眸,自顧自的朝樓梯走去,漠然的姿態直接的把客廳里坐著的人當成了空氣。

他抓住樓梯的扶手,剛抬腳上了一個台階。

「站住」。

坐在正中沙發上的老者將手中的拐杖重重的一跺,回頭,怒視著那個僵在樓梯口的倨傲的身影。

「爺爺。」

孟可凡頓住,不情願的轉身,聲音里夾帶著一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