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六九四章帶走張楠

第六九四章帶走張楠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3-31 05:46  字數:3594

後視鏡里,張楠無助的跌坐在地上,渾身不停的抖動著。

孟可凡掏出電話,快速的點開張楠閨蜜蘇梅的電話號碼,「蘇梅,一個小時後,去南城派出所領張楠。」

「什麼,楠楠?」電話那頭的人沒反應過來。

「張楠在南城派出所,聽明白了嗎?」孟可凡盯著話筒重複道。

「你,你怎麼知道?誰把她送進去的?」蘇梅屏住呼吸,追問一句。

「我!」很明顯的,那個女人是沖著他而來的。

「哐當……撲通……」電話那頭傳來重物墜地的聲音。

「哎呦,我的爺,我的孟大爺,你、你怎麼能把人給整到派出所里去啦!楠楠怎麼得罪你了?」蘇梅早知道他們兩個在鬧,卻沒想到鬧到了派出所。

「愛去不去。」孟可凡不想再多說,沒回答蘇梅的問題,就掛了電話。

「開車。」司機恭敬而謹慎的點頭,他瞟了一眼後視鏡里一臉寒霜的臉,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方允熙望著孟可凡的車,一溜煙般的消失的無影無蹤,她把心裡的怨氣全都撒在了張楠的身上,跟警/察誇大其詞的講了事情的經過,而警.察看了看她紅腫的臉頰,隨後,就把張楠帶進了警.車。

站在路旁,方允熙牙咬的咯吱咯吱的響,好你個孟可凡,你也忒不是個東西了,事情因你而起,而你倒好,把我當成替身,你撒丫子走人。

你等著,我和你沒完!這件事絕對的和你脫不了關係。

接過孟可凡的電話,蘇梅帶著男友田成打車一路飄到了派出所。不等車子停穩,慌亂的跳下車,險些摔倒。踉蹌著衝進了派出所的大廳。

門口的警.察看到突然闖入兩個大驚失色的人,連忙起身。「報警是吧,請去這邊。」

「什麼?報警?」蘇梅一聽到這個刺耳的字眼兒,憋在心裡的氣就好似終於的找到了發泄的渠道,「我們是從毒.販子賊窩裡逃出來的,好多的毒.品,估計,有好幾十斤。」

蘇梅專抓對方的軟肋捏,知道他們就聽不得這一口。所以,不假思索的脫口而出。

「什麼!快,緊急集合。」對面的警.察頓時精神抖擻,兩眼放射著的光估計可以射程兩公里。

「真的?」旁邊的幾人迅速的湊了過來。

「假的!」最後走進門的田成瞪著,圍在蘇梅周圍,面露急於邀功神色的人。

「梅梅,別胡鬧了,對不起,我們是來保釋人的。」田成掏出證件,遞給一臉錯愕的警.察。

警.察不耐煩的看了一眼。抬眸,「她什麼情況,大白天的竟然敢在派出所里報假警。」

「她、她是一個演員。這不是剛剛正在拍一部警匪片,聽到她的閨蜜出事了,就趕了過來,入戲太深,入戲太深,所以,聽到你們的質問,台詞直接的說出來了,誤會。誤會。」

蘇梅轉身,咬牙。伸手在田成的腰部掐了一把,「誰入戲太深。嗯?」

「噝……我我我。」田成疼的猛地一提氣,伸手捧住蘇梅的臉頰,附耳,「想要你的閨蜜從這裡走出去,你最好乖乖的聽話,否則,我也不管了」。

「你敢!」蘇梅擔心惹急了他,怕他真的走人,所以,一挑眉,示威的瞪了一眼,緊攥的手一松,摟住了他的腰。

「叫什麼名字?」

「張楠。」

「在隔壁。」警.察被他們搞得有點暈,不耐煩的指了指身旁的房間。

蘇梅來不及用手推門,直接用肩膀撞開了門虛掩著的木門。

房間里的長凳上,張楠蜷曲著雙腿坐在上面,雙手抱膝,散落的長髮,遮住了半邊臉頰,聽到一聲巨響,紅腫的雙眼眯成了一條縫,濃密的眼睫毛上下顫抖了幾下。

從進來的那一刻,張楠就一直這樣的坐著,她感覺自己就像一個被判了刑的死囚,除了絕望,還是絕望!

孟可凡的侮辱她可以隱忍,令她沒想到的是,這個男人居然把她吃干抹凈之後,打了趙剛,還惡人先告狀,縱容身邊的女人報警,把他送到了派出所。

他怎麼下得了手?

所以,當蘇梅和果果衝到她的面前時,她的腦海中盤旋著的還是這個疑問,「梅梅,他怎麼下得了手?」湍急的淚水奪眶而出,她埋頭,綴涕。

「楠楠,沒事了,別哭啊。」蘇梅忍住眼中湧起的酸澀,一把將張楠摟在懷裡。

蘇梅擁著張楠走出了派出所。

坐在大廳里的幾個警察,伸著脖子瞪著眼的翹首張望,其中的一個用手肘捅了一下另一個的腹部,「哎,看見沒,就是那個張楠,這次,你沒出警,我敢十分的斷定,這將是你人生中的最最遺憾的一件事情,那場面,咳咳咳,別催,聽我完說,大老闆孟可凡和名模李允熙,這兩個就夠具有爆炸性吧。」

「直接說結果。」另一個不耐煩的打斷。

「結果?你不是看到了嗎?」

「說過程。」

「張楠當眾給了方允熙一個無敵神掌,孟可凡逃之夭夭,張楠被告故意傷害,可是,這三個怎麼可能糾纏在一起呢?」

「你就扯淡吧,不過,我這幾天還是要關注一下娛樂周刊,好戲開演啦!」豎起耳朵一直旁聽的那位,意猶未盡。

張楠倒在蘇梅的懷裡,眼淚就像決堤的溪水,涌流不止。

「楠楠,你別哭了行不行,告訴我,他到底把你怎麼樣了。」一路上,一個哭成了淚人,蘇梅急成了熱鍋上的螞蟻。

坐在駕駛座上的田成,謹小慎微的開著車,不時的抬頭,看一眼後視鏡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