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六九二章只是交易

第六九二章只是交易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5-03-28 22:45  字數:4531

「寶貝兒,要不然,我和亦晴抬你進去?」小楓一臉壞笑的湊到她的耳邊。

「……」

如涵騰的直起身,面前的這個主兒,一向說道做到,還是走著進去的好。

「好啦,好啦,進去再說。」亦晴長吁了一口氣,看到如涵有驚無險,拽起兩人,進了咖啡廳。

三人在靠窗的位置落座。

「王亦晴,自從你從上海回來,可以第一次找我們兩個喝咖啡,說吧,是不是有什麼事兒需要我和涵涵幫忙?」剛一落座,小楓便直接問道。

「不要說那麼直接嘛!沒事兒就不能找你們嗎,只是想聚一聚,聊聊天,我們三個可是好久沒聚在一起了。」說話間,一向不知羞澀為何物的亦晴,竟然臉頰微紅,如涵和小楓都納悶,這丫頭到底是怎麼了。

「既然沒事,我可走了,為了來見你,我剛剛推了一個美女的邀約,這會兒還後悔呢!」小楓知道她有話要說,估計將她。

「好了好了,我說還不行嗎?」亦晴拉住了她,低下頭,頓了一會兒才說道:「我是想告訴你們,我……喜歡上一個人。」

「啊!你戀愛了?」如涵和小楓同時長大了嘴,吃驚地看著她。

「不是啦,我只是喜歡一個人,不過……還沒告訴他。」亦晴吞吞吐吐的,和往日雷厲風行的樣子完全不同。

「這個人是誰?我們認識嗎?」小楓好奇追問。

「是呀,說出來聽聽,也許我們認識呢,幫你撮合一下。」如涵貼近了亦晴,壞笑道。

「這個人……你們都認識,而且你們和他很熟。」亦晴咬著嘴唇。一字一頓地說道。

「哎呀,王亦晴,你不會愛上我了吧?或者……你愛上了辰逸雪。」

好不容易找到了戲弄好友的機會。小楓可不想輕易放過。

「你想哪兒去了,我怎麼會愛上逸雪。更不可能愛上你,要是愛你,還用等這麼多年才告白嗎?」亦晴漲紅了臉,極力反駁。

「小楓,你就別逗亦晴了,聽她說,這個人到底是誰。」聽他二人又吵鬧起來,如涵忙上前阻止。

「好吧。不鬧了,快說這人是誰,我們還等著呢。」如涵的話向來管用,小楓停止了嬉笑,轉頭對亦晴說道。

「我覺得卓君哥人很不錯……」

「什麼,你喜歡我哥!」如涵又驚又喜,想著有朝一日,閨蜜能成為自己的嫂嫂,也是一件樂事。

亦晴沒搭話,羞赧地點了點頭。

「王亦晴。人說女大十八變,我還不信,看到你這個樣子。我信了,這要是上學的時候,你一定找卓君哥告白去了,一定不會這麼羞嗒嗒地跟我們說。」小楓若有所思地審視著好友,好像頃刻間把她看透。

如涵此時並未喝咖啡,可是,還是沒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小楓,你就別打趣她了。你不懂。亦晴沒變,只要是女孩子。遇到自己喜歡的人都會害羞的。哪像你,臉皮那麼厚。」

聽如涵為自己說話。亦晴向小楓扮了個鬼臉,做了個勝利的手勢。

「亦晴,你就放心吧,這件事兒包在我身上,找時間我和我哥哥聊聊天,幫你打探一下,沒準兒她也喜歡你呢!若是你們兩情相悅,我就幫你們捅破這層窗戶紙。」見多年的閨蜜有心上人了,而且這個人還是自己最愛的表哥,如涵難抑興奮,準備當一次媒人,促成一樁好事。

「涵涵,你懂我,我就是這個意思。」亦晴鬆了一口氣,如涵當真是她最貼心的閨蜜,這麼輕鬆就猜透了她的想法。

「好,就這樣定了,如果卓君哥也喜歡你,我和涵涵一起當這個媒人!」小楓舉起咖啡杯,一飲而盡。

「楊丹楓,你當這是酒杯呀,還乾杯了。」心事說出口,亦晴心情輕鬆了不少,又和小楓開起了玩笑。

許久沒聚會,好友三人說說笑笑,格外開心。

………………………………………………………………

魅影酒吧頂樓豪華的包廂內。

一個男人雙腿交疊,表情慵懶的望著坐在他對面的局促不安的女人。

他叫孟可凡,是某上市公司的老總,家業豐厚,在酒吧認識了張楠,包養了幾個月,兩人一度分手,孟可凡捨不得張楠的姿色,又想把她找回來。

「怎麼,做我的情.人,你覺得虧了?每月一萬的零花錢,給你房子,給你車,這些還不能滿足你嗎?」

孟可凡望著她的眼神深邃而幽暗,抬眸,四目相對,張楠透過他黑曜石般的眸光,看到狼狽不堪的自己,她的腦海中反覆的掙扎著,要?不要?

張楠掙扎了片刻,最終,還是沖著他點了點頭。

「什麼意思?」

孟可凡的唇角勾起輕浮的笑,他最厭惡貪得無厭的女人!

張楠潤澤的紅唇抿成一根線,緊繃的小臉上掠過一絲酸澀,「是,我同意,你的條件很豐厚!」人生,原本就有太多的無奈,像前夫的悄然離去,像此刻坐在一個有婦之夫的包廂里,甚至於,下一刻她會成為以前自己最鄙夷的那一種人!

她不想失去富足的生活,更不想身無分文,流落街頭。

那種孤助無援的恐懼,早已根深蒂固的和她的血液融為了一體,她不敢觸碰。

無奈的斂去唇角的苦澀,她等待著男人的反應。

而靜坐對面的男人,似乎是沒想到她會如此直接的回答,斂去輕笑的面容多了一層讓人畏懼的沉鬱。

「好!那你打算怎麼取悅我?」

「……」果然不是一般的腹黑,張楠